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生夢死 Thanatos, Drunk
12036892_617971834973102_3667103965832309477_n

劇情介紹:

老鼠(李鴻其)和酗酒的母親(呂雪鳳)住在台北郊區一間陋屋裡。
母親曾是南管劇團當家花旦,卻在劇團沒落後,黯然以當媽媽桑維生,並扶養他與哥哥(黃尚禾)長大。哥哥上禾品學兼優,在赴美念書後卻傳出為男友自殺未果,就在他黯然回到台北時,家中卻人事已非…。

母親不在了,家中多了位住客碩哥(鄭人碩),他是舞男,也是情場浪子。
老鼠對碩哥如大哥般尊崇,卻對自己哥哥嗤之以鼻。
上禾白天在電影公司工作,夜裡則到同志酒吧放浪形駭。他想藉肉慾、酒精麻痺創傷,卻情不自禁愛上了碩哥…。

在市場賣菜的老鼠,因為陪碩哥去趟高雄而闖了禍,卻不以為意。
他並不顧眾人嘲笑,愛上了不肯說話的援交女孩,總是費盡全力、只想博她一笑,甚至為了保護她鋌而走險…。

有人早失去了愛的勇氣,有人想重拾被愛的能力。當愛開始萌芽,揮之不去的暗黑過去,卻也找上了他們…。


腳色介紹:
12074519_620366788066940_8741031021898147507_n
呂雪鳳/母親 -"醉"字代表

呂雪鳳在《醉‧生夢死》飾演從南管劇團當家花旦淪為媽媽桑的一名母親,她褪去人生輝煌、獨立扶養兩個兒子成人,卻對遭丈夫遺棄難以釋懷,鎮日藉酒澆愁。
呂雪鳳在片中戲份前後包夾,是貫穿全片最重要角色,以其驚人的演技和聲音表情貫穿全戲。
那種母親對兒子過度的關愛與叨絮,最後竟形成巨大的壓力,逼著這個風波不斷的家庭,走向宿醉難醒的結局…。

12088333_620692304701055_6098228468583413559_n
李鴻其/弟弟老鼠 -"死"字代表

李鴻其在《醉‧生夢死》飾演在菜市場廝混的弟弟老鼠,代表的是「死」。
他的左肩刺了埃及死神阿努比斯,右肩則為「黑白無常」之一的台灣死神七爺。
他因緣際會愛上了人人嫌棄的援交女孩,受過創痛的她不肯開口說話,他於是使出渾身解數來取悅她,用愛融化她的心牆。
李鴻其片中對愛及復仇的呈現,雖都極端震撼,深情與暴力並存的特質卻讓人印象深刻。


11745772_596917077078578_41848224963123325_n
黃尚禾/哥哥上禾 -"夢"字代表

黃尚禾在《醉‧生夢死》飾演哥哥上禾,原本背負母親的期待留學美國,卻因為男友情變、自殺未果而返台。
總對人生充滿夢想的他,回台北後在電影公司任職。
他本想以肉慾、酒精麻醉情傷,卻意外又愛上了直男碩哥,愛情註定再度轟轟烈烈。

11011094_595756217194664_8004828646697565525_n
鄭人碩/舞男碩哥 -"生"字代表

《醉‧生夢死》是鄭人碩與導演張作驥第二次合作的劇情長片,因應張作驥的要求,鄭人碩將原已瘦身成功的身材,再度增胖10公斤,以符合片中的舞男碩哥角色。
同時兼具男孩與男人特質的他,在《醉‧生夢死》不僅讓女性恩客個個神魂顛倒,最後就連男人也都為他癡狂。
然而酷帥外表終究掩不住淒苦的心,碩哥慟失母親與心愛女友的悲傷,造成了他玩世不恭、浪擲生命的隨性態度,也讓任何愛上他的人,最後注定要以傷心收場…。

11811435_597428407027445_3107768701336516581_n
張寗/援交女孩 -"愛"字代表

楚楚動人的張甯,在《醉•生夢死》飾演一個不肯說話的援交女孩,總以迷濛水汪的大眼睛,無辜地望著這世界。
一場她與李鴻其爭相吸吮養樂多的熱戀畫面,她的眼神透著無上甜蜜;
而另一場她遭恩客虐待、求救於李鴻其的戲,當李趕來報仇、切下恩客「香蕉」時,她蠻不在乎的神情卻又令人心驚。

11214069_596555457114740_7866960141497865234_n
王靖婷/表姊大雄 -"恨"字代表

王靖婷在《醉‧生夢死》飾演深愛舞男碩哥的表姊大雄。她為碩哥傾己所有,卻真心換絕情,懷了身孕的她,竟也是最後一個知道真相的人。
當期待全數落空,絕望讓她由愛轉恨,終以最暴烈手段回送情人。




劇透跟心得:


11899908_608258879277731_8228160128233010057_n
開場的將進酒,
將母親的身世一語道破,
訴說著她自己的人生路途崎嶇不平,
隱藏著無盡的憂愁。

母親對老鼠跟上禾有偏頗嗎?
都是一樣壓的讓人喘不過氣的愛呀!

和哥哥的爭吵,過份關心又參雜著擔心讓他無法喘息只想逃離開家;
和弟弟的爭吵,碎念和比較,卻給了他失去了自信,以為母親只愛哥哥一人;
傳統家庭的思維,配上母親那整日買醉不得志的模樣,終究導致家庭的瓦解。

而最後母親也是為了一瓶酒,而讓她醉生夢死的這一路畫下了句點,
從高處墜下,就如同她年少受人疼愛,但卻一切像夢般短暫,
等到生子離婚後整日買醉,一個摔落,結束了她的人生。


11905406_607096082727344_8498623884245860357_n
上禾跟人碩

我覺得這段很有趣,
上禾是人們口中的天菜,
就算連老鼠跟表姊大雄都異口同聲的說出最喜歡的人非他莫屬,
可身為兄弟血緣關係跟性向不同,
兩人不約而同都把一種憧憬投影到碩哥身上。

大雄掌握了碩哥,
和他是情侶的關係,
可卻允許私下兩人可以有各自個尋歡,但面前卻連好朋友的親密接觸都不允許;
而老鼠則是奉碩哥為他的偶像,
把他想成曾經歷轟轟烈烈風雨的老大,
就這樣盲目的尊崇著他。

我看來就是內在眾人期望的裡,和現實真正的外,
就這樣恰恰好的在一起了,
兩人不斷在不經意中互相暗示著,
從第一次回來;街頭、酒吧、上禾公司裡的相遇,
無不一在解釋兩人互相吸引,
直到最後,當仁碩的一切在那一夜潰堤後,
故作堅強而築出來的謊言被戳破後,
那一聲怒吼幻化成自己最後無力的堅持,
接著他認同了這種情感,作為自己感情的宣洩,
比起對大雄,更加的用力激烈而直率,
而最後那一吻,
他才不用在假裝,為了他背負的「生」字...


11259508_607571149346504_5667553174719151799_n
老鼠跟援交妹

貫穿整齣戲的,可以說是老鼠的視角,
而裡面至始至終老鼠的裝瘋賣傻,
唯一在碰到援交妹(他沒有名字,只能這樣稱呼)後,才見識到他認真的一面;
而女方看似也只有老鼠在乎他,不會因為她的工作而唾棄她(相較於街上其他人)。

兩人可能合拍的原因就是家吧,
戲中援交妹居無定所,而老鼠也在母親死去、哥哥回臺後否定了家這個概念,
兩人就像浮萍般的相聚,
互相同情而產生情愫,
從後來出現的藍色洋裝(?)還有慢舞,
我們都可見母親的身影,也是對母親的依戀。


11873502_604840962952856_7378536394681090567_n
碩哥跟大雄

這一對前面有交代一些,
但最後重要應該是大雄像發瘋般的用開瓶器殺掉碩哥那段,
和老鼠最後為了援交妹有點雷同,
都顯示兩人那轟轟烈烈的感情,
可大雄是對自己,而老鼠是對援交妹...

向來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大雄,
終於在碩哥前女友的口中得知一切都是謊言,
此刻也伴隨著碩哥最後一絲防備的崩壞後幹了上禾,
這兩條線,交織出了碩哥的命運,走向死亡;
這一次的背棄,還背負著一個新生兒,
但她卻選擇手刃自己的男友,
而碩哥也無需再背負「生」這個字了。


從英翻來看,
Thanatos是死者的意思,
而裡面的四位主角,也都陸續在經歷這個「死」字,
母親最後昏昏沉沉如醉般的人生,
上禾在美國為了前男友的自殺,
仁碩被大雄用凶器刺殺,
而老鼠呢,用鐮刀殺死角頭老大後,到了河岸邊看到母親的幻影,
放走了螞蟻跟吳郭魚,結局可想而知。

沉重的是每個人就有曾醉過、夢過、生過,
無論多卑微、多悽慘、多無力、多慘淡,
但至少我們是生著的,直到死去,才會是一切的結束;
用這部的「醉生夢」,演到最後的「死」,
我是這麼認為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事竟成 的頭像
事竟成

INNOCENCE

事竟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