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568

Kudalakorn板
英版替代版LOVE SICK : The Chaotic Lives of Blue Shorts Guys

---------------------------------------

Ch.41
拜託這部份我超喜歡的,而且我很用心翻,
live音樂會的高潮,每首歌都可見作者用心,
我會補上連結,讓大家知道這部真的很棒:)

Ch.42
pun正式跟em分手。

Ch.43
小說裡的基婊正式上線,
然後終於提到修道院表演一事。

Ch. 44
大家期待很久的床上告白哈哈哈哈,
然後第一次寫這麼久舌頭的戲份(遮臉)


Ch. 45
修道院表演,
一樣好歌推薦哈哈哈:)))


作者:事竟成

---------------------------------------
Chapter 41 determined 決定的時刻

所有音樂社的伙伴依舊忙著在早上把LIVE音樂會準備好,
OHM跟我簡直忙翻了,還不是因為SAKDA主任早上安排了隨堂測驗,
讓我們完全沒辦法蹺課去準備;
當我們終於離開教室已經都已經十一點了,
只能用衝的,還搞得滿身大汗。

音響一直出問題,完全找不出原因,
我也只好轉而求助社團的修理工(嘿嘿)。

當每次出問題的時候,他們就被叫過來修理。
起先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去動手修音響(我怕被電到),
但接著我馬上就可以自己拆解開後仔細檢查每一條線路,
去找出馬的這音響到底又怎麼了,不過好像沒有什麼用處。

最後,螺絲起子跟版手就根本是我的賴以為生的工具(!?)

來吧,你壞一次,我就把你修好一次,儘管放馬過來!

就連OHM都開始對我畢恭畢敬起來,連他都發現我修到爐火純青,
連他說出問題的所在我都可以指出來,他光看就覺得累死了。


“半小時後他們就要上場了,十五分鐘內活動開始,
第一團跟第二團請先前往後台等待。”

我朝參賽者後台走了過去(手裡還拿著著螺絲起子跟板手),
在那我想有足夠的空間去容納眾人,這空間是臨時搭起來的,
我猜是因為每團都有各自的樂器要放在這裡。


我說完提醒的話後,轉過身去把參賽者名單釘在門上,
才不會忘記每一團的順序。

但因為我很匆忙,並沒有機會去察看有沒有面熟的人;
我必須馬上處理KNOTT學弟音控的音板的問題,
他現在遇到了些麻煩,而且我很怕要是我晚點過去的話他就會把音版弄壞了。

“NO!”
這聲音我認得,當我在張貼名單的時候,
有人在背後呼喚著我的名字;我連轉頭都不用就知道是誰了。

“EOEN怎麼了嗎?”

“你看起來很累的樣子?”
我正把名單釘在門上,確認它不會飛走,搥了幾次後才回他話,

“快累死了,我該走了,音控那邊的人還在等我呢。”

嗯…這樣會不會把話題結束的太忽然了嗎?

忽然冒出這個想法後,我轉過身看了EOEN一眼,
他果然一臉失望的表情。

那我該做些什麼呢?

我伸手過去輕拍他的背展示對他的加油打氣。

“加油囉,等不及看你在舞台上的表現了。”
一聽到這句話,他馬上展露笑顏。

我也對他投以微笑,然後轉身離開去檢查KNOTT那邊,
(他應該快發瘋了吧)

但現在我卻感覺好像有人在瞪著我一樣的,
我轉過頭去看後台休息室,
OAK哥(前音樂社長)的團正對著我咧嘴而笑著,我很快點點頭打個招呼;
他們團名非常符合自身,個個優異到不行,
就叫ALL STAR,整團裡面有些都是社團裡面最好的樂手,
叫我不給他們高分都不行了,不是嗎?
他們團無疑是最有冠軍相的。

我跟OAK哥的團打聲招呼後,回過頭去看了後台,
(團名:MAFIA)黑手黨的成員正坐在一起,
而PUN也正在跟他朋友閒聊著,他看起來聊的很開,
甚至沒有注意到我進來了,而我眼卻對上了FI的目光。

我用手示意FI是否能夠讓PUN注意到我,
他馬上就用手肘輕推著PUN讓他轉過頭來朝我這邊看,
看到我站在那邊一臉驚訝的樣子。

真好笑,我站在這裡都不知道都多久了。

一看到我他馬上眉開眼笑,我偷偷挑起眉來,
並用手勢對他比了個勝利手勢。
(我可不能太招搖,不然大家都會說我再偏袒他。)

啊…我好像在這裡待太久了,不知道KNOTT是不是已經放棄了。

我用唇語祝他好運然後就馬上轉身離開了。

***

KNOTT在我們處理最後一塊音版之後,他終於有能力自己去修理了。
(實際上是ART也在幫他,只是要很謹慎,畢竟這些器材都很貴)

現在是時候我回到評審桌上了,我還是帶著無限對講機,
而螺絲起子跟板手也還在身上,沒辦法為了避免音箱又壞了。
(要是你是社長的話,你就得忍受這些大大小小的事情啊)

比賽在校長演講後才開始(不曉得是誰邀請他的呀?),
然後接著是社團指導老師,最後我也(簡短的)說了幾句話,
然後表演就揭開序幕了。

現在只剩下十五個團,不多也不少,
我邊看邊發現到少數幾個團是低年級報名的,PER就在裡面,
我還看到了MAWIN學弟正坐離他有點距離的看台上,我想他們又吵架了;
繼續翻下去,我也注意到MICK學弟在某一團裡面,
他跟其他高一的夥伴一起,害我又想去酸一下OHM這件事情了。

“哦…我想這團應該會得到難以置信的高分。”
我用手指著MICK學弟的團名給他看,
想當然爾,OHM才不會承認呢。

“FILM又沒來評分。”

嗷,也是啦!就繼續裝下去呀,這傢伙真讓我不爽。

我不耐煩地搖搖頭,完全沒有發現接下來矛頭就指向我了。

“你還好意思說,你是要當酷兒還是黑手黨的死忠粉絲?
誰叫你是萬人迷先生。”

夠了。
我轉過頭去目光射出使壞的眼神,

“你真好笑耶!當然是黑手黨囉!哈哈哈哈!”

我順著OHM的玩笑話說下去,而OHM馬上用力打了我頭。

“我就知道,現在可是場大混戰呀!”
現在OHM正用手臂鎖著我的頭。

啊啊啊啊啊啊!我快窒息啦,操!

“我—我—我開玩笑的啦!快放手啦啦啦!”
我在OHM的鎖喉技下奮力掙扎,還聽到他很樂的大笑著。

下次,加倍奉還!

要不是馬上就要開始表演,我才不會放過你呢;
主持人(KIM學跟KEN自願幫忙)現正介紹第一團,
所以我們現在要準備做好評分的準備並專注在他們的演出上。


不久後,已經到了第四團在表演了,
第三團還碰到了器材出問題,吉他的回音充斥在整個體育館裡,
(我本來差點就要睡著,還因此被嚇醒,我想他們是故意的。)
那麼是誰要修呢,用膝蓋想就知道只有一個人選—NO

我都在想我是不是可以拿一個特殊貢獻獎了?
(最佳修理器材獎www)

最後並不是電源的問題,而是吉他手把搞錯調了,
(你可以自行調KEY,但如果錯頻了,
那麼音箱跟麥克風就會驚聲尖叫給你聽。)

結果搞得我徒勞無功!葛來芬多扣十分!


到了第十五團我已經要昏睡過去了,這是EOEN的團,
我現在盡量讓稍微意識清醒,
但只是因為OHM現在用力一直踩在我的腳上。

你這混蛋啊,要是髒了的話你可要賠雙新鞋給我。

我滿臉不爽的瞪著他,然後翻到了酷兒天團那一頁打分數,
決賽這裡,每一團都可以在十五分鐘的限制內表演至多三首歌,
假如他們自己的樂器了,他們就得馬上弄好;
(除非是我們社團提供的樂器設備,那可以暫停不算時間)

EOEN的團(還有其他酷兒天團的伙伴)很快就架好器材,
完全沒有浪費半點時間,觀眾底下還傳來很大聲的歡呼聲,
大多數是低年級的啦啦隊,聲音很洪亮。

酷兒天團試著要博取評分裁判的好印象,
第一首歌就表演DEFRONE的7 WORDS;


這可是OHM最喜歡的團呢(真是很敢)

當EOEN開始唱那段”fuck、fuck、fuck”的部分時,
我立馬看到BROTHER扳著一張臉,
(然後他接著用麥克風大吼出「fuck up」時,搞得我很緊張,馬的!)

總之呢,目前都進行得很順利,
完全是讓這些屁孩來洩悶的啊,哈哈哈。
老實說啦,我很喜歡這首歌是因為他的拍子跟節奏,
這種貝斯下很重的都很合我口味(之所以我彈大提琴);
我想我應該會因為選歌的部分幫他們加分吧(噓,別跟別人說)。

下一首接著是THE SMASHINGPUMPKINS(非凡人物)的ZERO這首歌,


他們到底多想奉承OHM啊?

這人無疑都已經完全陷入搖滾的狀態了,甚至還轉過來對我吹口哨,
“EOEN表現也很好,你也這麼覺得吧,
雖然他沒有PHUN這麼夯,但他應該也滿可口的。”

他也太容易動搖了吧!

我乏味地搖搖頭,懶得跟他辯,我隨著EOEN的歌聲搖擺著,
鼓的拍子下的很準,而旋律也非常流暢,
我並不想偏袒任何人,但他們的確會得高分,
缺點就是EOEN的聲線不像團長BILLY哥那樣討人厭,
我覺得他聲音太乾淨太溫和了,不是很適合BAKERY MUSIC那樣的歌。(哈…)
說到這個…就算不是BAKERY MUSIC的,也是類似的。

我抬起頭往舞台上看,聽著熟悉的吉他和弦,
跟他剛剛彈的那首搖滾是一種完全不同的感受,
EOEN瞬間朝我燦笑,然後用他低沈的嗓音介紹這首歌。

“我一直練著這首歌,因為當我知道我已經心碎而沒有希望了。”

好吧,然後呢。

每個人聽到都笑了出來,但我只能乾笑著,而OHM踢著我的小腿。
(你應該知道這很痛吧?)

EOEN看著我然後露出他的招牌酒窩說著,
“我還是希望你能夠再考慮一次。”


“可能只是場夢,我們兩人愛上彼此的那天還會到來嗎?

所以我想問,
你是怎麼知道我對你做的事情?
你知道嗎?

那樣出於忽然,
就像你跟我說的樣子,
當你說出口你沒辦法再給我更多了,
我只想問,是否能在給我一個機會,
不要退卻。

想想吧,
我為你做的那些事情,
不需要害怕你的內心,
而且我不是唯一,
試著把心敞開然後接受我吧,
這有可能嗎?

你是怎麼知道我對你做的事情?
你知道嗎?

那樣出於忽然,
就像你跟我說的樣子,
當你說出口你沒辦法再給我更多了,
我只想問,是否能在給我一個機會,
不要退卻。

想想吧,
我為你做的那些事情,
不需要害怕你的內心,
而且我不是唯一,
試著把心敞開然後接受我吧,

這有可能嗎?”

嗯…渾球OHM一直踢我,
恩…到底什麼時候EOEN才能停下對我的注視?
(而也我現在也該回注視他嗎)

嗯…現在到底是該怎樣啦?
我都不知道要怎樣罵他們了。

最後,旋律結束了,我傻傻地對著有著燦爛笑顏的主唱笑著,
接著他走下舞台,OHM忽然大吼道。

“就在體育館裡面,你真是好敢阿!”
真好笑,這人還好沒提到我的名字,沒人像你那麼多管閒事的。

我搖搖頭然後寫下EOEN這團的分數,
讓我看看…第三首歌表現很好,而前兩首歌還好,
(我就說吧,EOEN的聲線適合這種情歌)

這編排有點雜亂,不幸的他們把龐克放在搖滾前,然後是抒情搖滾,
這樣是很難保持流暢的,我需要扣些份數,我想他會懂得。


接在EOEN的下一團是七矮人,看到了名單讓我暗自竊笑著,
這是MICK學弟的團。

不過呢,OHM卻十分冷靜,他轉著筆然後眼神看著桌上的表格,
他完全不看MICK學弟,但這孩子卻一直望著他,
好像想要從他那邊獲得一些鼓舞的樣子。

現在換我來鬧你了,我伸出腳來踢在他的腿上問著,
“輪到你家那隻了,他看來很緊張的樣子,怎麼那麼可愛啊?”

“你最好注意一點,不然FILM會踢爆你的卡稱的。”
他不以為然的表示,然後前奏開始了,我們便停下來先看表演。

MICK學弟那團走的是流行舞音樂,所以他們都吹著木管樂器,
而MICK學弟吹著法國號(很驚訝OHM的確是個好老師,他把學弟教的很好),
而其他人也是吹著樂器,然後觀眾傳來了些鬧轟轟的聲音。
(他實在太可愛了,說真的。)

他們在我這裡得到了些額外加分,因為我平常都聽這種類型的音樂。

我隨著節奏抖著腳,結果OHM居然踢我,
我猜可能他覺得我抖的太超過了。

“好啦,難道你不喜歡嗎?”
什麼鬼?這人現在是在嫉妒嗎?

我沒多注意就忽略了他,專注評著分數,
接著我注意到OHM對著那孩子一直笑著,
每次他們眼神交會時,MICK學弟都會害羞到吹錯,怎麼可以那麼可愛!
(我這朋友這樣做真的好嗎?)

MICK這團表演完後,
(他們正離開舞台,而OHM卻散發出寂寞感,你居然還敢否認這一切?!)


另一團正在舞台上表演,PER正彈著吉他(還自彈自唱呢),
但他們好像是獨立製作的,所以這首歌我並沒有聽過;
當PER在唱的時候,他一直盯著MAWIN看,
這可憐的孩子卻開始哭了,
(我不知道是他太感動還是因為他第一小節就唱錯了。)
這足夠讓我們談論好幾天了。

嘿嘿嘿,要是在我面前不承認的話,你知道下場會如何。


而換ALL STAR這團了,他們都是萬中選一的高手啊;
OAK哥在表演每一首歌的時候都會換人,
(他們到底從哪找來那麼多人的啊?)

每一首歌都重新編過曲,
這場不是樂浪音樂獎,老天!
每一部份都只能給他們滿分30分了,
我還想要給到80分了,但礙於規則限制我只能給滿分。


最後終於迎來了倒數第二團,我還是有點頭暈目眩的,
於是我趁著這個暫停的空檔用吸管喝了口NGOI才剛幫我裝的水。
但當我抬起頭來看的時候,看到的是PUN他們正在舞臺上架設器材。

他瞬間露出了很淺很淺的笑容,
然後又回過頭去調著吉他的音,就沒有再看向我了。

他們表演的第一首歌是Street Funk Rollers的เพราะเราคือคน(正因我們為人)


看起來這一團又要巴結我了,
我有點驚訝這團居然選了這首歌用木管樂器來表演;
但接著我懂他們的意圖了,
他們團還挑了MUM學弟跟他在音樂社的朋友們一同演出。
(誰准你們這麼做的啊?)

我喜歡PUN彈吉他的時候總是會配合著貝斯的聲音,
鼓有點太大聲了,但效果很不錯,他們給了這首歌重新詮釋了一番,
噢,屎定了,大家要是知道我給這團很高分會不會集合起來譙我太偏心。

接下來這首...是什麼歌?
哦是Kai-Jo Brothers的Tuk Tuk Breakdown


什麼時候這團開始玩雷鬼搖滾的?也太逗了吧。
每個人現在都隨著音樂搖擺了起來,
甚至連OHM都站起來跳著舞,他還試著要把我拉起來跟他一起跳呢,
不過沒門!我還是有點羞恥心的好不!

pun看到台下這些人怪異的舞姿後會心地笑著(除了天使幫外沒有別人了),
然後我有點感覺他今天看起來特別帥。
我想知道為什麼我會有這種感覺,也許是因為他昨天太過嚴肅了,
而今天有特別打扮過?還是他帶了假面具?還是他有化妝?
他今天看起來真的很神清氣爽,或者只是我想太多了,
也許是舞台上的橘色的燈光吧;
而最好笑的地方是當fi在吹khene(竹口琴)的時候。

啊哈哈哈他倒底是怎會吹這個樂器的呀?
完全顛覆了我對學生會會長的印象,
你快承認你其實是專精mor lan的吧(東北鄉村民謠),哈哈哈。

這兩首歌結束後,觀眾們都有點累壞了,
我開始覺得他們根本想表演而不是要來得獎的,
他們的選歌都比較冷門些,雖然有點亂但很有趣,
技巧雖然不是很好但分數都有三十分以上,
ohm現在正氣喘呼呼,他們真的很驚人能做到這樣。

我等不及看他們在Tuk Tuk Breakdown後面的那一首歌了,
可是接下來,所有吹木管樂的孩子們都排程一列下臺了,
現在台上只剩四個人,fi走上去拿著麥克風開始說著,

"現在party已經剛結束了,
因為我們團裡的醜哥忽然想要來唱首歌。"

有人大吼,
"那不就是你嗎?"
大家聽到這句後笑到快翻掉。

我看到fi幾乎要豎起中指了,但是還好他即時克制了下來,
他轉過去朝brother面露尷尬的笑容然後繼續說下去,
"你們都猜錯了,看來你們眼睛都要去洗一洗了;
所以pun,你最好好好表現,要是在這裡被扣分的話,我會砍死你的。"

fi對著觀眾說完後,然後轉身朝著他們的吉他手說了這句話。
pun換成了他一直攜帶的那個木吉他,然後他拖了張長凳坐了上去,
只是淺淺著笑著然後不發一語。

"現在就把舞台交給你吧。"
fi做完結論後便下台去了,pun現在正坐在舞台中央,
眾人的目光完全集中在他的身上,
喧鬧的觀眾們逐漸平靜下來,然後一陣寂靜,
顯得pun現在非常專心似的。

木吉他演奏出悅耳的音符,讓我完全無法移開自己的視線,
就連ohm一直用腳輕推著我也無法讓我分心。
pun抬起頭來看著我,然後尷尬的笑著,然後就開始唱起歌來。
ฉันดีใจที่มีเธอ 有你真好 - white


“世界是如此錯綜複雜,
我們努力在世,
雖有疑惑,雖有疲憊,雖有厭倦。

世界雖然充滿苦惱,
而一直存在我們的生活裡,
有時候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去克服。

但是日子總是會過的,而經歷越多,
就越讓我理解這一切。

很高興我的生活有你相伴,
有幸遇見你,
只有你能帶給我勇氣,
每分每秒。

很高興我的生活有你相伴,
無論我遇到什麼挫折,
你都能讓我安心,
因為我知道你會常伴在我左右。

無論路上多少荊棘,
無論多少猜忌與爭吵,
從過去到現在,我都要跟你走下去。

雖然過程會遇到苦痛,
可我絕不逃避,
就算不知道明天要遭遇什麼。
但是日子總是會過的,而經歷越多,
就越讓我理解這一切。

很高興我的生活有你相伴,
有幸遇見你,
只有你能帶給我勇氣,
每分每秒。

很高興我的生活有你相伴,
無論我遇到什麼挫折,
都能夠迎刃而解,
因為我知道你會常伴在我左右。*2(重複)

你總能讓我安心,
因為我知道你會…常伴在我左右…”

當最後一個音符結束後,
如雷的掌聲充斥著整個體育館,
就連評審台都站起來對PUN用力鼓掌,
我注意到他正拭去臉上的淚水,
跟其他人一樣,而我也是。

老實說PUN並沒有很好的歌喉(還走音了幾次),
他唱的沒有特別好,又能夠向EOEN有那樣悅耳的歌聲,
PUN也沒有像高年級或他朋友那樣特別展示吉他的技巧。

但是他真摯的情感卻透過歌聲感染了大家,
這讓我瞭解到,能夠讓他獻唱這首歌的人肯定是世界上最幸運的人了。

“PUN大獲全勝,哥們。”
OHM邊說依舊用力鼓掌,看到我笑中帶淚的樣子,
打趣地就像對著愛哭包一樣輕推著我的頭。

EOEN一樣也在體育館的另一頭鼓著掌,
他露出笑容好像想要跟我說些什麼似的,
但不管他要跟我說什麼,我只是用微笑回應著他。

***

而LIVE音樂會的結果完全不意外,
預料中的第一名就是OAK學長的ALL STAR奪冠;
亞軍則是另一個學長團;第三名是EOEN他們那團。
(我很確定他們從OHM身上賺了很多分)

沒人對這個結果有異議,而大家也無疑的享受這一切,
我正開心得恭賀這些得獎的團們:)

PUN團雖然沒前三,但他們早就贏得觀眾的芳心,
快歌相當有趣,而抒情感動人心;沒人反對他們是最受歡迎賞。

雖然沒有另外的獎盃跟獎牌(只有一包搞笑的餅乾,哈哈哈),
但PUN燦爛無比的笑容卻已經深深印在我的眼裡。

在這之後,很多音樂社的伙伴們都留下來幫忙善後,
有的有參加比賽,有的則是沒參加卻特地過來;
(哼,我們在場佈時還沒那麼多人呢!)
沒多久我們就把場地清空並收拾好了。

“真的很感謝大家。”
我對著所有高年級、朋友們、還有低年級的致謝大家的努力,
每個人都幫了大忙,那怕少了一位,我們就要更晚才能收完呢。

我還注意到MAWIN學弟正坐在附近等著PER一起回家。
(而且PER一直盯著觀眾席看,明顯到不行;我想他還是有在注意吧。)

OHM跟MICK學弟也正搬著東西,看起來很可愛;
雖然我現在正被FILM瘋狂抱怨著千防萬防家賊難防啊。
(OHM才不是刁著鮮魚的貓呢,他是隻下流的獅子才對哈哈哈。)

而PUN正幫我其他那群朋友弄音控版的事情,
KNOTT看起來一點驕傲的樣子,
誰叫他已經能夠不需要ART的幫忙獨自處理這事了,
(不過其實混蛋ART只是偷懶再看漫畫罷了)

我為此感到開心,因為我終於找一個新的音控師了;
不久候,我們彼此道別然後各自回家。


我跟朋友們招手道別,然後跟著PUN一起離開學校;
天已經黑了,還有點冷,但有PUN在我身邊,
我便覺得沒有像自己獨自一個人走那麼冷了。

“話說,你唱的還真好啊,哈哈哈。”
現在換我要揶揄一下他了,他臉馬上轉紅,
我想他一下台肯定大家都狂取笑他呢。

“別提了,我知道我唱的有夠爛的啦啦啦!”
他現在像個小朋友一樣焦躁不安著。

哈哈哈,這太好笑了。
我都還沒開始損你耶。

看到他這樣沒自信的模樣,害我笑的更開了,
看來我可以笑他笑好一陣子了。

“我沒說你表現不好耶,而且我很喜歡…”
我邊說但卻覺得這樣講很怪,
就好像我正試著跟PUN暗示些什麼?
啊我不知道啦,
我只知道我現在說了這些話後讓我不知道該怎麼去面對他。

“真的嗎?你喜歡嗎?”

“嗯…”

“你確定…?”

“對啦啦啦!”

我都講過了還一直問!
看到你在舞台上的時候我都情不自禁的一直笑著你不知道嗎。

然後兩人一陣靜默,只剩車子駛過的喧囂聲,
我低著頭然後緩慢地向前走,
忽然間,我手感到一陣暖意。

我轉過去看著PUN,他只是淡淡地對我笑著,
然後又把注意力轉移到大街上,
我們緩緩握著手,什麼都沒有說,這好像是我們第一次這樣做。

“NO…”
PUN低喚著我的名字,我回過神來,他停下來轉身面對我。
他的目光依舊注視著我,就好像打算說些非常重要的事情。

我看著PUN深深吸一口氣後,然後握住我的手抓的更緊了,
費力的挪動著嘴唇然後吐出這些字句來。
“我已經準備好了…去面對事實…一切的事情。”

PUN把我幾乎要忘記的那些事情又提出來了。

他的目光很凝重,完全不像平常那樣溫柔。
“NO,當我需要的時候,你會一直都在對吧?”

當然,不論發生什麼事情,我會永遠會站在你—PUN這邊的。

“我會陪著你的。”




-------------------------------------------------

Chapter 42 whereever you are無論你在哪

LIVE音樂會結束的幾天後,PUN跟我約了GOLF一起碰面,
時間是星期六晚上十一點半,
我們兩個正在Ratchaprasong的麥當勞裡面喝著咖啡等著GOLF呢。

儘管現在時間已經不早了,主要的街道卻還是充斥著繁忙的人們,
人群們匆忙的經過彼此而完全沒有停下來的跡象,
但坐在我對面的人卻非常安靜,就好像他根本是自己一個人來似的。

我喝了幾口咖啡,努力去瞭解他現在的心情,
誰叫他現在是那個表情,打從一進來他根本就沒有笑過一次,
我試著逗他笑,講一些沒用的玩笑話,還講了一些我朋友的糗事,
雖然他笑了一下,卻好像只是在應付我般。

我猜他可能是像這樣需要點時間獨處來思考吧。

看到這樣,我也只好陪著他沈默著,
隨著播出的音樂進入出神狀態,
終於在午夜時分,GOLF來了。

“歹勢啦我遲到了!我約會拖的太久了,嘿PUN。”
GOLF人未到聲先到;
我對他揮揮手後又喝了口咖啡,
剛來的這位坐在我旁邊然後看著他的手錶。

“要走了嗎?去ARI碰面,我們可以搭電車,還可以趕得上最後一班。”
他邊說邊起身招呼著我們趕快起身,
我抬起手來示意先讓我把這杯咖啡喝完再說,然後才急急忙忙的跟上他們。

“ARI?那是個酒吧嗎?”
因為我不知道那附近有任何酒吧,於是我這樣問著。
(我還沒去過那種夜店呢,嘿嘿)

但GOLF卻搖頭說,
“不,是在公寓…”

他說完後才轉過去看了PUN一眼。

“你真的確定你已經準備好接受一切了?”

我感覺到他眼中散發些許的猶豫,但隨後他便轉成出個自信的笑容,
這跟我那天跟他說的時候的笑容是一樣的。

“沒錯…要是你這樣做不麻煩的話。”

***

我們搭上了最後一班往ARI電車,
GOLF看了手錶後,發現已經接近午夜時分了,
他轉過身說道:
“到達後,我們有可能要等到凌晨一點哦。”

PUN跟我決定在一個附近的露天啤酒吧等著,
GOLF說他打要去打通電話而離開了,
PUN還是沈默著。

“要喝啤酒嗎?”
既然我們都來了,總是要喝一點的吧,
PUN硬擠出個笑容來,卻沒有多說什麼。

“麻煩來一壺。”
我就當作他同意了(嘿),
我只叫了一點點而已,我今晚可沒興趣再度喝醉阿,
我把單子交給了一個長的還好的酒促小姐,
(不知道她怎麼可以當的?)
但她有巨乳(這就是原因吧),走來走去到處接單。

我滿是憂鬱的從女人的背影移開我的目光,看到PUN還是一樣在沈思著,
害我不禁也開始專心地看著他,
他雙唇一直噘著,就好像他現在心情很沈重般;
看到他這樣,害我也覺得心情低落了起來,
要是PUN受傷了,我也會心痛啊。

“PUN…”
我叫著他的名字,他看著我,
然後我伸手過去輕輕握著他冰冷的雙手。

“別擔心…我會在這裡陪你。”

這是今天第一次終於看到他真正的笑容,明亮的眼神透露出來的笑意,
他也緊緊地握著我的手。

“謝謝你。”

我們喝著啤酒等到一點後,GOLF終於回來跟我們說時候到了,
PUN跟我一樣看起來全神戒備著。

“已經到這個地步了…就沒辦法回頭了哦,哥們。”
GOLF對著臉前面無血色的人說道,
PUN有點躊躇的踏出了那一步,他轉過來看著正輕拍他背的GOLF。

“天涯何處無芳草。”
GOLF說完然後就引著我們兩人進入不遠的一條街裡,
有一個很隱密的公寓,
還有警衛正盯著朝向大門口的我們看著。

“有何貴幹?”

“AEK有跟你們說他朋友要過來嗎?”
GOLF完全無懼地跟著警衛說著,我有點擔心,
因為我不知道AEK是何許人也。

“AEK少爺的朋友啊,請進。”

真的有效耶。

警衛們瞬間從凌厲的眼光轉成謙遜有禮的態度,
他衝進電梯並幫我們按好按鈕,
GOLF壓了17樓的按鈕後,就在我們都走進電梯裡後,接著一片寂靜。

“我們最好在AEK改變心意前趕到;
不然一切都毀了。”
GOLF邊碎碎念然後一直按著17樓的按鈕,
好像這樣會比較快,讓我們一下子就到了。

但一點屁用都沒有,別鬧了。

看他這樣我竊笑著,然後看了PUN一眼,
他一副好像完全置身事外的感覺。

我決定拉起他冰冷的手緊緊握著,
手的主人嚇了一跳,轉過頭來看我,看到了我給他的笑容。

我露出燦爛的笑容,想要再次證明我對他全心的支持,
PUN也笑著回應我;
然後電梯門開了,我們三人一起走出去。

我們三人的腳步聲在大廳裡面迴盪,
我們終於抵達GOLF說他朋友開的房間,此刻在門口停了下來。

GOLF看著PUN,覺得有點不自在,
“你無法回頭了,你真的確定你已經準備就緒了嗎?”

GOLF很嚴肅地問著他,看到PUN這樣一點自信都沒有的模樣。

我拍拍PUN的背,
害怕這一切都對他是無法負荷的,也怕一瞬間會壓垮他。
“我們可以改天,要是你真的沒有心理準備的話。”

可是PUN只是輕拍了我的手。

“今晚就讓一切結束吧,我準備好了,GOLF。”

GOLF緩緩點著頭然後大力吸口氣後,很快拿出手機,
我們聽到電話另一頭的人接起來的聲音了。

“我已經到門口了,現在可以先暫停一下,老哥。”
GOLF惱人地對著手機說著,

我不知道怎麼去想像這一切,
但我可以清楚的聽到門裡面傳來的騷動聲,
然後過了一回後,一個跟我們年紀相仿的男子打開門走了出來。

“真是剛好,老兄!我差點就堅持不下去了!”

這就是AEK?

腰部只圍條毛巾的AEK一直不停的對GOLF發牢騷。

“你最好直接進去臥室,我要先用浴室,我都快受不了了。”

這個叫AEK的人對著PUN這樣說,
便衝進浴室裡用力關上門了;留下我們三人一臉困惑。

然而卻留下GOLF在那竊笑著說:
“至少呢,他決定等我們到再說,至少他有照著計畫;
對了,我們兩個就不進去了,所以你就好好加油吧。”

GOLF從外套裡面伸出手來拍拍PUN的肩頭,展現他在心裡的支持,
此刻我卻還是再站那裡看著他。

我知道是什麼在這間房裡等著PUN去面對,
我知道他現在是什麼感受,
而我不知道的卻是,
PUN到底有沒有力量去承受這一切的一切。

PUN對我硬擠出個最後的笑容,眼睛卻很空洞的說了這句,
“馬上回來,等我一回就好。”

說完這些話門就關上了,
我一點都不想知道房裡發生了什麼事情,
就再聽到EM的驚呼聲,讓我再也承受不住軟腳了。

對…不會太久的。
…很快一切都會結束的。

***

GOLF跟我回到樓下的大廳後,我們坐在沙發上等著,
沒有人說話,好像他也很擔心PUN一樣,
身為他的朋友,當你感到不愉快的時候,他總是會逗你開心,
他總會想讓你開心點,然而今晚卻不是這樣,
我們坐在沙發上,GOLF卻仰天長歎然後靜靜等待。

時間過的很慢,讓我度日如年,
GOLF坐不下去的時候,便旋轉他的座椅,或是跑去看看電梯;
最後他終於受不了,問我要不要買些東西,他想去7-11散散心。

我只是搖著頭,主要是因為我現在沒心情去想著要吃什麼東西,
我知道GOLF其實也不是餓了,他只是想要出去走走消磨時間罷了;
我也有點想這樣做,但我現在有點沒力氣去走動,
我只好跟GOLF說我留在這裡等PUN,以防他回來找我,至少可以在樓下找到我。

時間流逝,我卻沒有勇氣去看到底過了多久,
甚至不知道自從我們下樓後現在已經幾點了。

GOLF已經從便利商店回來了,手上還提著一個塑膠袋,
裡面裝著兩罐咖啡還有一些吃的洋芋片。

“已經…過了很久了,我想他們應該已經把事情說開了吧。”

GOLF說著然後遞過一罐咖啡給我,我不是很想喝但我還是吸了一口,
反正我現在也不知道該做些什麼,
我朋友身上傳來淡淡的煙味,我想他應該中間有去哈跟煙,
我看著袋裡的巧克力、口香糖還有幾包洋芋片,
他買了這些東西,跟我說著這些可以在你壓力很大的時候有所幫助。

..
..

GOLF跟我不久就把咖啡跟這些剩下的零食嗑完了,
我們亂翻著那疊雜誌,
GOLF他居然還開始跟警衛聊開了,
但無論他怎樣殺時間,
就完全沒有PUN PHUMIPAT會從電梯裡出現的感覺,
最後,我決定看一下手錶到底幾點了,
天阿已經凌晨兩點了,
我不禁想知道他們到底為什麼可以花這麼長的時間啊。

“GOLF,已經兩點了,他還沒有回來耶。”
我有點不耐煩地轉過頭去跟GOLF說著,
他似乎也有點煩躁,和我一樣。

“我們該上去看看嗎?”
我問著他,但他只是吐了口長長的氣,

“不用,就讓他們這樣吧,他們在一起也好幾年的,
沒有辦法一上去就把感情事釐清,然後什麼都沒有留念的離開,是不是?”
GOLF說的是很有道理,但…

他可能感覺到我背負沈重的緊張感,他用力捏著我的肩膀,
“就相信他吧,老哥,他那麼聰明。”

“是沒錯啦…”

叮咚!

電梯聲忽然響起,我跟GOLF馬上轉過頭去看,
當我看到PUN高挑的身影緩緩走出電梯門口時,我的心碰碰地狂跳著,
我倆推著彼此走向PUN那。

“有人可享受了甜蜜時光呢。”
GOLF調侃著他,想讓他放鬆點,
但我知道他只是不知道該怎麼說出口罷了,
我沒有開口去問,PUN眼眶泛紅,就好像他剛剛那幾個小時都在哭似的,
看到他這樣,我實在無法鼓起勇氣去問這件事情啊。

他那橘色的雙唇試著想要說些什麼,但卻一直開不了口,
PUN比起剛才已經沒有辦法故做堅強的笑著。

“是啊…很抱歉。”

“你餓不餓,PUN?”
離開時我問著他這句話,
我希望一些好吃的食物或許會讓我這位朋友覺得好些,
儘管微乎其微也沒關係,但是…

“不用了,我應該先回家。”
看起來現在找PUN去其他地方或是跟他說說話都不是個好主意。

GOLF跟我看著彼此。

“那我先離開囉,好好照顧自己啊。”
GOLF拍拍PUN的背,然後招了台計程車,
PUN轉過身去揮手說著,
“謝謝你…”

GOLF看著PUN的臉,試著給他一個打氣的眼神,
他深吸一口氣然後捏著他的寬闊的肩膀,想把些元氣分給他後,
便上計程車離去了。

PUN看著逐漸遠去的小黃,然後轉過來對我硬擠出個笑容;
我們招到一台藍色計程車,我先讓PUN進去然後才換我。
“司機,麻煩到THONG LO,我先帶你回家好不好?”
PUN只是點點頭,目光集中在街道上,
已經凌晨三點鐘,PHAHONYOTHIN路上跟PUN一樣鴉雀無聲,
他雖然看著外面,但卻分著神。

車內只有廣播的聲音,我一直看著PUN,
他一直失神著,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怎麼了。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伸手過去輕握著他的手,然後我感覺到他也握緊了我的手。

藍色計程車已經停在PHUMIPAT大宅邸門前,現在已經是凌晨三點鐘,
只剩下我常走的門前那盞燈還亮著。

“都解決了是嗎?”
我問他而PUN只是緩緩點點頭回應著。

“那好,那麼我明—”
但我話還沒說完,PUN卻用雙臂用力的把我抱著,把我擁入他的懷裡,
這舉動讓我從昏昏欲睡中驚醒,他抱我的力道之大,
就好像我是他今生最後的依靠了。

PUN抱著我好久,我安撫著他拍著他的背,
眼角看到司機,覺得有點忽略他了,
但他只是在後照鏡微笑以對,這司機人真是太好了,
他似乎不介意我們這樣,
那我也不用急著去阻止PUN了。

“你還好嗎?還是要去我家過夜?”
過了好久好久之後我決定還是這樣問了,
聽到他吸鼻子的聲音跟肩膀上的潮濕感,我知道他現在怎麼了。

“NO…”
PUN叫了我的名字,我又輕拍他的背讓他知道我有在聽他說話。

“我跟EM分手了…”
這些話讓我嚇到了,儘管知道EM不是個好東西,
而事情還是不可避免的成了這樣,
我在這方面還是幫不上忙的,因為PUN還是很難把這段數年的感情處理好。


那晚PUN跟我說他有多愛EM時…我都還記得清清楚楚。
那晚PUN跟我說他多希望能夠讓她開心…這些話語猶言在耳。

我從來沒想過,在那之後會有這麼一晚,讓他知道全部都是騙局,
這晚我朋友對這女人的好感全都轉眼消逝。

“嘿,沒關係的好嗎,你高富帥耶,你一定可以找到一個更好的!”
我硬著頭皮說笑話逗著他,儘管我現在腦子裡完全一片空白,
我只希望PUN能夠稍微打起精神,那怕一點也好。

“我…恐怕沒有辦法在去跟其他人在一起了…”
PUN繼續說下去。

聽到他的話,我皺起眉頭,但他又接著說下去。

“太快了…就這樣取代EM的話,我不能夠這樣…”
他低沈的嗓音微弱而顫抖著,但我一字一句聽的清清楚楚,
我知道他想表達的是什麼。

“嘿…沒關係,這很正常,我懂。”

“我很對不起…NO…”
PUN抓著我衣袖的那隻手又握的更緊了,
我輕摸著他的頭。

“好,我能夠理解的。”
因為要是PUN是在說我跟他的話…我也沒這麼想過,也從來不希望這樣,
就繼續當朋友就好,只要能看到他的笑容,
只要知道我朋友開心,就足夠了;
聽起來我好像在裝英雄是嗎?
但實際上我是個凡人,平凡到只要看見他所愛之人能夠開心那就足夠了。

“等我,NO…”

PUN說完這句話就笑著下車了,我等到他寬闊的背影消失在我的視線裡,
才請司機(他還忍不住笑了)開車載我離開。

我相信PUN能夠克服這道難關的。
我相信我可以幫助他一起走過,
我不會只是等著他,而我會一直陪著他才對。



---------------------------------------------

CHAPTER 43 BACK TO ORIGIN 回到原點

那晚之後一切又回覆原狀,
我在禮拜一的早上又是奔跑衝進學校,
因為我想看看PUN現在調適的怎樣了,
但接著看到他在學生會辦公室前,臉上依舊掛著大大的笑容,
就好像他像沒事一樣,我想我是不是有點太過擔心他了啊。

所以生活就又步上常規,
我跟PUN都有很多事情要完成,
其中一件事是聖誕晚會,快要把我逼瘋了,
爛到不行的音響終於在這次的活動壽終正寢(真是時候)。
害OHM跟我得打電話叫了台車去WHAREN的店去把這台音響抬回來。
(馬的超重,回來還全身都是汗)

PUN一直忙著,還不是因為學弟們打了群架(你們認真的?),
他吆喝著叫他們趕緊停手,還幫忙把幾個屁孩扶上擔架,
接下來還得硬拖幾個去辦公室去寫信告知他們的父母,
他還要在等著聽他們被教訓完呢,光這樣就浪費了他半天的時間,
他那邊麻煩事一籮筐,相比之下我這邊倒幸運多了。

我們終於有空閒的時間來享受這次的活動了(已經要結束了)
^_____^


天使幫們也很驚人,他們決定要玩Dunk Tank Booth
(一個大水桶,人坐在板子裡面;旁邊有靶子,
若是打中靶子,那人就會落水的遊戲)

PUN跟我朝靶子一直狂丟,
(他們就一直落水,超爽的,這是你們平常八卦的報應啊啊啊!)

但這些天使妹子也把我們拉上去,綁住我讓我當祭品,
(欸!你們至少也問我一下有沒有意願啊!)

我發誓我盡力逃跑但是他們根本聽下去,
馬的這些娘砲?!怎麼這麼有力氣?
(嚇死人了,要是他們要硬來,我還真打不過他們呢。)

而PUN他卻一點都不在意,笑著被拖上台,
不久,EOEN健壯的身子也被綁在另一個目標上。

這活動越後面越有趣,每個人都跑來這區,
(之後會輪到你們的。)

有些人是在學生會的逼迫下,在犯規跟被迫繳交罰款跟寫信,
全部都排排站在PUN那邊。
(他們可能比較喜歡針對FI,但他找不到人,
可能是他知道他有麻煩了。)

有些低年級的是在看台上跟EOEN的啦啦隊一起工作,
現在正打算對啦啦隊長報仇呢;

那我勒?
渾帳OHM帶了一票音樂社成員過來我這,馬的!

總之是很好玩拉,我全身濕答答還要買一件新的運動T來穿,
我叫YURI別來因為我知道我基本上沒有時間照顧他,
就像我想的,這幾天都很忙,也還好YURI沒有來。

要是你問EM跟PUN的事情,
我必須老實告訴你我真的不知道他們那晚在公寓裡面談了些什麼,
不過我確實知道他現在是已經在跟新歡約會了(媽的哩超快的),
她的新歡跟我不同校,我也不想知道他的一切,
我只是在SIAM巧遇EM跟他手牽手好幾次,

而且我也沒把這件事情說出去,
畢竟我是站在PUN這邊的,而且他帥多了(哈哈)

起先YURI很不諒解PUN,她一直抱怨說PUN是如何讓她朋友傷透了心,
我沒有跟他辯,畢竟說什麼她都聽不進去,
最後還是她親眼目睹EM跟其他男人拍拖後,才不提這件事情,
我想她應該是有發現到底真實情況是怎樣吧。

Pun在他們分手後,看起來好像沒有很難過,
他試著裝得很”平常”一樣,
我這麼說是因為每當我看到他在微笑之後,
又總會獨自默默坐在位子上露出一副憂鬱的模樣,
那時的他總是一副失望又失魂的神情,完全活在自己的世界裡;
但他早已下定決心,又過了一個禮拜,我就聽到他的爽朗的笑聲了,
又變回以前那副討人厭的模樣,古靈精怪的他回來了。

而我現在則在忙著清理社團裡面的樂器,
大多又臭又髒,都需要保養了了,唉。

“操,NGOI!大提琴弦拉那麼緊不怕弄斷啊!”
OHM對著社團的僕奴大吼道,
NGOI沒有把弦先鬆開就開始清理了,
要是斷了,看我不把你賣去那個GAY吧換錢,
但是就算這麼做了,好像也換不了幾毛錢。

社團教室現在擠爆了,依照傳統新的一年剛開始我們會有個大掃除,
因此所有社團小伙伴們都要來整理自個的樂器,
我是這屆的清理大師,這代表我很衰還要幫其他人做全部的大清理。

“我不怕早晨來臨,我只怕你們不來,
不管有多早,我都能夠處理好的。”

別鬧了,我又換了鈴聲,嘿嘿嘿。
LEO PUTT的歌聲從我手機傳來,我馬上接起,甚至沒看是誰打來的。
(因為我把手機落在地板上,一直狂震動害我嚇到)
儘管這樣,我還是知道是哪位先生打來的。

“馬的打來幹嘛?”
是空虛寂寞覺得冷的學生會秘書,
自從他跟女友分手後,總像個口香糖一直黏著我。

“老樣子在社團教室,你呢?”
因為我正在幫長笛上油,只好把手機用肩膀跟臉頰夾著回答他,
我可以聽到電話那頭傳來翻閱資料的聲音。

“辦公室裡,所以你還沒走囉?來陪我好不好?”
懂我在說什麼了吧?我這朋友現在常常空虛寂寞覺得冷,
晚點PUN總會叫我去陪他,次數多到我都可以當學生會的VIP了,
不過呢,今天我可沒辦法去陪他,因為我今天要忙。

“沒空,要保養樂器。”

“拿來這邊弄啊。”
你是認真的嗎?
我要把低音提琴、伸縮長號、還有電子琴全部帶過去學生會?!

“好笑勒,那你在幹嘛?”
我回問著他,我還是能聽到翻頁著聲音。

“在審核第一季的預算,這讓我頭痛死了。”
我試著問他在忙些什麼,而不問起他還難過的事,以便轉移他的注意力,
別以為NO會一直覺得很對不起他。

“那帶來這裡阿,最好快點不然只剩阿飄陪你。”
我說完就掛上電話,然後十分鐘內社團門就打開了,
PUN PHUMIPAT臉上掛著微笑的高大身影正站在那裡,
是不是在打來前早就想說要過來了阿你?!

“PUN哥好!”
低年級都跟他打著招呼,事實上是PUN早就混進這裡了,
根本就是我們社團一員了,我轉過頭看他對著那些人用帥氣的臉龐點著頭,
他手上拿著三大個資料夾然後便走到我身旁坐下。

“還好你還在這裡。”
PUN邊說邊翻著資料夾,
他總找到機會在工作,就好像不用某人要求就那樣自動自發。

“老天爺是什麼風把你吹來這,PUN?
你的辦公室不是工作起來比較舒服嗎?
幹嘛跑來這裡啊,難不成是因為…”
不用說就知道這些話是誰講的了,是不是?
他一直都這個樣,真的,永遠不會嫌煩?
每次都是說這些話。

“OHM哥別這樣說,PUN哥在這裡比較放鬆吧…心理上。”

“哇!”
馬的PER!你何時會講這種鬼話了,
不只這樣,全部的人都停下手頭上的話開始竊竊私語,
夠了,我完蛋了。

我在教室裡大罵粗話,PUN聽到只是偷笑著。

“他說的對啊…”

“哇!哇!”
真的嗎?你確定要跟這些人一起起鬨?

這讓他們更大聲了-_-“
要不是現在我忙著保養豎笛,我一定朝他頭狠狠打下去。

就這樣一直持續到OHM陷入麻煩,
(MICK學弟也在教室裡呢)
最後我們還是回去辦正經事。

PUN現在戴上眼睛,手拿計算機並坐在我旁邊,
看起來很專注在處理預算的事情,
我很少看到他戴眼鏡,
(他跟我說過他只會在要看很多文字的時候戴上眼鏡)
但我覺得就算他戴起眼鏡看起來還是很酷。

“幹嘛一直盯著我看?我很帥對不對?”
老天,這白癡居然好意思這樣講,我皺起眉頭瞪著他,
他卻擺出個嘲諷的模樣,我真想抓起手邊的任何東西去丟他啦。

“超帥的,跟我腳指上的指甲有得比。”
哈哈哈,這時輪到我了,
PUN卻只是聳聳肩忽略我說的話,就繼續回去按他的計算機了。

“我不怕早晨來臨,我只怕你們不來,
不管有多早,我都能夠處理好的。”

LEO PUTT的鈴聲又大生響起,我抖了一下,
但PUN很快馬上看了螢幕一眼,比我動作還快。

YURI的名字跟照片出現在螢幕上,他看著我接起電話。

“嗯,什麼時候?哦,明天啊?好啦。”
我感覺到PUN看著我在講電話的眼神,他幹嘛目光這麼凌厲?

“我們可以約在SIAM廣場,會晚點到,那就待回見。”

“所以你明天有約囉?”
PUN一等我講完電話馬上問,我轉過頭露出疑惑的表情。

“是啊,剛好現在有約了,怎麼了嗎?”

“沒事…”
PUN說完又轉過頭回去繼續埋首他的工作,
就沒有再理我了。

他怎麼了?

***

在我昨天跟YURI千拜託萬拜託,我很快把處理修道院的要求,
他們寄邀請信找我們社團在閉幕典禮表演,我猜他們是真的很喜歡我們吧,
所以又另外寄了一張邀請函,這對我來說有點匆忙,
但實際上並不壞,因為老師已經核准了,剩下就只剩去決定誰要去而已。

我從SIAM站離開已經是五點的事了,我衝去YURI所在的那家星巴克,
她打來發牢騷說自從新年後她就沒有看到我了,
所以我只好要跟她約出來見面。

“歹勢這麼晚啦。”
我很快謝罪,擔心她等很久,但她只是笑著。

“沒有很久,我還在想你會更晚到呢。”
YURI邊說邊笑,然後把剛在讀的一本書放進她的包包,
接著她起身牽起我的手臂然後跟我一起離開,

“去吃點東西吧?你今天有急著回家嗎?”

“不急,不過你可不能太晚回家,你懂得。”
我提醒他我會擔心,但很明顯他完全沒有聽進去的樣子。

我們沿路走著,最後走進一家港式麵店,
YURI曾提過她想來嚐嚐鮮蝦大餛飩,我也想吃些,
所以我們最後決定要吃這一家,
服務生先在YURI放了杯冰茶。

“嘿,我聽說你們社團最近要來我們學校表演哦?”
她出乎意料地問著這個問題,我則是點頭回應。

“恩啊,MASSER老師剛核准,話說你們學校是在辦什麼活動啊?”

“就只是普通的參觀日而已,
不過很高興又能看到你唱歌了。”
YURI說著然後展露出開朗的笑容,我也笑著回應著她。

“我還不一定會去呢,我們正在討論中,
要是另一團去表演的話,我就不會去了。”

“呃…”
我面前這女孩瞬間露出失望的嘆息,我忍不住逗弄著她的頭髮。

很快,大碗的湯麵上桌了,還有蟹肉炒飯跟烤鴨,
YURI邊吃邊抱怨說餛飩太大顆很難吞,
雖然我想起可是他說要來吃餛飩的耶,
(那她還在抱怨?)
看她賣力的吃著餛飩的模樣實在很可愛,
最後她給了我最後一顆,然後把麵吃光光。

我們剛吃完飯後,聽到一群女生嘰嘰喳喳,
但我並沒有留意到(可能是我吃的很專心就是了),
直到YURI對著她們笑著打招呼。

“喔,YURI,妳在約會啊?”
一個留著辮子的女孩先走過來,然後其他也跟著她一起來了,

嗯…有點嚇人這陣仗。

“對啊,我沒有要讓你們打擾我們哦,哈哈!”
YURI笑著說,我邊笑邊點頭,跟每個人打招呼,
就好他們都盯著我看,我都不敢想了。

“這位一定是NO囉,你很厲害耶,YURI,
大家在去年表演時都很喜歡NO,最後還是妳拔得頭籌。”

“對啊,不知道她下了什麼迷藥之類的?”
女孩們開始開YURI玩笑,但我注意到她似乎對這個不感興趣。

“胡說,你哪隻眼睛看到了。”

“不是那樣的。”
我幫YURI說話,這讓他們停下來,
彼此竊竊私語後就離開了,
很清楚看到YURI現在悶悶不樂。

“怎麼了,YU?”
我問著她,但她只是搖頭不回應。

“我們趕快吃一吃就離開吧,NO。”
我本來就是這麼打算啦,
(因為我想去紀伊國屋書店看幾本書)
但現在聽到她現在這樣說,
我又吃的更快了。

我把最後幾口解決之後,忽然傳來拖椅子到我們旁邊的聲音,
“嗨。”
我抬起頭來看著剛剛出現的女孩,
她拉過一張椅子坐在我們旁邊對我笑著,
YURI看起來不是開心他這樣做。

“嗨…”
我只好跟她打招呼,雖然我知道YURI一點都不想要我這樣做。

“你是這屆的音樂社社長對吧?我在我們學校也是音樂社的耶。”
她用這個話題跟我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起來了,
這樣有點奇怪,她到底是YURI的朋友還是我的啊?

但我基於禮貌還是簡單的回應了她,
“是啊…怎麼了嗎?”

“我聽說你精通各種樂器對不對,像我就不是很擅長了,
可以要你的電話來請教你些意見是不是方便呢?”

嘿…她也未免太過主動了吧

這女的太過主動讓我沒有防備,也可能是因為她用音樂社這個藉口的關係,
我是社長也不好意思直接拒絕她。

“那我電話是089…嗷!”
當我要把電話給她的時候,YURI踢了我一腳。

這是暴力行為啊!

這位攻擊者轉過頭來用一種甜到可以滴下蜜的詭異笑容看著眼前的女孩。
“要是妳有任何問題,可以直接問我就好,
我會幫你傳達給NO的,結帳!”
YURI邊幫我說邊叫服務生過來結帳,
我雖然有點搞不清楚狀況,但我也是把紫色的帳單遞給了服務生。

“這次我請。”
YURI轉過頭來大咧咧的盯著那女孩笑著,一副狂喜的模樣。

“下次有機會再繼續吧,再見。”
她說然後勾起我的手就一起離開餐廳了。

嗯…
我想我好像有點懂了。



---------------------------------------------------------

Chapter 44 await 等待

還不是因為YURI叫我陪她看場電影,我們也不會那麼晚才離開SIAM,
我跟她一起招了台計程車送她回家後,然後我才回去,
都已經十點了,我想老爸老媽應該都已經睡了。

當我下車打開家裡大門的時候,我已經累壞了,
走進門後我扭扭脖子,懷疑是今天的體育課遮騰了我一番,
當低身脫鞋時,也太痛了吧,
除了手臂酸痛外,我還注意到有一雙不是熟悉的腳在在我面前。

我馬上抬起頭來看。

“你怎麼來的啊?!”

是PUN?!他怎麼在我家?!

“魔毯啊。”
他酸溜溜的說著,然後幫我拿起書包來。

“快點快點!不然會有蚊子跑進來的。”

等等,還是我走錯房子了?

我跟著他走進我家,難以置信的模樣,
PUN帶我走進廚房,桌上還是我最愛的panag curry chicken泰式咖哩雞,
不只這樣還有炒青豆跟可樂餅呢。

“你媽煮的真的都很好吃。”

這表示你這渾球已經來吃過完餐還跟我家人裝熟囉。

“幹嘛幹嘛,現在還來跟我家人裝熟,是怎樣?
啊我爸媽勒?”

“他們早就上樓睡覺了,
我跟他們說我會在這裡等你的,嘿嘿。”

你這麼做還真是幫了他們大忙吼。

我邊思考然後走去盛了碗飯準備配菜,
雖然我已經吃過一碗麵了,但電影看完我又餓了。

“所以你怎麼那麼晚才回家,去哪裡風流了啊?”
他問著我,我想回答,不過先等我把飯吞下再說。

“我們去看成龍的新電影,我整場一直笑。”
我說完順便舀了些咖哩,聽到他輕輕笑著然後把水遞給我。

“好啦,你吃慢點不然會噎著。”

這已經稱得上是宵夜了,
後來我們又一起看了電視還聊著天,
過了好一回兒,才決定要上樓。

我才知道原來PUN大概在傍晚時過來找我,
不過因為我不在的關係,他就先跟我的爸媽聊聊天,
我媽還請他留下來吃晚餐,就好像PUN已經是他們第二個兒子似的。

“你媽媽一直稱讚我耶,她一直說我很帥,害我臉都紅了。”

你臉紅個屁?

我看著他有點得意的模樣,正走上樓梯,
忽然讓我好想把他踢下去,讓他毀容好了。

“還好啦,你還沒有我爸一半帥呢。”

我真是個乖兒子,我可是站在我爸這邊的,哈哈。

當我打開我的房門時,還聽到他在笑呢。

當我一把燈打開,我便朝著電腦桌走過去,把書包放下然後脫下襪子,
而PUN則忙著打開電視,我們忙著彼此的事情一陣子後,
我終於問了他一個問題。

“所以你來這裡幹什麼,你有跟你爸媽說嗎?”

PUN雙腳交叉舒服地坐在床上,
眼睛直直盯著正轉到迪士尼頻道的電視看著。

“有阿,我的親戚剛好來我家住,
他們叫PAN妹留下來陪他們,於是我這個哥哥就是多餘的了,
我想應該可以在你房間開睡衣趴吧,所以就來找你了。”

“天啊,你心智年齡到底是幾歲啊?”
我碎碎念著,走過去小冰箱拿了罐水,倒了些給PUN,
但他只是搖頭,我只好自己喝了。

“你一定很不開心你妹這樣吧,所以你才來這裡取暖。”

“也不是啦…我剛好很想你,很久沒有抱你了。”

咳!咳!

聽到學生會秘書很正經地說這番話,讓我被水嗆到了。

“你剛剛在說什麼鬼?!”

咳!咳!
這水嗆的我好狼狽。

看起來一副可憐樣,可這位客人只是看著我笑著,
然後面像我拍拍他旁邊空的位子。

“過來啊,快來這裡坐。”

這傢伙是中邪嗎?
他怎麼能夠說這些鬼話說的那麼自然?
居然還敢指使我做東做西。

我瞪著他,看到他一副傻笑樣,讓人心生畏懼。

“為什麼要這樣做?”

“快!”
他繼續用腳踩著地板,所以我只好投降。

好啦我最好在他在我地板踩出個洞前過去。

但是在我坐下前,他就像剛剛他講的一樣,
這混蛋把我拉過去然後緊緊抱著我。

呦呦呦!

我在他強壯的雙臂裡掙扎著,
不過基本上,我是坐在他身上,被他雙手環著緊緊的。

“呦!放開我!”

“才不,我早就想要抱你想到快死掉了,今晚才不會讓你走呢。”

他邊說邊用鼻子磨著我的臉頰,我掙扎數次之後,
但畢竟PUN處地利之便,就開始親我了,還是到處親呢,
不過我可不打算讓他一直這樣。

“喂!你到底再發什麼神經啦?!”
確實他發起瘋來我根本擋不住,
而且我有點累了。

“不能這樣嗎…”
在抵抗數次之後,PUN發出有些氣餒的語氣。

對啦,你這樣我是要怎樣動?

我看著他,然後我先停止掙扎著。

“先讓我坐好。”

這才對。

我跟PUN說,他讓我坐在地板上,現在他檢點多了,
我伸手過去抱著他說,
“看吧,這樣不是好多了。”

“不管怎樣都好。”

他輕聲說著然後用力抱緊我,我們一直保持這個模樣,
直到PUN先鬆開。

他臉靠的離我非常的近。

“那我可以親你嗎…?”
這低沈但輕柔的聲音從雙唇中吐露出來,傳到我的耳裡。

我看著他的銳利的目光,然後把身體靠過去,
我們的舌尖彼此糾纏著,彼此交換著口中的瓊漿玉液。

PUN跟我親吻著彼此好久好久,我心裡什麼都不去想;
自從上次BANG SAEN之後我們就沒有這樣吻著彼此了。
(事實上聖誕節PUN也親了我,
但那次不算,因為只是嘴對嘴輕輕一碰而已。)

PUN的吻功一如往常令人愉悅,並不會太過頭,
他慢慢品嚐著我舌尖上漫長的渴望;
PUN用他的舌頭把我們那些相愛的回憶全部激起,
透過舌頭,我們傳達彼此的感受,就這樣一直下去,
直到他輕輕用雙唇咬著我的雙唇。

PUN開始開心地笑著,看起來一副滿足的模樣。

“你吻功也很好,我真的好開心。”

他邊說邊把我擁入他的懷裡一次。
“今晚很值得。”

“這是當然…當然的阿!”

我羞澀地回應著,他鬆開我,卻開始親吻著我的額頭,
然後朝著臉頰進攻。

“我想還是先洗澡好了!”

PUN說完就起身了,
他轉過頭對我皺著眉頭,
留下我一個在那邊不知道該怎麼辦。

你這混帳!
我好不容易有感覺了你卻說你要去洗澡?!

我伸出中指指著他,只好把注意力轉到遊戲機上,
讓我平息一下剛才的怒火,
然後我聽到了模糊聲音說著。

“等我…”
他就消失在浴室裡頭了。

所以你依然記得我會永遠等你的吧,不論怎樣…?

***

隔天一早,PUN跟我一起到校,
就如我預料的,還是碰到大聲公OHM。
(老實說怎麼每次做這種事情都會遇到他呀?)

但他卻沒有說什麼,因為他是跟MICK學弟一起來的,
我們扯平了,沒人提到這件事情。

上課一如往常,就像回到了平凡的生活中,
但OHM卻一副不是這個麼模樣,
他表現很失常,我懷疑他跟MICK學弟應該是穩定交往中了,
一天到晚到在等著電話,
我還試著要偷聽他跟MICK學弟在熱線什麼,還有他們又在幹嘛;
老實說,聽到的還不是他跟那群酒肉朋友的鬼扯,
要不然就是他很保護這個寶貝小男友。

直到放學後我才去社團教室,今天不像往常一樣鬧烘烘的,
可能是大家都在準備接下來的段考吧,都回家讀書了。
(那我是在幹嘛?)

不過誰叫我是天才,
那些書本裡的東西都在我腦海裡了哈哈哈。

“I’m not afraid of mornings. I’m only afraid that they wouldn’t come. No matter how early it might be I can handle it”

呃?這時候誰會打給我?

我接起電話,看著手機震動著,上頭是沒看過的電話號碼。

“喂?”

“NO!我是JEED啦!”

靠JEED是誰啦?
還是個女耶。

我皺起眉頭感到困惑。

“不好意思,JEED你是…?”

“姬德啦,那個昨天在SIAM的港式麵店的女孩子啊?
修道院音樂社的。”

啊,聽到她提到港式麵店我總算想起來了,
她是從誰那拿到我的電話的啊?
我對著電話乾笑。

“哦,是哦,我想起來了,
那請問妳有什麼事情嗎?”

“我現在在你們學校前面,你可以來找我嗎?”

搞什麼啦?!
這學校的女生是怎樣,都不用說就直接過來的。

我很快回覆他後穿上鞋子跑去找她。

我最不喜歡就是讓女生在我們學校門口等我了,
(第二討厭的是蜘蛛)

不是我不高興或是難相處,但她們那樣就是很危險呀,
那裡有很多男孩子,你不知道他們會怎麼想,
要是有事情發生那要怎麼辦啊?
他們可是很飢渴的呢,唉。

我健步如飛地衝去大門口,
看到JEED正穿著跟YURI同樣的制服,正帶著一抹微笑在那等著我。
老實說我根本不記得JEED長什麼樣,
但我想這應該是她本人了。

“妳有什麼事情嗎,JEED?”
我氣喘噓噓的問著她。

“你不用特地跑過來的,NO!我可以等!”

你瞧你說的,你根本不知道這裡有哪些牛鬼蛇神啊?

“所以你到底要做什麼?”
我直接挑明講了,JEED猶豫了一下然後開始說,

“你是音樂社的吧?我想跟你們借Barbarian Horde的樂譜,
我們的好像是錯的。”

等等,什麼啊?

我抬起眉頭一臉疑惑,會有人特地跑來其他學校借樂譜的嗎?
我的意思是,要是很重要的話,我可以直接傳真過去不就好了;
這沒道理浪費時間到處跑來跑去呀。
總之這不是什麼麻煩事。

我點點頭然後帶她進我們學校,
朝著F棟走過去,有好幾個人痴痴地盯著我們看,
我想他們以為我是在帶女孩子進來炫耀,
但我只是搖搖頭否認,不想讓其他人誤會,
要是這樣,JEED失去的恐怕比我更多了。

我一到社團教室就請在她外面等,我自己進去拿樂譜,
不過我不知道FILM還藏了那麼多東西,
她可能是等了有點久,就脫下鞋子進來問道。
“需要幫忙嗎?”

“沒關係。”

我回答完候繼續翻著資料夾,
(數量多到我不知道我們居然印了這麼多譜)
最後我終於發現它藏在一個抽屜裡,而不是我以為的資料夾中。

“這就是你要的?”

我把這疊資料拿給JEED,她走過來點點頭。
“是的。”

“拿去吧,我們還有一堆影本。”

我這人怎麼那麼慷慨。

“謝謝。”

當JEED拿起來的時候,門忽然打開了。

我轉過頭去看,
心想PUN PHUMIPAT怎麼這麼會挑這時間來呢。

“哦,NO,你有客人啊?”
他邊問邊看了這房裡的陌生女孩一眼,
貌似興趣缺缺。

“對呀,修道院的來借譜。”

說完我轉身過去看JEED問說,
“那還需要其他譜嗎?”

“不,不用了,你是否會介意…”

“我剛好要去門口附近,需要我陪你嗎?”

PUN馬上打斷她的話,雖然他一副就是問我的樣子,而不是問她。

怪怪,你不是才剛來這裡?

我看了他的敏銳的神情,然後靜靜地點著頭。
“就交給你囉,抱歉我就不親自陪你了,JEED。”

“沒關係,那下次見。”
呃…還有下次嗎…?

他們兩人走出去後留下我一人腦海滿是疑問,
但就隨他去吧,我是真的還有這幾個樂譜的影本嗎?
我沒看到的樣子!




---------------------------------------------------------

Chapter 45 Could You Trust in Me =] 請相信我

時光如逝,一下就到了禮拜五,
而這一天就是我們學校樂團到修道院表演的日子,
在累慘人的會議中,我們還是決定派出我自己的團去。

其實我們不是我們團有多強(因為我們幾乎沒有團練過),
而是沒人想去;
每個人都有藉口說作業很多還是報告要做,
或是一些沒有辦法配合的理由啊,
居然沒有人要去修道院實在非常奇怪,
最後我發現原來是PAO(我們的鼓手)對其他社員施壓,
教唆不准其他人去妨礙他的求愛之路,
他可要在這次去修道院時順便找個女友。

嗯,原來是這樣啊。

我得交了請假的申請才能去修道院表演,那天PUN也在那。
(老實說,我是故意挑那天去的,想靠關係)

但當他知道我是整團去的他可不太高興呢,
他一直說要是他不能一起去的話他可不會批准,
學生會通常都是批准這種公假的,他們要檢查理由是否合理,

真好笑耶。

上次FI也只是損了一句就簽假了,
要是他想的話我們可能就會沒辦法出去,
不過他並沒有像PUN這樣。
(我到底是欠了PUN多少呀?)

我們吵了一陣子,PUN一臉不爽,讓我想要一腳踹在他的屁股上,
他不肯妥協,最後我只好讓他一起跟。

隨便啦。

反正我們也需要人手來搬東西。


我們在禮拜五下午後離開學校,各自帶著自己的樂器前往修道院,
當我抵達門口的時候幾乎嚇到了,
門口有很華麗的旗幟掛著,
上面大辣辣的寫著”歡迎FRIDAY男校音樂社樂團”

這是今年才做的嗎,我怎麼都不記得往年有這個。

我們一群走進去的時候,都很疑惑,
很多低年級的跟著我們來幫我們搬樂器,
這對我們社員也太周到了吧,
(我第一眼就看到JEED)

這女孩帶著我們走進更衣室,
裡面擺滿了我們可能需要的任何東西,
我一進去直直盯著鏡子看,
看看我到底是NO本人還是我被誤認成BODYSLAM的TOON哥了,
(我們兩個都超帥很怕他們誤認)

老天啊?去年只有一個在草地上的遮陽棚而已。

我們對著女學生們致謝後把樂器帶上台先行試音,
在活動間沒什麼人,
只有些國中女生來看我們彩排跟試音。

“你累嗎,NO?”
當我在接音箱的時候,JEED走了過來遞水給我,
她這樣舉動有點奇怪,考慮到我是在陰影下;
但ART跟KNOTT學弟可是在大太陽底下呢,
他們才是應該被照顧的吧,
所以拒絕了她。

“不累,妳介意幫我送水給我在音板那裡的朋友嗎?
他們應該快熱死了。”

我說的話可能讓她不太開心,
她看起來一副憂鬱的模樣。
“哦…我朋友會去幫忙的。”

她說完又繼續接著問道。
“那要不要吃些什麼?”

“NO,吃這個嘛,很好吃哦。”

在我回答她前,
PUN插話進來,然後把大顆的章魚燒塞進我嘴裡。

屁蛋!燙死我了!

“你這敗—尺!好燙—燙!”

我直接對他罵了出來,而他正在我面前偷笑,雖然真的很好吃,
好吧可以原諒他,
當口中的章魚燒涼了後我就想知道他去哪買的,
我開始找機會去問他,接著發現有很多攤賣食物的。

PUN就像老師一樣把這幾攤都講了一遍,還讓我試吃了一些。
除了章魚燒,我還注意到還有奶黃包、鳥蛋、還有辣味涼麵沙拉呢,
每當提到食物,PUN跟我就會談得津津樂道,
甚至沒注意到何時JEED離開舞台呢。

“NO!你怎麼沒打給我說你已經過來了?!”

但接下來YURI高亢的嗓音冒出在我跟PUN的交談中,
我轉過身去看著她,忽然間像嘴巴塞了很多螺絲一樣結巴著,
她正在舞台前對我招著手。

“我們才剛到呢,你是特地來看我們的嗎?”

我對她大聲說著,然後她微笑示意。

“當然!我還做了些KHANOM KHROK(椰奶製的小點心),嘿嘿嘿。”

我猜她一定是跑去甜點攤了,
怎麼這麼可愛呀她,
我對她點點頭,她跑過來,身上還穿著件髒髒的圍裙。

“有人貌似很夯啊。”

呃?

PUN嘲諷的說著,我轉過頭去,
他露出一個不以為意的表情,然後繼續跟大家分著食物去了。

手錶顯示現在已經三點半了,也差不多是時候我們要開始表演囉,
有個很漂亮的主持人,
(話說她是哪位呀,長得很漂亮呢。)
出場對一群迷妹們來介紹我們;
一開始先玩了些遊戲,而且貌似這些遊戲也是活動的一部份,
但我不知道為何我們還要充當頒獎人呢?
我意思是,我又不是校長之類的。-_-“

總之呢,一切都還是挺有趣的=]
PAO看起來心情很爽因為有機會跟女孩子互動,
他在後台正跟兩位女主持人聊著天呢,
JEED一直想跟我說話(我注意到她一直想說些什麼),
但顯然我的心是在觀眾上的,所有很難讓我注意到;
常有人叫我過去那邊,又有人想要跟我說話。
(而且很剛好,PUN就是那些人。)

我們幫兩個主持人頒獎後,還玩了好幾個遊戲,
終於要開始表演了,
今天我是主唱身兼吉他手,
大聲跟女孩子們打聲招呼作起頭後,然後用大聲嘶吼開場了。

我們確定比上次來這裡還要嗨多了。。

我們有點驚訝,但有句英文是這樣說的『The Show Must Go On』,
表演就要開始了。
(意思就隨便啦,聽起來很酷我就用了?)


PAO先用鼓聲開始了THE WONDERS的THAT THING YOU DO前奏,
我們也是用這首歌作為去年的開場曲,
她們發瘋似的尖叫,既然她們都這樣子了,
我們豈有理由不跟她們一起嗨翻天呢?



我邊唱邊笑著台下不遠的(大樓前)YURI,
她正用有點俗氣的泰式舞蹈跟著節奏搖擺,發現這樣好笑的畫面;
我唱的這首歌並不是走可愛路線的,
她難道不能用別種舞姿來嗨嗎?
我在舞台上笑了出來,YURI注意到然後一直看著我,
可能她注意到了所以有點彆扭。

PUN跟KNOTT學弟躲在音板後面,離舞台只有幾呎,
雖然我以為他已經失控了,臉上的笑容沒有停過,
就像個精神病患一樣,
他一直對我笑,害我有點害羞,不過管他勒!
我們兩個就像神經病一樣一直對著彼此笑著。^____^

表演完THAT THING YOU DO,
下一首是SKYKICK RANGER的CAN I HUG YOU。

[小說裡面mick沒出現,但劇裡面有哦,是ohm跟mick的表白歌]

OHM選了這首歌(我想知道他究竟是想抱誰,哼!),
開玩笑的拉,我們通常表演這種快歌在像這樣歡樂的場合,
(這樣主人才會開心呀)

這也是為什麼我們要帶MUM學弟跟他朋友來的原因,
我們需要他們用管樂伴奏,
(有三人,分別是MUM、HENG跟LOY學弟,
話說MICK學弟怎沒來?
我猜可能這樣也比較好,要是他跟OHM同台,
可能又沒辦法專心一直吹錯了吧。)

當我唱到“我想要擁著你,可以嗎?”的時候,
我在舞台前朝著觀眾伸出手臂,所有女孩都為之瘋狂,
(大家都伸出手臂想抱我)

天呀,這可是第一次覺得我帥到沒天理了,
太好笑了,哈哈哈。

然後現在要搖滾些,要表現純男團該有的樣子,
我們不能一直唱些太可愛的歌,不然觀眾會說我們不夠MAN。
(嗯,我想我已經夠MAN了!)

這首是我們的招牌歌曲,MODERN DOG的“沒這麼帥”,嘿嘿;
雖然我很帥(先別吐,這樣太糟蹋食物了),
但我還是很愛唱這首歌因為好唱。
(什麼?誰說我很懶惰的?!)



而且拍子好聽又酷,我很喜歡這種類型的歌,
在快慢之間轉換著,彈起來非常有趣,
表演起來非常滿足,就好像在抒壓似的(真的嗎?)
就說我喜歡這些歌啊。

PAO先負責FUCKING HERO的RAP部分,他很驚人不是嗎?
可以同時RAP跟打鼓,我朋友怎麼都這麼厲害呀!

在我們唱完 “沒這麼帥”後(帥哥唱的),我們稍做休息然後喝口水,
接著演奏SILLY FOOLS的THIS SONG HAS TO DO WITH LOVE เพลงนี้เกี่ยวกับความรัก,
這首慢歌,說來也不是非常慢版,欸呦我不知道該怎麼定義這首,
要是你期待我們會一輪表演七首快歌,那我們一定會累死,
(也不是我們不行,畢竟我們還想留點力氣吃東西跟睡覺)


我們決定把節奏緩下來,讓觀眾喘口氣可以跟著這首歌的旋律慢慢搖擺,
雖然我承認我的歌喉沒TOE哥那麼厲害,
(要怎要才能最後一句唱成像他那樣,這技巧到底從哪學的呀?)
我們還降KEY了,不過還是很好聽,
我指的是我畢竟不是個專業的歌手嘛。
(我沒上過課,只有跟混蛋OHM去KTV唱歌而已)

基本上要是稱得上合格的話,我還勉強可以,
(聽起來好像在替自己找藉口)
當PUN注意到有降KEY就開始笑了。

你這混蛋,你這首歌可不會唱的比我好!
(根據LIVE音樂會上的表現。)

然後休息一下後,我們就不能在唱慢歌了,
現在要把氣氛帶上來,
所以無須懷疑,單單OHM光談E跟A和弦的時候,
女孩子們馬上用盡力氣尖叫,因為她們知道下一首是哪一首了。

你們一定也猜到了我們要唱的就是BODYSLAM的WAVERING,
我今天就跟TOON哥一樣搶手,想不到我也有今天哈哈哈。


BODYSLAM的歌都不好唱,但是彈起來卻很有趣,
PAO很愛打這團的歌,OHM跟我也很喜歡彈他們的歌,
POOM則是唯一一個抱怨的KEYBOARD手,畢竟他沒什麼時間練習,
(嘿,這首搖滾的可是挺讓人放鬆的呢。)

這首歌可是個好選擇,要是觀眾們還有餘力的話,特別是副歌部分,
我讓在台前的500多個妹子先帶唱,大家唱的都很好,
我真替TOON哥高興,他們這首也太夯了吧,
(雖然他應該聽這句話聽到很煩了)

忽然這邊NEW走音了,(哦不不不不)
雖然還有OHM、POOM跟PAO,但不知為何,
他明顯的KEY過高了,
雖然沒什麼大不了,我也不是很擔心拉=]
(因為我已經講過他好多遍了,講到都煩了,哈…)

在讓觀眾嗨完一陣後(他們還有餘力),
我們決定馬上接著下一首,
當然不是又搖滾呀,嘿嘿;
跟他們吵了這麼久後,
我終於能夠把這首歌SKALAXY的WHAT SKA IS放進歌單裡,
這首歌現場表演起來好玩得難以置信,我就說了,
試一次你們就會愛上的=]



MUM、HENG還有LOY學弟就先回後台準備剩下三首歌,
我注意到他們還編了舞,到底是何時偷練的?
不管啦,他們也太有心了,
老實說,你也不能低估MUM學弟,雖然他有點豐腴,
可還是有一大票的國中女生為他尖叫,
(當他在長號SOLO時我都可以感覺到)

而YURI也是,我想知道她到底在替誰尖叫,應該是我吧?
絕對不可能是MUM學弟啊,哈哈。
(我這樣會不會太自戀?)

這首歌唱完,我們還有些餘力,所以還要在加唱一手,
我跟他們說我們應該要唱這首,但沒人理我,
(這歌可會讓歌手、樂手還有觀眾虛脫。)
老實說,這首歌應該拿來當壓軸的…

一把吉他放下,我就大口吸著杯水(幾乎一口氣吸光),
因為這首歌我沒有要彈,
我先看著前面的歌單,然後回過頭去看對著我笑的PUN,
(確實呀,他怎麼可以從弟一首歌笑到現在呢,
我想知道他的口香糖是不是都嚼爛了)

我對PUN露齒而笑,然後對著麥克風宣告最後一首歌的歌名。

“請相信我 เชื่อในตัวฉัน。”


儘管女孩們的尖叫聲壓過了PAO的小鼓前奏,
我還是能夠清楚的看到人群中的PUN,
他的微笑依舊,就如同我一直期望的一樣。

當我們在練團的時候,我並沒有特別選這首歌要獻給他,
但是要是他聽到了這首歌,他一定會瞭解這首是要給他的,很棒不是嗎?

我對他又笑了一次,然後唱出第一句來。

“我想要跟你在一起。
在一起每一天,可能嗎?
我想要永遠愛著你下去,
把你藏在我心裡面,
就像你每天夢想的那樣,
我想要照顧你的愛,
只為你。”

我伸出手臂隨著小鼓打著拍子,讓大家可以跟著我一起,
PUN還是笑的如此燦爛,一起拍到副歌開始。

我也發現我情不自禁的一直笑著。

“請深深相信我,
我不會對你失望,
無論如何我都會擁著你,
我只會問你就相信我這麼一次,
我想要你知道我會一直陪著你,
照顧你,不曾離去
我會無條件用全心全意為了你,
就讓我愛你,
哦耶。”

女孩們失心瘋般的大聲尖叫,
但我眼裡只有站在那裡並從音板後面對我伸出大拇指的PUN,
可不幸的是他太過專心並沒有注意到KNOTT學弟正密謀陷害他。

當KNOTT學弟把他頭上的耳麥拿下來的時候,PUN嚇了一跳,
然後把他推上舞台,
就連在SOLO的OHM、NEW還有其他舞台上的人都一臉疑惑,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為什麼PUN站在我的旁邊,兩人緊靠在一起。
我看著KNOTT,感到困惑,因為我完全沒有預料到這一切,
他自己一個笑得很開心然後小聲在我旁邊耳語說著,
“一起合唱吧,哥,嘿嘿。”

這混蛋!

在舞台上我沒辦法踢他屁股,但我暗自私下一定要這麼做。
OHM嘲諷地看著我,然後其他成員拿了個麥克風給PUN,
他一副害羞的模樣在輕笑著,但很快就同意了要一起唱,
我等SOLO一結束,馬上算計著要怎樣才不會太尷尬,
萬一PUN走音或是唱的KEY又太低的話。(哈哈)

然後OHM彈著吉他還看著PUN,
打個手勢給他知道接下來要開始唱了,
PUN笑著點頭然後完美的和著音。

“請深深相信我,
我不會對你失望,
無論如何我都會擁著你,
我只會問你就相信我這麼一次,
我想要你知道我會一直陪著你,
照顧你,不曾離去
我會無條件用全心全意為了你,
就讓我愛你,
想要你知道我會一直陪著你,
照顧你,不曾離去
我會無條件用全心全意為了你,
就讓我愛你,
哦耶。”

我們脖子隨著手臂上下搖擺,把剩下的歌唱完,
(快累死了)
YURI跳來跳去,叫的比其他人還大聲,
(我還注意到她對她朋友大叫著說”這是我男友!這是我男友!”
我看的懂唇語好嗎!)
然後表演結束,我全身是汗,完全無力了。

PUN也是滿身濕透,(他才唱半首而已耶)
我猜是因為燈光的關係,一直照在我們身上,
即便如此,他還是看起來很開心,
我們對視彼此而笑,然後牽起手對著觀眾鞠躬,
我們在充斥的照相機的閃光光下揮手道別,
當我們在道謝的時候,我忽然想到了些什麼了。

EM呢?
一到這裡我就沒看到他,
PUN是不是看到她了?
他說要一起來是因為他們已經結束還是因為他想要再看看她一眼?

我不禁想得有點多,不過我不知道PUN是不是真的讀到我心裡的想法,
或者是因為他放開我的手腕去抓起一條在音響上的濕毛巾,
他把毛巾披到我頭上,然後嘴巴小聲默唸著,

“我…願意…”

如果是這樣,我也相信著PUN。=]

***

在結束表演後,我們就好像東方神起一樣被瘋狂粉絲包圍著,
(我只想的到這比較)
簡單來說,我們完全無法靠自己走下台,只能靠工作人員還有其他修道院的音樂社社員來幫忙,我們困難地開通了條路前進著,到處都是閃光燈。
(我終於理解超級巨星的感受了)
當我們終於安全回到後台的更衣間後才鬆了口氣。

“knott,你以為你在拉扯的是哪個矮子嗎?”
一進房裡,我很快管起這位一年級生的閒事,
他屁股幾乎被踢到翻紅,但他還是笑得極為開心;

“哦?但我看到你死命盯著pun哥一直看,
所以我以為你想要邀他一起跟你合唱耶。”

瞧你這狗腿的藉口,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呀!

“老實說你讓pun上來唱歌差點毀了一切。”
我喃喃的抱怨順便該一下pun,這人馬上對這句感到疑惑並停嚇口中喝的水,
直直瞪著我看。

“蛤?”

大夥都笑了出來,又邊拍手,new還給我敲鈴鼓勒,
“當然,我提前先降key了。”
Poom,我們的keyboard手開著玩笑,然後大家又一陣大笑,
Pun只是抓抓頭問道,

“我唱的有那麼糟嗎?歹勢啦,各位!”

他對大家道歉著,但大家還是沒有任何要投降的跡象繼續調侃著他。

不久後,門開了然後一票女生魚貫進入,
(我們瞬間靜了下來)
其中一位就是jeed,他們個別給了有娃娃造型的鑰匙圈給我們,
有很多顏色,我們就決定閉上眼睛來隨機抽一個,
才不會像平常一樣猶豫不決。

我看著我的夥伴們在當他們抽到他想要的那個時高興的慶祝,
而有些卻是面露失望表情,因為沒有抽到想要的,讓我覺得很好笑。
Jeed偷偷走過來把所有鑰匙圈展示在我面前說著,
“你要哪一個呀,no?讓你自己選。”

呃?我可以選呀,是特權嗎?

我一臉疑惑的盯著她看,正在猶豫要選哪一個的時候,
但這此時那時快,pun馬上挑了一個拿給我,

“我幫你選好了,就這個吧。”

幹嘛這樣搞我,混蛋,
我想要另一個的說,不過算了。

“謝啦,這樣就好了。”
我轉過頭去對jeed微笑然後從pun手上接過鑰匙圈,
她看來有點不高興的模樣,但ohm的大聲吆喝馬上讓我分了神,
只是因為他抽到了穿著童軍服的娃娃,
哈哈哈,真有你的。

之後我們在裡面亂晃跟閒聊著,只因為外面太擠了,
現在很難把樂器搬出去,對話當中,我聽到手機傳來的訊息聲。

“跟你說,那些音樂社的必曲不讓我進去。”
發送人:yuri

哦?為什麼不讓你進來?

我看著簡訊皺起了眉頭,
往四周看看有沒有人能夠幫忙的,但只有jeed在附近而已,
我沒得選只好找她,
(我是不太想跟她搭話,因為每當jeed在我身邊時,pun表現就怪怪der)
她微笑著走了過了問道,

“怎麼了嗎,no?”

“你可以讓yuri進來嗎?她傳簡訊跟我說她進不來耶。”
一聽到這個,她臉上笑容瞬間轉成一聲長嘆。

“恐怕沒辦法,只有音樂社的社員跟樂手能夠進來這裡。”

搞什麼呀?這是什麼瘋狂的條件?我又不是蘇丹人,老天!

我有點不開心,但目前也只能夠這樣了,
要是yuri現在沒辦法進來也沒關係,我回家再打電話給她就好。

時間顯示已經五點,所以現在應該可以從舞台搬樂器下來了,
在整理的時候,還是有很多女孩們一直想要跟我們合照,
起先我們有點難為,因為不知道該擺怎樣的pose,
通常我們在拍照時,都是扮醜,
但這些女孩子很和善,看起來應該不是扮鬼臉的時候,
所以意味著我們要耍帥囉?不過沒人教我們怎麼做耶,
我只好想問pun些意見(他很愛裝帥),
但一票女生現在也忙著跟他合照,
我想我也不用問了,我這張臉怎麼拍都帥,哈哈哈哈。

我們繼續搬著物品還有跟女學生合照,
直到修道院的音樂社社員要求他們不要妨礙我們工作;
(不然搬到九點大概還搬不完呢)
之後就很好解決了,沒什麼大礙就完成了。

我把線捲起來然後打給per跟其他人一起過來搬,
不久後他們就到了(想盡各種理由要來修道院),
我們各別搬著東西離開修道院,不過因為國中女生們太多了,
所以有點寸步難行(天呀);
還好我們夠強壯,但我們不敢動作太大,怕會不小心弄傷她們,
我就悠悠晃晃的背著電吉他還有兩個插著線的電箱,
根本就是緊急情況了。

我在一團亂中擠身而過,身邊充斥著相機的閃光燈,
讓我有點眼花撩亂,我知道這讓我陷入麻煩,
但jeed確擠過人群過來抓著我的手臂。

“不好意思借過。”
她先是責備著低年級然後轉過身對我說,

“no你應該跟我一起走的。”
她手現在緊緊抓著我,

哦,這樣好嗎?

我不知道但現在我似乎別無選擇,
畢竟在那些國中女生看到jeed拉著我的手後,就逐漸恢復冷靜了,

但隨後有一隻小手勾住我另一隻手臂,讓我沒機會跟著她走。

“我來幫他,他是我男友耶,我自己會照顧他的好不好。”

是yuri,他打從哪來的?!
我還以為她已經回家了!

我張開嘴看著出現在我面前的yuri,
但背後的jeed似乎沒有要放手的打算,
兩人都不打算鬆手。

“這是音樂社之間的事情,yu。”

“工作時間已經結束了,現在是情侶的時光。”
這兩人開始辯了起來,誰也不讓誰的,
但接著我只得勸和兩位。

“呃…”
我應該說些什麼,但…我要說什麼呢?

忽然的一抓。

在這兩位女孩決定誰是贏家的時候,也在我還打算要說話前,
第三者介入了,並搭著我,
他阻止了兩邊並幫了我一把。

“讓我來吧,謝謝女孩們,我會把no親自送回家的。”
就這樣結束了這場鬧劇。

Pun phumipat對著yuri跟jeed笑著,
然後半架著我的脖子一起離開修道院了。

我很快轉過頭去然後跟著yuri道別,她也對我揮揮手。
然後我把注意力放到學生會的混帳秘書上,
正和我勾肩搭背著開心的笑著。

“你真是個小機靈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事竟成 的頭像
事竟成

INNOCENCE

事竟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