【小說連載】Limitless《愛無止境》中文版
16649282_679646068827153_3532904765496742095_n

角色:
Kinda:也叫Kin,主角(受),口腔專業大二生,暗戀Nuea
Nuea:主角(攻),工程學院大二生

Peem:Nuea的學弟,工程學院大一生,也就是Kinda安插在Nuea身邊的眼線
Film、Mix、Phat:Kinda的三位朋友
Kate:Kinda的媽媽
Amy:Kinda的炮友(自認為是女友)


人物關係圖:
愛無止境人物關係圖



泰國小說《Limitless》原作者Chiffon_cake,插畫LetmedieALONE,
中文翻譯版《愛無止境》為天府泰劇原創翻譯作品,若需轉載分享,請標明出處,且不用於盈利目的!


(41上)
(41下)

那是一個簡單的傳統佛教葬禮,大部分來參加葬禮的人都穿了統一的白色學校制服,可能因為逝者去世時正值上學的美好年華。



一輛德系高級轎車停了下來,參加葬禮的客人們都知道那是來自上流社會的知名人士,但緊跟在後面下車的那位人士的孫兒…他幾乎站立不穩。



“Kin,咳,外婆的孫兒啊。”夫人緊緊地攙扶住她的孫兒,控制不住地抽泣了起來,抓心的痛,她非常心疼她孫兒。她很自責,因為是她自己把那條毒蛇養在了身邊。



“外…外婆,告訴我好嗎?在那個裡面的不是Nuea,不是的吧?只是一個差不多年紀的年輕人,是嗎外婆?”這時的Kinda雙眼黯淡,靈魂似乎早已離開了軀殼,臉上失去了光彩,更別提那讓世界都能亮起來的微笑了。只剩下那讓人無法忽視的黑眼圈,以及因傷心難過而哭腫的雙眼。



“接受現實吧孩子,Nuea離開了,他真的走了。”



“不,不是那樣的,昨晚,他…他,他還發信息給我,跟我說晚安呢,外婆您騙人!”男孩固執地爭辯道,試圖逃避這個事實。沒有任何來自於Nueanatee的信息,手機屏幕空白一片…



“Kin。”那三個關系親密的朋友,難得校服從頭到腳都穿戴整齊了,他們走了過來,Film眼明手快地支撐起了Kinda的身體。他知道他最愛的朋友,現在精神狀態很不好,真的太可憐了。



失去了心中最愛的人…不是過去一周兩周就能接受得了的。



“Kin,你還好嗎?不用進去也行的,就在這裡吧,等等我們來陪你。”Mix一臉擔心地說道。



可Kinda還是走了過去…他魂不守舍地邁著步子,徑直走向位於大廳中央的藍色棺材。現場的每一個人都看向進來的這個人,似乎都知道他和剛剛離世的人…在彼此看來有多重要。



只是看到遺體的臉龐,Kinda便坐倒在了地上…巨大的衝擊讓他連眼淚都來不及流下。









“你說N'Kin他夢到了些什麼啊?”



“臥槽Yim,別靠那麼近,Nuea過來看到了可能會宰了你。”



“他在另一個房間,不會知道我在偷偷占便宜的。”



“我會跟Nuea告狀的。”



“你想看你朋友被按在地上打嗎?”



“要是看到他朋友靠這麼近要親他男票的臉,我覺得他應該會很願意把你打趴下的。”



我突然醒了過來,然後受到了嚴重的驚嚇。因為我發現自己正被無數人盯著,每個人身上都纏了綁帶,有的貼在臉上,有的綁在四肢。但當看到我醒來時,他們都綻放出了笑容。



“哎喲我的Kinda,你特麼都睡了三天了。”



“Nuea…Nuea他怎麼樣了!!!!!!!!!!!!”我抓住離我最近的Yim的衣領焦急地喊著,直到Yim狂喊受不了。



“他的情況已經好起來了,沒什麼事了。”Film坐在沙發上,對我微笑著說道。



“你說真的啊,不准騙我。”真的很害怕。我抬手看到上面扎著輸液管,身上換了干淨的藍色病號服。



“Emmmmmmmm,只是還需要點時間休息。”Film對我說,“你老公特別硬漢,被捅了兩刀還能沒什麼事。”



我感覺我的世界又一次變回了彩色,又能聽到鳥兒唱歌,風兒吹過唦唦的聲音…



如此真實的夢境,那不是現實,真的太好了,好開心…



“你外婆非常擔心你,看你打擊這麼大就安排你住院了。”



“那我外婆她在哪?”



“她飛回去工作了,她有說會盡快趕回來的。”



“那Nuea呢?我想去看他。”我動了動,想把手上的針拔掉,但在場的每個人都不准我有大的動作。



“N'Kin,要是我們能多探望他一會兒的話,就不會來N'Kin的房間打擾了。”Jok說道。



“那什麼時候才到探望時間?”



“好了,你先照顧好自己吧,醫生說你的身體太虛弱了,連續兩個星期吃不下睡不著的。”Film說道。



“我想去見他,我想親眼看到他沒事。”



“要是你哪天身體好起來了,那我就立馬帶你去看他,OK不?”



一點也不OK…但是整個房間的人貌似都贊同Film的觀點。我嘆了一口氣,重新躺了回去。



高興的同時,又滿懷著能再次見到他的期待。



感謝老天爺,沒有把他從我身邊帶走…









你們覺得像我這樣的人會乖乖待著嗎?



半夜的時候,趁Sai姨一個不注意,我抓住機會拔掉了輸液管,然後從我待的病房溜了出去。嘿嘿,好久沒有見面了,再加上那不值一提的突發事件的干擾。是你的話,你會乖乖待在原地嗎?



可是該死的…Nuea他在哪個房間啊?!



好在我隨身帶了手機,我翻看著聯系人,想找出一個最容易被威逼出答案的名字。不用考慮,就是Peem了。



“哈羅,學長,好點了嘛!我特麼太高興了。”



“嗯,Nuea在哪一間?”



“哈?”



“Nuea在哪個房間?快點告訴我。”在我失去耐心之前…



“額…”



然後他開始苦口婆心地勸說讓我先好好休息,為什麼都要那麼擔心我啊!我都已經睡了整整三天了,身上又沒有什麼傷,我特麼已經躺夠了啊混蛋!(話說我這是怎麼個睡法?)



我路過了護士站。Nuea的房間在另一幢樓,聽他們說是在重症監護病房…T_T只是聽到就非常震驚。我住的是頂樓的VIP病房,在找到他房間之前我就覺得體力不支有點累了。



最後,我還是來到了Nuea的房間門口,旁邊的標簽上寫著Nueanatee Kunlawat,那是他的全名。



我半開房門…悄悄進去走向Nuea,他看起來睡得很安穩,腹部被繃帶結實地包裹著。沒有人在邊上守著,也許有但現在不在,那更好。我慢慢移動到他床邊坐下,抓過他的手握著。



終於…我們能待在彼此身邊了。



我不知道我們之間還有沒有在一起的可能性,那些阻礙來自Nuea父母那邊,或者是來自我自己的外婆。現在,我只求他能平平安安,充滿活力,不要像我夢裡那樣離開我。會發生什麼事,或者有人把我和他分開,我都覺得那不再重要了。



他的手還是像往常一樣溫暖。Nuea不知道我正坐在他身邊,靜靜地看著他的睡臉。我沒想在他休息的時候打擾他,只想過來看看,看到他真的沒事就好。



“為什麼不親一下啊?”



誰說他不知道的?!



“嘿咦!”



“等著被親呢,還以為Kin你喜歡偷襲睡著的人。”



“嘴這麼溜就說明再被扎個窟窿也會沒事的對嗎?”雖說是自己說的話,可就像在扎自己的心一樣。要是他再被捅一刀,那還不如直接殺了我的好。



“這話說得…剛剛從世界大戰裡活過來,說話能甜一點不?”他睜開眼睛,沒用什麼力氣就把我拉近了身邊。盡管他的臉上青一塊紫一塊的,但是那調情的雙眸讓他看起來又好了百分之二。



“糖果、曲奇餅干、蛋撻、蜂蜜吐司、草莓起司蛋糕、熱戀巧克力。”



“我的男朋友真會玩哦,親一個,親個讓我開心下嘛,真的好想你。”他拉我過去,大聲地麼了一下。



“這幾個星期你都跑去哪了啊?”



“別說得這麼嚴重,一切都很順利。”



“怎麼了?”我真的忍不住懷疑。



“就…我們肯定能在一起的。”



“嘿咦,可以嗎?”我尖叫起來。看我外婆那麼反對,而且Nuea他還跟我說過,說他父母沒辦法接受,怎麼會…



“Emmmm,別說這件事了,我累了。”



“那要說什麼事…嗯,你先休息吧,等會兒我就回自己房間了。”



“嗷,來了才這麼一會兒,就要回去了嗎?”



“我過來只是看看,你沒事就好了。”



“那…那也可以。”



“很好笑嘛。”



“別走了吧,現在也沒有別人在,先待著嘛。”



Nuea一臉無辜地對我眨著眼睛,那讓我一下子就心軟了,只好繼續待在他身邊。說實話,我也不怎麼想走,已經很久沒有見面了,很久沒有這樣單獨面對面地待著…



不知怎的,我好害羞啊。


“你。”



“啥?”



“你啊。”



“怎麼了?”



“睡了嗎?”



“睡著了。”



“你爸爸才睡著了!”我吼道。我們兩個閉上眼睛躺著已經很久了,而我是趴在Nuea的床頭邊上的。不知怎麼的,我就感覺自己被他各種亂摸。感謝你的邀請,真是信了你的邪了,“你應該睡很多很多了,你被打得這麼重。”



“要是你能這樣睡在我旁邊,我情願再被打一百次。”



“混蛋,是想找死麼你。”這個壞蛋還真敢說,也不看看身邊人的心思,“睡吧,現在都快凌晨兩點了。”



“睡不著啊。”



我的臉色都變了…“怎麼了,還是哪裡疼嗎?要讓我去叫醫生嗎!”



“不用不用,哪裡都不疼。”Nuea他作出那副挑逗的表情是幾個意思啊。這幾天來,我一直非常害怕,害怕什麼?害怕再次失去他啊。



“你到底在想些什麼啊?”我高聲叫道,“不行的啊,這裡可是醫院!!!!!!”



他皺了皺眉毛。“誰想做那檔子事了,你看看我啊,身上都是繃帶,一半都包起來了,Kin你想得太多了。”



“就…是你啊,讓我想多的。”



“但是要試試看也行啊。”



“混蛋!你是想讓傷口裂開嘛!”



“也許那也是值得的呢。”



“不要!”我立馬從病床邊站起身來,離他遠遠的。



“哈哈哈,開玩笑~~~~~~過來過來,什麼都不會做的。”Nuea他爽朗地大笑著,太特麼爽朗了吧你,“怎麼可能會那樣做嘛!”



“那就趕緊停止這個話題。”我覺得開始變得荒唐了,我們會在這個事上爭論。



“行,但是先要來這裡睡。”Nuea把身體往床邊挪了挪,拍了拍他躺的旁邊,手上拿了枕頭等著,似乎是想讓我像那樣過去一起睡。



“不舒服得要死,不要。”我微低著頭,要在醫院的病床上擠著睡,他的身材壯得像頭大水牛,差一點點也快趕上大水牛了。



“想整晚趴在床邊還是咋樣?”



“還有沙發啊,可以去睡沙發。”



“不要,想整晚都靠近你。”



“真是任性啊。”



“我傷得這麼重。”Nuea向我飛快地眨著眼睛,還用手指著自己腹部的傷口,作出一副日子過得非常悲慘的表情。



“我上床等一下會不會碰到你傷口啊?”我說出了顧慮,言語中透露著對他安全的擔心。



“傷到也沒事。”



我投降了…我完全懶得和他爭論了,你開心就好吧老公,因為他剛剛經歷了那些可怕的事件,還受了傷,就男主角一樣。先聲明,我只在這兩章把男主角的稱號讓給他。



我嘆了一口氣,然後爬上了床,鑽進了醫院的被子裡面,Nuea一下就把我摟了過去。



“唔咦!”



“我跟你說過了不是嘛,不要了。”我挪動著想下床,但被他緊緊地束縛著。



“不行啊喂!”Nuea執拗地說道,“不想再離開你了。”



他的話讓我一下子就楞住了,身體隨心地放松了下來。我翻身面向他,四目相對。盡管床很小,要是以外人的角度來看會感覺躺得很不舒服,但是奇怪的是我反而覺得很溫暖。



我抬起手緩慢地撫摸著Nuea的臉頰,就像是在確認自己所看到的一切並不是夢境。



“晚上我做了個可怕的夢啊。”我悄聲告訴他,他瞪大了眼睛等著聽我說下去,“我夢見…你的…葬禮。”只是想起那個畫面,似乎悲傷的情緒就如潮湧般再度襲來。我緊緊地抱住了他。



“夢是個好兆頭啊,我的老婆。”他嘟噥著要笑。混蛋!我沒覺得哪裡好笑啊,“沒關系的,我不就在這裡嘛,一臉帥氣地躺在這呢。”



“以後不會再發生這樣可怕的事了對嗎?”



“沒有人能知道未來的。”



“可是…”



“別擔心了。”Nuea湊過來親了親我的額頭,“珍惜當下就好,我們要一直在一起哦。”



“那爸媽,外婆,還有公司的事…”



“都不是問題,因為我已經把這些事都安排好了。”



“為什麼事先不跟我溝通?!”



“不想讓你擔心啊。”



“該死的,你玩失蹤難道我不會擔心嗎?”



“好了啊。”Nuea又一次緊緊地抱住我,“我都這樣全力以赴了,你的外婆應該接受了。”



“那你爸媽呢?”我還沒有像Nuea那樣豁出去過,不知道他們會接受我嗎…



“他們應該也已經接受你了,我男朋友這麼可愛,誰看到了都會喜歡的,連Yim還有Jok那些不中意男生的家伙都要喜歡瘋了。”



聽得都起雞皮疙瘩了,什麼喜歡瘋了…



“我變化很大嗎?”我這是變成一個真正的G佬了對嗎…



“以前開豪車的花花公子,個子小小的卻被很多妹子圍繞著,現在變成了一個有些天真爛漫的男生,身材修長,腰細細的,我覺得變化可大了。”



“嘿咦,變成那樣的了嘛!”我一點也沒有發覺。



“哈哈,那是啊。”



所有,所有的…帥氣,累積了那麼久的熱門評分。T_T



“不知道了,要是有女生來喜歡Kin,跟男生比起來,我不會有什麼吃醋的感覺吧,好奇怪啊。”



你沒必要這麼重申也行啊!









“他爸,這是給孩子買的羅勒葉炒魷魚嗎?”



“不知道醫生讓不讓Nuea吃從醫院外面帶進來的東西。”



“這樣啊,那水果應該也不能吃了對嗎?”



“應該是那樣。”



“那什麼時候進房間呢?”



“我不確定Nuea他在不在這個房間。”



“標簽上的姓氏是這樣寫的,應該不是別人吧!”



來自門外的說話聲把我吵醒了,我感覺自己全身上下都在發麻。我轉頭看向整晚都睡在我身邊的人的臉龐,他還在熟睡中,呼吸深長又平穩。



看來我必須要回自己的房間睡了,現在Sai姨應該在慌亂地給我外婆打電話了。搞不好現在整個醫院都一片混亂,就因為找我這個人。



可我到底要怎麼挪動才能不驚擾到Nuea呢?



“這房間看起來很貴啊他爸。”



“那個啊,對夫人來說這都算不上問題。”



“那樣啊,唔咦要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當聽到聲響的時候,我嚇了一大跳。在看到我和Nuea相擁睡在病床上時,這對中年男女看起來受到的震驚不小。



當然…Nuea幾乎立馬醒了過來。



“爸爸!媽媽!來太早了吧!”



“哦~慘了。”我喊道,然後以最快的速度從床上下來。完蛋了,完蛋了!完了個大蛋了!!!!!!!!!!!!!!!!!!!!!



“Nuea,在醫院這是在干嘛呢孩子?”我看向那位中年婦人,應該是Nuea的媽媽,她還摸著自己的心口,似乎仍處於震驚中沒有緩過神來。



“我想我還是出去買個報紙吧。”幾乎在眨眼之間,Nuea的爸爸就消失了,我都還沒反應過來呢啊喂!



“什麼事都沒發生,我們只是抱著睡而已。”



“哦?要死了!”



“再見,Nuea媽媽。”待不下去了我。我飛快地從Nuea的房間逃了出去,事先連一句話都沒有跟他交代。我看到Nuea的爸爸站在房門前平復心情,“再見,Nuea爸爸。”



我雙手合十行禮,傻笑著,然後飛速向自己的房間走去。





特麼的羞死人了啊喂~~~~~~~~~~~!!!!!!!!!!!!!!!!



(42上)
(42下)



【Film視角】

在發生重大事件的那天後,我必定要被送去治療。並沒有受多大傷,只是腕骨裂了,需要上軟夾板,腳上也被厚厚的繃帶包裹著。就是因為被一個瘋子用木棍打了,上面還有又大又尖的釘子,不是只打了一下,而是好幾下!!!唔咦,光想想就覺得痛了。

簡單來說,就是挪去上廁所比較辛苦,因為繃帶不能接觸水。

我特麼還是一條單身狗,沒人照顧,我期盼著來照顧我的那個人,平心而論,會來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但是讓我感到驕傲的一點是…我滿腳的繃帶還不是因為我去救了Mix,那個時候他正要被兩個壞蛋圍攻。我只好分心去擺平那兩個家伙,而忽視了那個我剛打趴下的人。

只能那樣…被人搞了!

所以現在只能在床上死躺著。在Kin醒來之後,我便沒有再去醫院找過他,他的故事應該就是Happy Ending了。我聽說Kin的外婆特別生氣,甚至還下達了命令要把Peet趕盡殺絕(額…太可怕了)。盡管相信那只是Peet一個人惹出來的禍,他那在Pokinphiphat集團工作的爸媽並沒有制造什麼麻煩,甚至還拿到過最佳員工的稱號,但外婆還是解雇了二人,安排了在俄羅斯的工作(權力強大到上天啊)。至於Peet…

外婆送他去了索馬裡,重復一遍,索馬裡!地球的另一端,非洲那嘎達!聽說那裡很多孩子都在挨餓,要是像Peet這樣的人去了那裡,身心飽受痛苦是必定無誤的。外婆有一個基金會,經常送食物和水過去,可以說是常規操作了,所以也就能知道,要怎麼做才能把他和食物一同送去那裡。

你真是慘透了啊你…還害得爸媽被解雇,甚至還被送去了國外,世界十大最貧窮的國家之一。

我嘆了一口氣,挪動了一下身體,想起來下樓去買點吃的,現在已經十點多了。

叩 叩 叩

誰!!!!!!!!!!會是Mix嗎?肯定是他來了,至少我救過他的啊!我一瘸一拐地向房門口走去,光線直接通過貓眼射了進來。

哐!

是Phat,他站在那對著我露齒笑著,我都看清他三十二顆牙了,樣子很是滑稽。“別一副被主人拋棄的狗樣,死Film。”

“怎麼了,你老婆又不是我情人。”

啪!我被強行送了一巴掌。“別跟高個子開玩笑。”他熟門熟路地走進我的房間。煩啊,太特麼煩了!Mix他就沒想著要來看望一下救過他的人嘛?!

“怎麼了?這麼早過來找我。”

“早你大爺的,都要十一點了。”

“我以為你要睡很久呢,看著Kin的時候也沒見怎麼睡過囫圇覺。”對啊,我和Phat,還有Mix一直在醫院待著,守著他,說白了就是我們非常擔心他。我從來沒見過他哭得這麼厲害,受的刺激太大,人都暈過去了。

可能會有人疑惑說,為什麼我們老是擔心他,太操心了吧?我承認,自從他告訴我們說,他一點也不討媽媽喜歡,錯誤地來到了這個世上,我們就都非常心疼他,在他需要幫助的時候都會有我們,不是因為他有錢,只是擔心而已,不想讓他的生活再遭受到比現在更艱難的事。

老實說,看到他過得那麼快樂,可還是非常可憐。他的外婆給了他一切,但是最終他還是想從他媽媽那得到那些東西,他爸爸又長時間待在國外(誒?難道Kinda的外婆又送他去了?)在他的內心深處應該是寂寞的,也可以說相當寂寞。

“我想叫上你一起去探望一下Kin。”Phat說。

“他可能好多了,應該休息夠了。”我把我心裡想的說了出來,“應該有經常去看Nuea了。”

“嗯,那就去探望一下他們兩個好了。”Phat只有一些輕微的淤傷,不需要像我一樣包扎起來,他看了看我的情形皺起了眉頭,“你到底行不行啊?”

“當然行。”我立馬回答,“但是等涼快一點行嗎,讓我再休息一下,不知道怎麼的我感覺那裡酸疼酸疼的。”

“你這兩天應該都是這種感覺了。”Phat無奈地搖了搖頭,“話說回來…你和Mix到哪一步了?那天打架的時候,我看你們兩個貼得緊緊的,像水蛭一樣,你啊就是水蛭。”

“謝謝你哦王八蛋,那能有個毛線進展啊!我只是幫了他照顧了他,然後你看,他一點都不關心我。要是他很恨我的話我也就不說他什麼了,但至少一直以來都還是朋友啊。”

“哈哈,你自己難道不是嘛,破壞了你自己和他之間的友誼。”

語塞了我…爭論的話完全說不出來了。

“不知道了啊!”我逃避道,“在你受傷的時候你會想讓Ert姐來照顧你的對吧?”

“是是是,我理解,哈哈哈。”他心情很好的樣子,好煩人,“那麼我晚上來接你哈,你要自己瘸著腿下來,還是要我上來扶你?”

“臥槽你個什麼朋友啊,你當然要來幫我啊!你到底愛不愛我?!”

“不不,No!我可不像你那樣會動朋友的主意。”

“混蛋,你可以走了!哪涼快去哪!”他過來就是給我搞事兒的,好煩啊喂!煩死了!

“好咧好咧,我走了哦~”





當他走了一段時間之後,我才想起來自己原本是想下樓買點東西吃的啊…我挪動著去開門。

“唔咦!額,Film,我剛好要敲門。”是Ging。

這個穿著可愛連衣裙的漂亮女孩正站在我房門前對我微笑著,看樣子她因為突然見到我而受到了驚嚇。可為什麼要受到驚嚇呢,不是想見我嗎?!

“嗯,有事嗎?”

“我正好有空,想來照顧你。聽Phat說你被打得很嚴重。”Phat個混蛋,你是想讓每個人都知道嘛,“我能進去嗎?給你買了好喝的粥來。”

“額,這樣好嗎?”我不太確定地說道。像她那種眾星捧月的大小姐,要和我一起在男生房間待著,那樣看起來很不好。

“沒事啊,額,先接過去吧,等會兒粥要涼了。”

我被推進了房間,Ging砰的一聲關上了門,跟進來了。該死的,打死我得了。

“Film你躺下休息吧,等一下我來處理這個。”她走到房間的一角去拿碗盛粥,我咽了咽口水,不敢說些什麼,Ging說她自己來就自己來吧,我也懶得再爭論什麼。

我在床上坐了下來,思考著我和她之間的關系。當然,在未來,我們兩個會被安排結婚,為什麼要抓我來完成這場包辦婚姻啊,該死的太煩了!

但Ging對待我的態度,那似乎不像是被迫來和我談戀愛的,她的舉止好像是真的喜歡我,每件事都在糾纏我,要是幸運的話我可以躲開,但大多時候都不能幸免。TT

今天,我想和她說清楚。

“Ging。”我叫她,她嚇了一跳,接著便拿著粥碗向我走過來了。

“什…什麼事啊?”

“你怎麼了啊,為什麼手抖成這樣?”我甚至轉換了話題,因為她真的太奇怪了,好像在怕些什麼,是看到有腦袋從衛生間裡伸出來還是怎的,誒?還是說真有?在這裡都有兩年了,也沒見過什麼超自然現像出現啊,嘿咦~~~難道說Ging有天眼?這下要死了我!

“額,沒什麼。”

“我有事想和你談。”我心存理智,不像之前存在著一些荒謬的想法,

現在她再也不能控制住自己,仿佛知道這樣意味著什麼。

“別跟我說…”

“嗯?”我真的懵了啊!死了算了。



“我爸爸跟我說你是Gay。”

真是見了鬼了!這麼直接,說話完全不帶拐彎抹角的。我喘著粗氣,而Ging則大哭了起來。該死的,我受不了女人的眼淚,我讓她失望了。話說回來…Ging的爸爸是怎麼知道的啊?



“唔咦。”她把熱粥灑在我的腳上,然後從我房間飛奔了出去。嗷嘿,如果事實上我不是Gay呢?這是她徹底不想聽我解釋的節奏啊,自己在那各種亂想,接著就跑開了。



但不管怎麼說那都是真的,我沒有什麼可爭辯的,我也不想攔住她讓她聽我那愚蠢的借口。



喜歡上同為男性的人就一定是Gay了。



可是粥特麼的正好灑在我的繃帶上,要是滲到我的傷口上應該會有灼熱感,這下滿意了吧,呵,也好,就當是我讓女人哭泣的懲罰吧。



我彎下身子想用毛巾把粥擦干淨,非常困難,可接下來出現了一只手幫我處理了。



非常萬分地…Surprise。



“把人家女生弄哭了啊你,完全被女生打敗了。”他嘴裡喃喃地抱怨著。Mix!Mix啊!!!真的是這個人真的是這個聲音!不敢相信會來看我,嘿咦~~~!!!!!!



我僵住了,從腳底到發梢,整個人都是目瞪口呆的狀態。



“新的綁帶在哪裡?我去拿過來。”他抬起頭來對上我的的視線,微啟的嘴唇,淡然的臉龐,離我只有一英尺多的距離。



我肯定是在做夢。“在衣櫃的抽屜裡,最下面一層。”我還處於震驚之中。



他沒有再關注別的,徑直走去拿綁帶,還有醫生給我開的在家塗的藥膏。Mix的舉止就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他只是隨意地來幫我換綁帶,臉上不帶有一絲微笑。



可我已經開心上天了…



“你…你,額…”



“要是不想自己來的話,給我閉嘴吧。”哦喲,是專程來罵人的嗎。



“好的好的好的。”



我呆呆地盯著他,直到他即將幫我包扎完畢,Mix的表情一直很平靜,他的注意力全程放在幫我包扎傷口上面,對我並沒有任何興趣。



“吃了嗎?”他拿出了一袋粥。當又看到粥時,我嚇了一跳,“我下樓買了兩次,我掛在你門把上就走了,你女人拿了。”



說…你說什麼?



“自己吃,還是要人喂?”



“喂喂喂!”他來這裡到底什麼意思啊?昨天還跟我一句話都不肯說,今天他到底怎麼了?



然後他真的如我所願來喂我了。嘿咦~~~~~~~~~~~~~~~!不是真的,那是夢,那肯定是幻覺,絕對是的!



我坐在床上,一把拉過了坐在椅子上的Mix,吻上了他的唇。Mix把我的肩膀拍得奇響,啊呀,很痛的…



“原來這不是夢啊。”我放開他的唇自言自語道。跟你們說哦,Mix嘴裡的味道比粥還要甜。



“你…你這個…”他正要開口罵我,可一時出口成不了句,他的兩頰早已飛起了兩抹紅暈。



“我沒想到你會來。”我用溫柔的聲音對他說道。



“我只是不想看到有人死,不是因為受傷,而是因為蠢得找不到東西吃。”



“真的嗎?”我皺著眉頭問,“你對我動搖了對嘛?”



“閉嘴吧。”



“少來少來。”我和他爭論道,“Mix,我認真地說,要是你不喜歡我,沒有和我一樣的想法,那至少你應該會變回原來的樣子,你知道嗎?一直以來,你很少說話,通常你會帶上Kin來陪我,可因為我,你啊,改變太多了。”



“是又怎樣,就是因為你,因為你啊。”他用勺子打我的嘴,特麼疼啊,“我累了,擺臭臉好累,累累累累,那不是真正的我。”



“這麼說,你很早就已經不生我氣了啊。”



“呵,我對你可沒有消氣。”嗷,要這樣嘛,“但是你讓我不得不對Kin和Phat說了幾句,雖然他們也沒做錯什麼事吧。”



“額…”



“現在你想說什麼就說好了。”他那麼說道,“可我還在生你的氣。”



我靜靜地待著,一句話也不說,一臉懵逼,整個人都暈了。Mix他會變回原來的樣子,可還在生我的氣,是這樣麼…



在我吃飽之後,Mix還幫我把碗洗好了,我盯著他做的每一個動作,而他完全沒有在意我。



“干嘛,為什麼看著我?”



“要回去了嗎?”我眼神中透著悲傷。



“還沒走出去可以翻譯為還不回。”他坐到我身邊。



呃…我再也忍不住了!



我抓住他按倒在床上,然後騎了上去。盡管我的身體很勉強,但我還是咬緊牙關地上了。



“臥槽,你要干嘛!”



“你來跟我說,別有負擔,也別怕害羞什麼的,快告訴我你也一樣愛我。”



“混蛋,你瘋了嘛!現在馬上放開我,喜歡強迫別人,你是變態嘛!”



我承認我變態也行啊!



“回答我,要不然我絕對不會放開你。”



“你覺得你有力氣對我做些什麼嘛Film?”



“別岔開話題,還是說出來比較好,說愛我,喜歡我,快說。”



“從哪裡能看出我有那樣的想法的?指甲嗎?”



“特麼你的眼睛啊!”我先沉迷的。



然而結果是,他抿著嘴大大地避開了我的視線。



“好、可、怕。”



“愛說不說,不說就親,要是說了就上。”



“瘋了吧!”



“說吧,快點快點。”我又一次把他緊緊地抓在懷裡,強迫讓他愛我,或者簡單來說,就是強迫讓他承認他愛我。



他不回答,只是躲著我的眼神,不想面對我。



“你毫不自知,還是你羞於承認?”我嚴肅地問他道,“你有什麼好害羞的,要是你同樣愛我,我和你就能回到原來的樣子,僅僅是關系變換了一下,只是相愛,你在怕些什麼?”



“我…我不知道。”在他的臉上是滿滿的困惑。



“那你來這裡干嘛,你來這房間找我干嘛,來幫我換繃帶,來喂我喝粥,為什麼要給我希望?”



“我只是…”



“覺得內疚吧,出於責任必須要這樣做,因為我是因為保護你而受的傷。”



真是夠了,疲於爭奪,疲於抱有期待,想像著總會有那麼一天,他會有和我一樣的想法,到頭來只是浪費腦細胞的一件事。



我應該放他走了。



“我一直會是你的朋友,只是朋友,我能做到的,我接受了。”我悄聲地在他耳邊細語道。這是最後一次,我呼吸著他臉頰上帶著的香氣,然後便從他身上離開了。



愛情往往不是一件容易實現的事情。



明明知道自己會心碎,可仍然固執地去愛,我特麼傻啊,真的是傻。



我移動著在床邊坐下,不知道Mix在我背後做些什麼。我會默默地愛著他,不會再做些什麼讓他不舒服的事了,但是…



瘦弱的手臂從後面把我抱住了,這是什麼?



“你,你每件事都說對了。”Mix的聲音完全在顫抖,“我…我,我覺得我已經愛上你了。”



“啊…哈?”



“我一直在和自己的內心作鬥爭,太特麼痛苦了,我不懂我自己,我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開始喜歡上的你,我的心裡一直在說我是恨你的,想和你保持距離,可一旦你不在,我就覺得…想念。”

這是真的嗎…當聽到Mix說的心裡話時,我的心髒開始狂跳起來。



“是我蠢,覺得自己喜歡Peet那個混蛋,可事實上,我心裡早就有你了,但我不自知。”嘿嘿嘿,“我看你和Kin很親近,和我說話跟和Kin一樣,沒看出來有什麼特別的,我就試著將注意力轉向別人,然而…一直以來我愛的還是你。”



“就是說我們彼此愛慕,可…我們都不知道,這樣嗎?”我結巴地說道。這一切的誤會就是因為Mix的困惑和我的不敢吐露心聲。



盡管聽起來很糊塗,他是什麼時候愛上的我,但我的表現可能讓他意識到了,原來他和我有著一樣的想法。



算了!我不想再糾結過去了。開心,真特麼太開心了!



“那我們…能在一起嗎?”



“嘿,為什麼啊!”我叫道,什麼一起啊。



“想不想讓我做你男朋友啊,像你這樣長得張狗嘴的家伙。以前做朋友的時候是可以並肩作戰...說真的,我做不了。”他收回了抱住我的手臂,然後利落地說出了這番話,聽得我都懵了。



“嗷,你這家伙,剛才你還對我這麼甜,你到底想怎樣啊?”



“還能是什麼,我愛你,你愛我,但我不想做你男朋友,清楚了嗎?如果要讓我叫親愛的,叫老公,叫老婆,那不行。”哦,確實,我也沒怎麼和他說過甜言蜜語。



“嗯!隨你便吧,可你啊,不准對我有二心,禁止和女人睡覺。”



“我已經禁好幾個月了!”



“我也一樣!”



“那好!就這樣吧,不准跟那兩個人說啊,我特麼會害羞的。”



我抓過他抱進懷裡,然後假裝要打他的頭。那天的結局就是我把老朋友找回來了,然後成為了心意相通的朋友…



這樣的朋友在世界上能有幾個,有也只有這人,這樣的人唯有一人。^^

【Film視角結束】



(43)

“外婆的孫兒啊,我把那個瘋子送出國外了,孩子,你不用怕他再來傷害你了。”

“死Kin,你搞什麼,像受了什麼刺激一樣,這什麼表情。”

“喂,跟我孫兒好好說話行嗎?”

“嗷,這是我的教育風格。”

“沒看出來哪裡合適了。”

“可孩子也好好地長大了,還學了醫。”

“那也是因為我的貼身管教。”

“可他也是從我身上的一個精子來的。”

“啊啊啊啊啊啊!!!”

“額,外婆,James,聲音太大了,這可是在醫院。”我出聲提醒這兩位恩人,因為感覺耳朵都要聾了。這要是不阻止,可能要吵到半夜,雖然現在才下午三點多。

James說的表情像受了刺激也是因為今天早上的事件,那在我心中還留有印記,我甚至不能直面Nuea的家人,因為完全害怕那畫面會扎根到大腦的最深處。害羞啊害羞啊害羞,還有焦慮。

”怎麼了啊,孩子,又不舒服了嗎?”外婆上前問道,與此同時還觀察我的症狀。

“額,我沒事,今天下午出院沒問題的。”

“嗯~讓外婆先確認一下,然後再去找醫生。”

“Kate去哪裡了?”我抬頭問道。外婆的臉色有些為難,而James則假裝喉嚨有痰去廁所吐了。

“額…”

“怎麼了外婆,Kate又有什麼麻煩了嗎?”

“沒有,我的寶貝孫兒。”外婆輕輕地摸著我的頭,“Kate還是老樣子,追著這人那人的,直到那人找到自己對的人,外婆覺得很抱歉,沒有把Kate教好,怎麼Kate就不關心自己的孩子呢。”

“沒關系的。”我干巴巴地說道,“應該改變不了Kate,我已經接受這件事很久了,可能是因為我有了Nuea吧。”

外婆一臉理解地微笑著,她坐在床邊的椅子上,沙發上坐著的是P'Ple,她正在處理Pokinphiphat集團諸多麻煩的工作。

“外婆您覺得Nuea他是一個怎麼樣的人?”

“說真的,那家伙會說話,態度順從,脾氣急了點,然後也有點小帥,一般在孫兒的事上特別容易惱火,哈哈哈。”外婆開玩笑似地說道,“抱歉讓孫兒你想太多了,一開始外婆也不知道要怎麼解決這件事情。”

“那解決方法是…”別忘了…我還對這件事一無所知,但是我相信Nuea所說的話,他說我和他肯定能在一起。

“等Nuea一畢業,他就會來我們的Pokinphiphat集團幫忙。”

“真的嘛!”我不敢置信地說道。

“那當然了,我們祖上創立的公司可是特別穩健的,當然這件事讓Nuea的父母還是比較滿意的。”

“那Nuea…”

“他不是被強迫的,他是自願的。”

我驚訝於他代替我履行了責任,那也讓他更真實地向我的家人走近一步。

“在你和Nueanatee的愛情上,外婆認輸了。”



“一樣帥啊。”

“皮膚好,五官看起來很高貴,快看啊孩子爸,這個小伙子看起來好細致,沒有痘痘,沒有痣,沒有雀斑!”

“孩子他媽,別靠這麼近,Kinda醒過來可怎麼辦啊?!”

來不及了吧?!我睜開眼睛醒了過來,正好對上了正近距離盯著我看的Nuea媽媽的視線。

“哇咦!!!”我到底要讓她驚嚇幾次啊。

“唔咦,女士,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在床上坐了起來,而她則迅速地靠向她丈夫,還是驚慌失措的樣子。

“不用向我道歉,少爺,我才是應該道歉的人。”她的聲音很和善,表情純粹自然,Nuea說過他媽媽是在護理學院教書的。

可為什麼要叫我少爺啊!!!!!那好奇怪!!!

在碰巧被看到那個畫面,額,早上那樣的畫面,我不知道要用什麼表情面對這兩位長輩了。我還記得Nuea說過,Nuea的父母沒有辦法接受這樣的事。我不願想像她有多不自在…

“好一些了嗎?年輕人。”Nuea爸爸問道,傳說中很會責罵的那個人!有著酷酷的胡子,還有比那更明顯的是長得很帥。我覺得Nuea老的時候肯定也長這樣。

年輕人!!!!!!!年輕人個啥!!!!!!

“額,我沒什麼事,可我外婆不讓我馬上出院。”

“夫人應該是擔心吧。”Nuea媽媽對我和善地微笑著,她又這又那地查看著我,“當知道少爺在Nuea受傷時重重地暈了過去時嚇了一大跳,我們很擔心啊。”

“謝…非常感謝你們。”

“行了,休息好了就能讓你去看Nuea了。”

“誒?”我一臉困惑地看向Nuea爸爸。

“就他啊…讓爸爸媽媽來看著點兒Kinda,什麼時候Kin會來找他,去找Kin了嗎,Kin還好嗎,盡管今天早上才分開,可這樣問到年輕人你已經有三四次了。”

“阿姨我從來沒見過Nuea問起一個人這麼多次啊少爺。”

Nuea這個瘋子…讓我又一次微笑起來了…

“我們兩個在北方那邊教的東西都很特殊,怎麼辦啊,Nuea就托付給您了少爺。”

“就是說…托付一輩子。”

“哈…哈?”

“看他是真的很愛年輕人你了,互相喜歡互相照顧對方的,什麼時候想結婚了就通知我們,我等著呢。”

誒咦~~~~~~~~~~~~~~~~~~~~~還沒到那個程度!!!!!!!

“要死了!孩子他爸你看,你讓我們的兒媳婦臉上和耳朵都紅透了。”

“對哦,Nuea他真是很會選啊。”

“額,先生!”當兩人准備從房間離開時,我喊了出來。

“叫爸爸和媽媽就行。”【泰語裡爸爸媽媽和阿姨叔叔都是พ่อ和แม่,反正翻譯君默認前者,嘻嘻】

沒有想像中的可怕嘛…人也太特麼好了,而且還挺有趣的。





最終我獲得了醫生的准許可以回家了(那當然,又沒有什麼大礙)。當匆忙地收拾完衣衫(Mix和Film給我帶了私服來,哎喲,看上去一切都在變好了 ><),我便急匆匆地去Nuea的房間找他了。Nuea的臉色看上去好了很多,不再蒼白,不像之前那樣憔悴了。盡管臉上有了胡子,可又如何,那個人還是那麼帥,怎麼樣看起來都很好。

“親愛的~~~~~~~~~~~~我想吃橘子。”

我坐在沙發上看著報紙,聽到Nuea發出的聲音是這種語氣,可以說把我嚇了一大跳。他在床上對我飛速地眨著眼睛,發送愛的信號。這個神經病啊!我起身去拿盤子裡的橘子,然後自然地幫他剝皮。

“手抬不起來,手上有傷。”他向我秀著傷處。在你秀的時候,難道沒有抬手…

“自己拿,我要去看報紙了。”

“沒覺得有什麼有趣的東西啊。”他鼓著臉頰慪氣。這生病的當口,Nuea的智商是離家出走了嘛?!只留下一個幼稚兒童版Nuea,“只有殺人、時政、意外事故。”

“我可對那些一點也沒興趣。”我向他展開了娛樂版塊,“這張Yaya好漂亮,我喜歡。”

“嗯?哪裡哪裡。”他凝視道,我坐到他的床上,然後遞上報紙給他看,可Nuea卻毫不在意,他抓過就丟開,然後把我扯近了些。他是真的受傷了嘛?!怎麼力氣還是和以前一樣大!

“死Nuea,想干嘛啊!”

“親老婆。”

“神…神經病,你瘋了嘛,親個毛線,我不親有口臭的人。”

“早上刷過了,是誰啊,那個帶去刷牙的人。”

“不要,不要親啊喂!”我死命推開他的臉,他一把把我拉過來緊緊抱住。

“我過不去Peet那道坎!”他真的是因為這事想親我嗎?看Nuea的樣子很嚴肅認真。要是再不同意的話,我老攻可能就要哇的一聲哭出來了,可愛瘋咯!

“那個時候我死命抿住嘴了!”

“真的啊!”Nuea豎起耳朵,臉色幾乎立馬就變了,“很好!有男票了就要潔身自好,男票我可是很擔心的,明白嗎!”這話說得,也不怕聽的人害羞。

“啊…嗯,沒被怎麼樣。”

“不信,我要幫你洗一下。”他拉近臉成功地堵住了我的嘴,我放棄了掙扎。應該沒有碰到他的傷口吧,誒?我干嘛要提到他傷口啊!

接吻的聲音充斥著整個房間。因為Nuea一直不放開我,我幾乎連氣都快換不過來了。他的舌尖探了進來,向我索取著甜蜜,直到我感覺自己已無力到虛脫。和其他女生親過不知道多少次,可不得不承認,在面對這個吻時我全都拋在了腦後。

“死Nuea,你這還沒好呢,可你那家伙都起來了哦!”

“羨慕羨慕羨慕死了啊!!!!”

我幾乎立馬就站了起來,Nuea還在舔著自己的嘴唇,假裝不知道他的朋友們和我的朋友們都來了,幾乎站滿了整個房間。

全部都看到了…全部!全部啊我的老天!T^T

“死…死Jok,Yim,來…來也沒點動靜。”要是他一點也不害羞,那我覺得他臉皮也太太太太太太太厚了。

“Film,Mix,Phat也來了哦~~~~~~~~~~~”我向我那三個親愛的朋友揚了揚眉毛。

“Meilin和Bas,還有Bond也來了!!!”Bas被…嗯…一個有著發達肌肉的女孩靠著手臂,Bas干干地笑著,但並沒有介意什麼,感覺非常好笑。

“學長,Peem我也來了!!!!!!!!!!!!!!”Peem,我親愛的學弟!!!我抓過他抱住,假裝打他頭。

“有必要抱他嗎Kin?”Nuea,你…

“這我學弟,想吃醋就吃好了。”

“唔咦~~~~~~~~~~~~~甜到炸啊,我覺得升到大三之後N'Kin要懷上了。”是Jok。

“小老婆~~~~~~~~~~~~~來來,來認識一下大老婆~~~~~~”Meilin放開了Bas,看起來要來抱住我,好在先一步被床邊伸出的拐杖攔住了去路。

“吃醋了嗎老公?”Meilin對Nuea說道。

“嗯,吃醋,但不是Meilin想的那樣。”

“嘖!”

“你們是想來醫院喝酒狂歡嘛!!!!”Nuea又一次恢復了狂暴的一面,因為現在房間裡的人口密度實在是太大了,幼稚兒童版Nuea哪去了啊?!

“我們來幫你和Kin啊,要是在醫院裡起來了,傷口裂開可不值得。”是Film。

“神經,那床又沒彈性。”

“你要做啊!”

“總有一天我會來好幾輪的。”

死Nuea~~~~~~~~~~~~~~~~你大爺的!說出來不會害臊嘛!!!!!!

“麻溜點,我們還想著抱侄子呢。”

“找自己老婆造人更快點吧。”我喃喃地說道。

“我想做叔叔,不想做爸爸。”

“對啊,Nuea,你試看看,要是Kin能懷上呢。”

“混蛋!!!全都瘋了吧!”為什麼我一定是懷上的那個!不能理解!而且說得好像是一件很普通的事一樣…我現在害羞得要死了!

“嗯,我會試試的,一天要好幾次,我想要個女兒啊。”


臭Nuea!!!!不用這麼認真也行的啊喂!!!!!!!!!!!!!!!!!!!!



(44)


The last chapter of N and K story

NK故事的最終章



“Nuea,讓我自己開車也行的吧,你這才剛好啊。”我對Nuea說道,現在我和他正在曼谷這座都市中開車行駛著。Nuea離開醫院已經一個月了,那之後他便和我一起住在Ramindra路旁的家裡。還有一個原因是,他想讓自己適應這座首都城市的喧囂。

Nuea開車技術棒呆了…第一次開我的MiniCoper就追尾事故,我外婆都來不及趕來清理。他說他會更加勤奮地工作,為了今後賺錢償還外婆。除了讓自己熟悉這座城市,他還開始去集團公司觀摩工作,盡管還沒讀到大三…

“沒關系,作為丈夫一定要照顧好妻子。”他微笑著說道。

“那到底要開去哪啊?”

“想去海邊,海邊的時候差一點就成為了我們的第一次,可惜Kin你不小心踩到了玻璃。”

“額…你到底在期待些什麼啊?”我不應該問這個問題的。

“沒有!”音調突然拔高。

“嗯,去也行,但要是Nuea你什麼時候喊著說傷口疼的話,我就停下來。”

“好的!!!!”

這個…這個,這個飢渴的家伙!我厭倦地搖了搖頭,轉頭看向窗外…額,該死的,不應該說到那件事的。我感覺到了內心積郁已久,又猶如擂鼓般激烈的興奮與渴望。

突然,方向盤打了個轉,他在路邊停下了車…酒店?

“Nuea,你搞什麼啊?”

“我心急!”

“嘿咦!!!”

“快點來,今天可能會做全套!”

這…我這是有了一個性欲超乎常人的男朋友嗎?Nuea拿出銀行卡遞給酒店工作人員,然後便拉著我的手去了樓上的房間。卡裡的是Nuea在公司幫忙得來的一些錢,可外婆支付的工資啊,不像是普通實習生的水平,看起來更像是Keerati夫人又多了一個她疼愛的孫兒。





在這間Pokinphiphat集團旗下酒店的豪華蜜月套房中,愛的章節正簡單而緩慢地進行。兩人的情緒熱烈而高漲,雙方都得到了極大的滿足,沒有任何遺憾。不是Sex,而是Make love…不僅僅是幸福的瞬間,那也是保持關系穩定的方式。

充斥著火熱和力量,異國情調氣息總是圍繞在身邊。脖頸,肩膀,抑或是鎖骨,零星點綴著玫瑰色的痕跡,抓痕和那響起的顫抖的聲音讓另一方更加興奮和愉悅,那動力仿佛永不枯竭。

第三次,Nueanatee親了親他愛人額上潮濕的汗水,緩緩地將那個淘氣的孩子撤出。盡管氣喘吁吁,但看起來這個活動還沒這麼容易結束。

是為什麼啊?

“怎…怎麼樣?感覺肚子裡有小孩了沒?”

Kinda一絲不掛地躺在另一側,全身無力。聽了這番話後,他受到驚嚇似地看向Nuea的臉。

“想一直做下去,直到你懷上為止,哈哈哈。”

“神經啊,那樣的話我就死了。”

“這麼幸福地死也不錯,我和你一起死吧。”

“不要,夠了,今天夠了!”

“行啊,那就明天繼續。”

“神經病!色情狂啊~~~~~~~~~~~!!!!!!!!!!!!!!!!!!!”

“哈哈,歐了歐了~”Nueanatee拉過Kinda的身體,充滿愛地抱進了懷裡。似乎永遠不會厭煩,他在Kinda臉上落下了一個吻,“開玩笑的,不來了,不要生氣。”

“也沒生什麼氣。”Kinda回道,“別厭煩就行了。”

“怎麼會厭煩,我喜歡這樣。”Nuea吻上了對方的唇,似乎代表著承諾。

“嗯。”Kinda接受道,“我也很愛你。”



如今的二人也成了這世上特別恩愛的一對夫夫,如膠似漆,形影不離,未來也會一直這樣,永不改變…



僅因為他們…彼此相愛至深,永無止境。



(45)


A story of 'someone and someone' will bebeginning

‘某人和某人’的故事即將開始



我叫Bond,媽媽給我起這個名字也是因為她是蛋糕店老板。我幸福地長大了。作為一個正值青春年華的十幾歲男孩,不管發生了什麼,總還是知道享受生活,直到…我遇到了那讓我笑不出來的事。

當然了,在高中生涯中,我也曾心碎過無數次。追女生未果?那都算是最平常的事,但這…Kinda學長的事讓我的生活發生了傾斜。當看到他並肩和那個年輕男人走在一起無比般配的畫面時,笑多幾次便笑不出來了。

我悲傷,我哭泣,沒有人看到,也沒有人注意到我瘋了似地和自己的內心作鬥爭。不想從Nuea學長那裡把Kinda學長搶過來,那樣做的話,實在是太傻了,也太瘋狂了。因為Kin學長…他愛了Nuea學長那麼久,而且非常相愛。我不想介入他倆之間的愛情,只能靜靜地看著,盡可能地保持距離。

就像是個變態…知道的人可能都會說我瘋了,我不怪他們,愛上了那個人要怎麼辦呢?

第一個活動剛剛結束,我便獨自一人開車來到華欣,沒有叫上任何一個朋友。我凝視著傍晚的大海,周圍沒多少人,因為時間已經接近天黑。

心碎的人通常做什麼都是無意識的…

想整個人沉入大海…忘記現實,對我來說無法逃離的現實,我只想忘卻…

我脫掉鞋子,放下手機和錢包,把車鑰匙也放在沙灘上,絲毫不怕被別人偷走。我對其他任何事實都提不起興趣,除了大海…那能讓我忘卻一切的大海。

還沒等我走過去,一個聲音頓時讓我跌倒在地。

“哈羅你個家伙!”他為什麼要在此刻出現?!那人身材消瘦,打扮也OK,一眼看去很像Kinda學長,但看清楚臉之後也就不覺得像了。這家伙就是一小受,“最近怎麼樣,沒想著給我打電話對吧?”

這好聽的嗓音聽著挺煩的。我拿起手機和所有東西,打算回到車裡,然而…

“還好好地愛著是嗎?”他哀傷的聲音應該只有我能體會,我知道他到底悲從何起。總之,那讓我停下了腳步,轉頭直直地看向他的臉,“那就好,你經歷了這麼多,你們肯定能好好相守的。什麼…哦,我在華欣,來放松一下,最近工作很多,我也煩。沒有一個人待著,我和一個剛剛想自殺的瘋子在一起。你信嗎,我一來他就停下來了,然後也沒繼續,太好笑了。”

媽耶,這個家伙,誰說我要自殺的,我只是動作看起來像自殺而已!

放下電話,正好面對面…

“嗯,沒什麼,我掛電話了,你要照顧好自己,還有…額…你愛人。”

切~~~還努力掩蓋悲傷,真是可憐死了。

“看什麼,你想死就去死吧。”他漫不經心地對我說道,接著就在沙灘上坐了下來,望著正在慢慢沉入地平線的太陽。

我惱火地在他身邊坐下。“我沒想要自殺。”

“只是傷心,還沒到要自殺的程度啊,你的生活還會遇到比現在更多的變故,還在讀高中是嗎?因為校花心碎的吧。”

懷疑這家伙特麼應該是作家吧,信口編來的故事很像那麼一回事,真是一場愚蠢的表演。

“嗯,校花,很漂亮。”我和他再一次打趣道,“那你呢,為了什麼傷心,愛上自己朋友了吧。”

“臥槽,胡說八道,我想愛誰就愛誰。”

“就是你朋友對不對啊?”

“戀人朋友是不一樣的。”

“謔咦,你個壞人。”我立馬罵他。

“混蛋,誰能克制自己的心,要是一見鐘情,那就是對的人。”他拿他的手機包打我的頭,“好好說話,我可是比你大好幾歲的。”

“別開玩笑了,長得這麼小只。”

“我不小只,混蛋!”

“喜歡比你高的女生吧,哦,那怪不得了,要自信點啊你。”

“狗嘴亂噴什麼啊!”

“你也一樣狗嘴亂噴啊。”

“我可沒有罵你!”

“你這不是跟你朋友在電話裡罵我了嘛。”

“太沒禮貌了,偷聽別人講電話。”

“不關你事。”

我和他幾乎在面對面地互懟,瘋狂互噴。真是令人難以置信,長得這麼端正又漂亮的,脾氣居然還挺大,一直爭論不休。我也不相信他比我大好幾歲,因為他的臉長得真的很稚嫩。

“不敢相信,我要和像你這種想自殺的人一起看日落。”

“我說過我不是自殺~~~~~~~~~~~~~~!!”

“才不信呢,可那也不錯,好在我來了,正好趕上救下你,所以你現在欠我了。”

最後那可是他自己的想法…我隨便他了。

“要怎麼辦呢,這次可是欠下了命債,我覺得你要作出一個大大的補償。”

讓他一個人在這胡言亂語得了…

“假如我要讓你做一件最簡單的事呢,去買我的CD,明天會和寫真集一起發布。”

“誒?等,等一下,你是明星嗎?”我看向那張可愛的臉,難以置信。

“是歌手哦,自己去找名字就行了,明天發售。”

我沒想著要去買,因為我不信!

“我不信啊,都沒見過你這張臉。”現在天都快黑了,我嘗試拉近距離觀察他的臉,可那也看不太清楚,只知道長得可愛又童顏。

“唔咦…關我什麼事。”他起身站著,很沒禮貌地把沙子弄到了我的頭上,“我背著朋友來的,先走了,希望你會去買,謝謝。”

“誒咦,等等!”我起來追了上去,那個家伙已經跑遠了。

“愛情…也許不難找到,只要你敞開心扉!”他喊著,然後向我揮手以示告別。

“那你…叫什麼啊混蛋!!!!!!!!!!!!”我大聲問他。

“哦,我叫Tham!!”



THE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事竟成 的頭像
事竟成

INNOCENCE

事竟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