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茉莉 มะลิลา
Malila: The Farewell Flower
21462454_138101260138106_5706219811318494846_n

劇情簡介:(Cr. 金馬影展)
用竹籤串起茉莉花苞,折起芭蕉葉層層圍繞,再用細線將思慕緊緊繫上,這是泰國傳統的Baisri手工花籃,用來祭天、謝神,也用來祈求愛人平安。琵是製作Baisri 的花藝師,他與清曾經是一對不容於世的同志情侶,本來想拋下一切私奔,清卻在最後一刻選擇離去,甚至娶妻生女。多年後二人重逢,清已恢復單身,琵卻患上絕症。為了替琵祈福,清決定成為僧侶,展開修行之路,渡化一具具被遺棄林間的屍體,與兩人從未擁有的愛情。

泰國導演Anucha Boonyawatana延續《藍色時分》對同志議題的關切,透過花的美善與凋零,完美隱喻情感的得失,並大膽將觸角延伸至佛教哲學思想,處理死亡議題的同時也不迴避情慾。兩位泰國當紅明星Weir Sukollawat蘇格拉瓦卡那諾與O Anuchyd阿奴沏薩潘彭一改陽光型男形象,飾演千帆過盡再次相遇的戀人,情感真摯、絕美動人。


圖片出處:มะลิลา Malila The Farewell Flower臉書專頁


觀影隨筆:

21463093_138101803471385_3200818320383569812_n
本作以祈福花藝Baisri為題,Baisri能夠在人們遇到落魄失意/遇到困難時將吉祥的魂魄帶回,片中同時亦是琵Pich的精神支持;Baisri在泰國尤為常見且歷史悠久,既美好又能夠有祈福的意味,而導演卻看中了Baisri的『謙虛』之意,隨處可見卻無法長久,藉此來表示「世事無常」的道理。


21371262_138101706804728_5683562961969001510_n
Weir(飾演清Shane)這次演的是非常具有挑戰性的角色,和以往戲劇的陽光帥氣偶像形象截然不同,但在眼神及激情戲碼上可圈可點。

21462793_138101756804723_2533652746955664861_n
更遑論O哥(飾演琵Pich)在同志角色的駕輕就熟,在「我明天依然愛你」、「旗袍」以及「愛不到還是不能愛」中亮眼的苦情角色都非常經典,而兩人的情侶互動也從擁抱倚靠到大尺度激烈性愛場景把兩人的情感逐漸堆疊升溫。


21463196_138101846804714_3937272434897963095_n
電影中前半段,以極為明亮的色調,以Baisri伴隨著花藝師琵Pich跟花農清Shane的愛情;其實在片中隱約點出在兩人重逢前的感情並不順遂,在琵的母親被冠以女巫之名加害,最終琵悲憤離開家鄉去曼谷,但清卻沒有挽留便可見一斑;直到當琵癌末回來重逢時,進而重溫這段未完的感情。後半段則以暗調呈現,在琵死去之後,清仍出家為他積福,幽暗的森林與動盪的時局穿插其中,隨後在森林中出現的軍人屍體則呈現了生與死的強烈反差,來表達出苦難無常的感嘆。


photo_c6062fd8877f2bdc645a472c0fb04e64
導演Anucha Boonyawatana非常善用各種隱喻,其中顯著的清的女兒、蟒蛇、屍體、蒼蠅等均表示死亡總在不經意時,而軍人、無辜傷者則表達軍政當局的隱憂,後半更用了佛教出家和尚的超渡屍體,來隱申生命最後的模樣,其實也就不過如此罷了。當清能夠直視並超渡那具屍體時,也就暗示著他已經看透生死,不再為了琵的離去而遺憾,而或許琵也可以放下那樣的牽掛放心離去了;對比琵在離世之前製作了Baisri為了摯愛的清,而清唯一能做的也就只有出家為僧,去回報他們那最後的愛情;最後鬼的元素向來在泰國電影見怪不怪,輪迴觀念其實將生死置之度外,更像一種離不開斷不掉的意念,留在原地只因無法釋懷,當清能夠擁抱失去了靈魂的遺體後,在河中洗滌自己的軀體,便是結局。

在「藍色時分」中,生死善惡的核心搭配著詭譎的氣氛,然而這次的「告別茉莉」則以前段的生與後段的死,巧妙的扣著Baisri所傳達的世事無常,在清與琵的同性情愫下更顯寫實;我願為你編織Baisri祈福,同樣你也願意為我出家積德,珍惜這段所剩無幾的愛情,時候到了我離去,你也無須難過,畢竟我們愛過也足夠了不是?


感謝泰國商務處/聯想國際舉辦的觀影及餐敘:)
IMG-0543IMG-0545

然後今年能夠在餐敘Q&A上問到一個問題也是不枉此行了Q____Q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事竟成 的頭像
事竟成

INNOCENCE

事竟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