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568
英版替代版LOVE SICK : The Chaotic Lives of Blue Shorts Guys

---------------------------------------

Chapter 36很機歪居然分兩部分,
這禮拜可以特別趕出來配合本週戲劇進度,
但之後就沒辦法跟到了,
因為庫存就只有那麼一咪咪。


就只能事後補細節
另外目前只會出到EP22
然後安插10級新人營的節目
還有我之前翻過的特別篇
Special Chapter - Can You Hear It
才繼續再播出剩下的14集


36.1部分
小說在這裡才把OHM跟MICK學弟還有PER跟WIN交代出來哦:)

36.2部分
PUN發現視頻

37就是去找pun

38把em事情說開加為pun打氣。

39處理社團申請表+遇見em外遇

40打槍eoen,這裡細節比較細膩,滿喜歡的



作者:事竟成

----------------------------------------------------------

Chapter 36.1 such a coward, I am 我是如此懦弱

當我一回家,看到外面擺滿的十雙皮鞋時,我就知道我逃不了了,
鞋子在這裡排這麼整齊只有一個原因,就是…

“混蛋,你們至少要先跟這個家的主人通知一聲呀。”

我對著裡面的人大吼著,然後脫下鞋子走了進去,
原本他們是打算要嚇嚇我的,
但聽到我這句話,一下子就從寂靜蹦出一群白癡在狂笑。

Keng打了palm的頭,
“我就跟你說鞋子要放進來,有沒有說過嗎?
no才不會一看到鞋子就知道我們來了啦!”

被打的那個男孩子臉超臭。

“白癡哦,別推到我身上啦,
明明我就跟你說要這樣做,是你自己不做的好嘛!”

Keng被palm打了兩下回去,當做扯平;
這下可好了,看來我家又要被掀翻了。

我看著他們搖著頭然後竊笑著,我估計裡面至少超過十個人吧,
有些人(keng、palm、khom、phong還有eim)正圍坐著在煮壽喜燒,
其他人(ohm、per還有knott)正坐在電視機前打電動;
我還聽見dong、rodkeng還有ken都在廚房裡,
正談論著要煮些涼拌河粉沙拉。

所以現在我來數數看…總共有十一個人,還沒破紀錄呢。
(最多那一次是新年時,有十七個之多,我家都要被擠爆了。)

“所以是誰跟你們說我爸媽今天不在家的呀?”

我知道他們不可能會知道這件事情,
雖然我也只是禮貌性問一問,早就知道是誰幹的了。

“我們最愛的lm姐啊啊啊啊啊~

”我就知道-_-“

lm姐非常喜歡ohm,
我不知道這是命運使然還是上輩子造的孽所以今世要還債。

每當lm姐邀請ohm來我家的時候,
都會準備一拖拉庫的食物。
(我指的是,如果不是ohm的關係,我還不見得能吃到這些東西呢。)

每當我爸媽不在家時,
(有時候他們要去別的鎮訪視工廠,就要外出幾天)
lm姐就會讓ohm知道,她總是建議人可以帶越多越好,
這樣可以順便毀了我的家吧。


我不會放過妳的,lmmmmmmm姐!
我搖搖頭把書包丟在地板,(沙發已經擠滿了人),
注意到那些白癡還把我的PS3從房間拿了下來,
而且還有個白癡煮了火鍋,害得整個家都充滿火鍋味。

好吧,這樣也不錯,雖然我已經吃過晚餐才回來,
不過聞到這個味道害我現在又有點餓了,
我脫下襪子,靠過去圍繞火鍋的那群人,剛好站在phong旁邊。

“我們可以開始吃了沒?我快餓死了。”

“等等啦,豬肉都還沒放下去煮;
ohm有跟我說你去約會了,所以我想你應該會晚點才回來。”

Phong邊說邊慢慢把蓋子掀起來,
就在這一刻,palm馬上轉過去抓了個碗跟一副筷子給我;
我還發現他們加了王子麵,快點起鍋了啦。

“才不是約會哩,我只是陪yuri去買個東西而已。”

“那就是所謂的約會,而且你也回來太早了吧,
她又讓你不開心了嗎?”

我用力踢了eim一腳,並且用筷子指著警告他不要再說下去了;
然後我掀起蓋子檢查壽喜鍋,雖然我知道還沒好。

現在我聽到ohm又在吠了,
“yuri這麼可愛,你怎麼能說她不正呢?
我們的朋友可真是個花花公子呀!”

他講的話真讓人不爽,我對離我不遠的他投以一個不爽的眼光;
他正坐在電視前,害我很想拉下斷路器,讓電視冒出火花來嚇嚇他。


“你等等,我正想確認你是不是已經跟鯉魚妹分了。”
我很快損了他一番,
ohm聽到馬上嚇得連手中的遙控器都掉了下來。

“我去你的王八蛋!我還寧願你咒我全部科目被當,靠北!”
他馬上跳起身來當眾叫囂,
大聲到讓其他人都很疑惑發生了什麼事情了。

Dong、rodkeng還有ken嘴裡還塞滿泰式沙拉的回過頭看,
滿臉疑惑的看著他。

“等等,什麼?為什麼要寧可被當掉所有的科目呢?”
Dong邊問邊把他手上的第一盤沙拉放在火鍋旁。

“這也不需要你咒他,反正他幾乎都沒過不是嗎?”
Rodkeng繼續補充著,還不忘把第二盤沙拉拿過來放在火鍋旁邊。

“這個鯉魚妹子,是你老婆嗎?我曾跟她有數面之緣耶。”
Ken打斷他們的話,然後當成最後一個拿著沙拉坐下來的人。


很自然被我這樣搞,ohm看起來完全被我惹毛了,
他口中念念有詞正宣洩他的不爽,
還假裝他並沒有在聽我們講話的樣子;
我不知道是因為他在賽車比賽中輸給per,
還是因為我們戳到他的痛處了。

我們談論的鯉魚妹是對面校的,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她發了什麼瘋似的居然會瘋狂迷戀ohm。
(他一定是瞎了眼,很明顯跟ohm比起來我可帥多了好不好)

她已經倒追了ohm三四個月之久,而且直到現在還沒有要放棄的跡象;
事實上她本名叫做nongnan,
但我們都統一用鯉魚妹這個密語來稱呼她,
別問我很可怕!這是我們之間的祕密,
告訴你就不是秘密了哈哈哈!

我們繼續討論著鯉魚妹,直到per打斷了我們。

“ohm哥其實不喜歡鯉魚妹啦,
因為他愛的是老鼠學弟”

我們全部立馬轉過頭去看他,
只見到ohm面露出一種要殺人的目光,直直盯著per看。

“什麼老鼠學弟啊,per!你最好說出來!

馬的死ohm到處拈花惹草,
我一定要把這一切都搞清楚,不然我才不善罷甘休呢。”
Rodkeng激昂的說著。

Ohm馬上威脅著per說著,
“要是你膽敢說一字一句,我對天發誓,per你會…”

此刻我不知道PER是好傻好天真還是裝瘋賣傻,
他居然馬上轉頭過去問了ohm這個問題。

“哦,為什麼我不能說mickey米老鼠學弟的事呀?”

哦我操,ohm!mickey學弟可是這學期初才進社團的,
他才國三,而且很可愛。
我說的可愛是那種已經到了人神共憤的可愛指數;
連film都說了不准其他人對他伸出魔爪,
Film可是信任ohm才讓他教mickey吹小號的,
可是顯然這兩個人關係不單純啊不單純?!

“哇靠,ohm!你到底對mick學弟做了些甚麼?!”
我幾乎是差點把肺給吼了出來般的對他大聲大叫,
我可是非常擔心這位小學弟的安危呀。

他馬上搖頭,卻更惹人猜疑了,
就好像隱藏些什麼想要立即否認似的。

“我什麼都沒有做好不好,靠北!”

“no哥,我敢說他喜歡ohm哥!”

Per,你今天怎麼這麼惹人愛呀?!
我都想給你特權,讓你可以翹掉一周兩次的練習了;
誰叫你今天做的實在是太好了,嘿嘿嘿!

“ohm,你是不是給學弟下了什麼迷幻藥呀?”
Ken大聲說著,只見ohm伸出中指。

“認真的啦,你到底喜不喜歡他?
我知道他很夯,很多人都在追他;就算我不是gay我也很喜歡他,
誰叫他實在可愛指數破表了。”
Khom邊回憶邊說著這句話。

現在也沒有人把心思放在火鍋上了,
我們看著ohm的背影,他卻拒絕回過頭來看我們。

“我不知道,哥們!”
這混球還是一樣大嗓門。

Per繼續揭露ohm的傷疤,

“我還看到ohm哥抱著mick學弟;
話說我應該把這事情跟film哥說。”

等等?!這樣代誌就大條了!
per!繼續說下去!

“去你的per,你自以為是賤諜呀?”
而現在ohm滿滿的承認自己的愚蠢。

Per很快的擺手否認道,

“我才不是啦,哥!
我只是剛好那天把樂譜留在那了,
走回去拿的時候就看到發生的一切,
那也是為什麼我隔天吹不好的原因;
no哥那天早上團練的時候還對我大吼呢。”

哦我想起來了,
我的確跟per說過要勤奮點練習,但他總是沒有這樣做,
原來是這樣子呀。

但等等,這不是兩天前的事情嘛!

“per,你既然要說,我們就攤開來說吧,
那你跟mawin學弟呢?我早就注意你們兩個很久了。”

現在換ohm反擊了,他開始把箭靶轉向per;
哇靠,現在可是真心話大冒險時間了。

“我跟win?拜託,我們就是好朋友而已呀。”
這於這樣的指控他否認了。

我知道mawin學弟也是個清秀哥們,
Per說因為他們還小,都只是朋友關係,
Win學弟人乖巧,又舉止合宜,不過per就不是這樣了;
我還聽說他爸可是軍中高位而且非常嚴格,
我很想知道為什麼他會讓win跟per這樣的遊民當好朋友呢,哈哈哈。

“別跟我鬼扯,mawin學弟有一天來對我哭訴過,
我還要安撫他呢,你對他可真不客氣呢。”

“那就對了呀,哥!per對他很不好,
當win跟他走在一起的時候,他總是說win很討人厭,
可跟win吵架冷戰的時候,他又馬上跑去win家要和好。”

Knott靜默了一陣子後,終於把他朋友的事情說了出來,
Per的耳朵瞬間轉為暗紅色。
(他身體很白皙,但臉卻很黑;完全不搭嘎啊哈哈。)

我決定也要加入戰局。

“等等,per,pun跟我說他一直看到你跑去修道院去,
你是真的進去那邊嗎?”

不過我卻意外的提到了那個禁忌的名字;
靠北勒,我把自己拖下水了,
還沒找到機會繼續攻擊per的時候,
ohm已經投射過來一個狡詐的眼神了。

“也是,我早就在猜他跟pun一樣,
在修道院吃午餐,結果卻整晚跟你廝混在一起,
話說我還想知道到底你們在f棟前面發生了什麼事情。”

幹!我就知道ohm要把這件事情挖出來!
為什麼在這世上他總這麼愛大吼大叫呢?!
這下好了,搞得現在我的朋友們都對我跟pun發生了什麼事情感到興趣。

“等等,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呀?”
Keng邊說邊用湯勺敲著地板。

智障,這樣會敲出個凹痕來的!

我很快搶過湯勺去敲他的頭,
然後拿起一箱啤酒便著朝著廚房馬上走去。

“我要把這些先放到冰箱去,不然放太久就不冰了。”

“臭小子,你這是尿遁啊!”

“我就說我把這些拿去冰箱放了啊,我去!”

我忽略他們說的話,自顧自得撤回去廚房了。

***
我幾乎都待在廚房裡等(等到他們忘了再說)。

我把啤酒放進冰箱裡,然後拿出來,只為了可以再把他們放回去,
就這樣如此反覆。(我操我到底在搞什麼鬼?)

然後假裝去把水、酒跟牛奶排好;
(這些ann姐早就弄好了)

唉,不知道他們是不是已經說完了?

我躊躇的徘徊不定,忽然腦中浮現個想法,
開始準備著切片的萊姆跟鹽巴,
我想起了他們還帶了瓶伏特加(可以做個調酒萊姆伏特加),

嗯哼,這主意看起來不錯,
至少給自己找理由去多待在廚房一會兒(嘿嘿)。

我抓起把刀、砧板還有一顆從冰箱拿出來的萊姆開始處理著。

不過,我還真沒做過刀工的活呢,
我該怎麼接呢,斜切還是直切?
一條條切還是交錯著切?(但這是圓的耶…)
我的天啊也太複雜了吧,我把萊姆轉了好幾圈,看了我都暈了,
當我終於切下去的時候,汁都噴了出來。

噢,噴到眼睛了!好痛啊!
當我試著用袖子來擦眼睛的時候,
我聽到了奇怪的聲音傳來,
不是在另外房裡那些蠢貨發出的噪音,
我似乎聽到了停車的聲音,這時候有誰還會來啊?

嫌房裡的人還不夠擠嗎。

我很好奇,但我沒辦法分神去注意這件事。
(因為我眼睛感覺像在燒一樣)

就當我理解我沒有辦法把這種疼痛感揮之而去的時候,
我應該去浴室用水沖洗才對;
卻注意到一個模糊的身影站在附近,
害我嚇到,就好像看到鬼一樣。

“你應該小心一點的,來吧,手拿開。”
這聲音要我放下手來,
(為什麼我一定要聽你的啊?)

然後溫柔地幫我擦著眼睛,刺痛感終於消失不見,
我很快的眨眨眼,讓水沖過我的眼球,
他也很謹慎得用手帕幫我把水滴都擦乾了。

“你居然連萊姆都不會切,我看你不餓死才怪。”

混蛋,會這個一點都不重要吧,
我又不是要當家庭煮夫,那我又幹嘛要會這些東西呢?

我伸著脖子目視著忽然出現在這的Pun Phumipat。

“你怎麼來了?”

“搭計程車來的。”

“白癡哦,我說的是…”
此刻我卻不知道怎麼樣問他才不會聽起來很怪。

“你指的是我為什麼會在這裡對吧?
沒關係,我馬上離開。”

哦拜託,又在那邊開玩笑,
我搔搔頭,看著pun轉過身去作勢要離開。

事情發生的太快,我連想都沒想就伸出手阻止他,
只因要阻止這個口頭上說要離開的人掉頭就走,
不過他也沒有掙脫我的手,隨便啦!

你不就是在等我這樣做嗎?

“幹嘛啦…?”
他怎麼還有臉這樣問呢。

我露出謹慎的表情,就好像我剛認輸一樣。

“別忘了你的手帕。”

啊哈哈哈哈哈,看你怎麼接招!
聽到我這一句話,他轉過身來滿臉不開心,
而我卻嘲諷的朝他皺起眉頭來,
這讓他破怒為笑,就好像早有預謀的樣子。

“嗯,那我就留下來吧,除非你把我趕出門,嘿嘿嘿。
我先說,我已經來這,那就表示我會留到很晚哦。”

他邊說然後把我帶進回廚房裡,繼續切著剛才的萊姆;
我才剛知道原來這位小少爺非常善於下廚呢,
他流暢的切著萊姆片,相比之下讓我感到好挫折呀。

“你在哪裡學到這些的啊?”

“白癡哦,正常人都會的,
我才想問你,你怎連切這個簡單的萊姆都不會啊?”

哦,又丟了一次臉,
聽到小主人pun這麼說,我都羞的想躲在平底鍋後面了,
我還在找哪裡有平底鍋的時候,我都聽到他的竊笑聲了。

“開玩笑了啦,我常幫pang一起下廚,
我都負責刀工的部分,不然她總是會切到自己的手。”
他露出個淺淺的微笑,說出了實情,

每當他提到自己的妹妹pang的時候,他總是面帶微笑,
連說都不用說就知道他有多愛他的妹妹了。

我點點頭。

“你應該跟我分享你們的傑作,我也想嚐看看。”

我邊說邊坐在流理台上(ann跟lm姐常常這樣做),
手拿著籃子裡的牛角麵包,
開始一口一口的吃著,沒辦法談到食物就讓我覺得好餓哦。
(我想我的消化系統正努力的在運作著呢。)

Pun笑著走過去拿著更多的萊姆,大概這些量不夠外面那些人夠用吧。

“吃完肯定澇賽,我們做的吃一吃還得腸胃炎耶。”

嘿,你難道現在在損自己的妹妹嗎?
我笑著當我把最後一片牛角放進嘴裡,
但我敢肯定這片有點太大快了(應該不只是有點太大片),
我硬塞進去用力嚼著。

“看看你,又不會有人來跟你搶食物?
吃慢點,這又不是世界上最後一片牛角麵包。”

Pun轉過頭來看著我,
那眼神跟我平常逗他的一模一樣,我雖然很想要回嘴,但…

“呃-啊-嗚-嘖。”

我嘴巴塞著牛角,擠不出清楚的髒話來;
我只好繼續努力的咬著麵包,我想我現在應該看起來很好笑吧,
誰叫我又看到pun在偷笑著我了,
笑完還走過來把我嘴巴上麵包碎屑輕輕抹掉。
忽然間他閃過一個奇怪而銳利的眼神。

“這感覺怎麼似曾相識呀,我想我早些好像目擊過這一個場景呢。”
他邊說道,那些沒有嚼完的牛角碎屑也慢慢的掉了下去。

“嘿…!咳咳!咳!”

我嗆到了!pun趕緊衝過去倒了一杯水給我。

“就跟你說細嚼慢嚥了!還吃那麼快。”

現在我又像個小孩一樣被責罵,
但我一點都不在乎,
因為我還有件事情要跟他說。

“欸,其實我跟yuri之間沒有發生什麼事情,你懂的。”

“哦?”

“我的意思是,yuri也是吃的桌上一團亂,我只是幫他擦擦嘴巴,
並不是-我要說的…哎!我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了!”

感覺好像我編了一個爛藉口一樣,
我用力搔著頭,不過pun只是淡淡的笑著。

“那就別再提了吧,我知道了。”

他就好像在跟個小孩子說話似的邊說邊笑,
我才不相信他真的懂了。

“嘿,我很認真好嗎,別給我這樣。”
在他回去繼續切萊姆前我拉了一下他的手臂,
Pun疑惑的看了我一眼,卻又馬上露出微笑。

“我才不在意呢,真的啦!”

說得一副好像我會相信的樣子。
我直直看著我眼前站著笑開懷的那人。

“到底在笑三小啦?”

“你啊。”

“我怎樣了?”
我不了解他到底要表達些什麼,
他還是繼續搖著頭又拿起了幾顆萊姆,邊說邊切著。

“就好像那一晚一樣。”

“哪一晚?”

“計程車上那一晚,還記得嗎?嘿嘿。”

他說著說著又笑了出來;
嗯,你心情怎麼會這麼好啊?
小心把你的手給剁了!


我繼續慢慢的思索著,然後發了一聲輕嘆
”哦”。

我都不禁笑了出來,pun轉過頭來看著我,
豎起眉頭就彷彿他已經知道我腦海中的想法了,
我還真的跟那晚的pun很像,就是他一直跟我道歉的那個模樣。
我想我又更了解他了,而我也知道他也更懂我那時候的感受了。

對我們兩個來說…無論是誰都必須活在現在要面對的現實當中,
只要能活在我跟pun之間的小小世界,
我就已經滿足了…只要我們在彼此身邊。


我發自內心一笑,但卻因為想起了某件事情而畏懼了。
我幾乎都要忘記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那一天,我已經決定跟pun說em的事情,
我也把影片的片段下載到我的手機裡了,
但我卻沒有勇氣去跟他說。

我差點就忘記這件事情了,
感覺到口袋裡的手機一直讓我回憶起那些我一直想忘記的記憶。

我該怎麼跟pun說這些會傷害他的話?
或者我應該就不要說出口?
但我不覺得我可以看著他卻一直無動於衷啊。

“pun…”
還沒經過思考,我嘴巴就說出來了,
僅僅只是想提醒這個站在我眼前的男孩不要再被那個女人騙了,
我忽然想要全盤托出;

Pun轉過來好奇看著我,
但現在我卻說不出話來,以前從來沒有像這樣過。

“呃…”

“怎麼了嗎?”

他的目光和始終帶著的微笑又加深了我的恐懼,
我怎麼會想要去傷害他呢?
我靜默一陣子,才開始開口說話。

“…我想我們已經準備夠多萊姆了,
在他們嘰嘰歪歪前快拿過去吧。”

最後,我還是說不出口,
從吧檯滑了下來走出廚房,
我還是讓一切就像以往一樣吧,
儘管知道了些什麼,我還是沒有勇氣去阻止這一切。

我沒有那麼堅強,堅強到去破壞pun的笑容



-----------------------------------------------

Chapter 36.2 trouble comes 麻煩還是來了

“馬的,你們兩個!一個世紀都過去了,
我還以為你們兩個偷偷摸摸的跑去santika酒吧鬼混了耶。”

我們手上拿著一大堆的萊姆回去,Ohm又在大聲嚷嚷了,
他坐在火鍋旁等著,似乎他剛跟khom、ken還有rodkeng換位子了;
他們正在打電動呢,
而且是那個白癡給我開冷氣的?!
居然連問我都沒問就開了?!
害我要考慮到之後的帳單!

“老天,要是給我開冷氣,
最好給我去外面抽菸,不然我媽會罵的。”

“嗯,我們早就知道了,dong跟per已經在外面哈菸了。”
Palm邊說邊讓出個位子給pun跟我坐,
keng靠了過去騰出空間給我們兩個,然後繼續說著。

“所以你是怎麼來這裡的啊,pun?
No有打給你叫你來這嗎?”
馬的死keng,你這樣問是什麼意思?!

Pun只是笑著然後他把碗筷遞給了我。

“沒有,我家人把我趕了出來,所以我今晚沒地方可睡。”
Pun的說詞讓我有點搞不清楚。

“為什麼啊?你跟你爸吵架了?”
我問著他,雖然我很懷疑這不是真正的原因。

Pun很快的搖搖頭否認,

“沒有啦,我沒有跟任何人吵架。”

“呃?那你說被趕出來的意思是?”

我還是搞不懂,要是他沒跟家人吵架,那為什麼他被趕了出來?
我臉上有個大大的問號,
而我的朋友正幫我挾青菜跟肉放進碗裡,我只好先不說話了。

“pun不想說就不要一直問是不懂膩?
先吃飯別吵了。Pun!不用客氣,
要吃什麼隨便挾,當做自己家!”

白癡phong!這是我家耶!
我用個很不爽的眼神看著他,
然後又看著笑得很開心的pun,抬起眉頭對我一笑。

隨便你啦啦啦啦,就自便好啦!

我很掃興的坐在那裡,嘴裡還含著一隻筷子,
我正用另一隻在刺我要吃的火鍋料呢;
很快,很快一杯黃澄澄的液體傳了過來,
我輕啜一口,然後想要大叫是哪個白癡調的。

“我操!太烈了啦,是誰這麼浪費酒的!”

我早就知道是dong做的,我轉過去對他大罵,
但他沒什麼反應還是繼續吃著他的東西。

“別這麼小氣,酒我們有的是,
除了啤酒還有khom帶來的伏特加;
你們要給我喝完哦呢,我可不想把它帶回家了。”

太棒了,要是有人吐的話你最好給我把它清乾淨啊,
腦殘dong。

我放棄去想他為何會被趕出門,
因為我現在要集中精神在火鍋上,不然食物都要被吃光了,
桌上一片狼藉,你要的什麼都有,
有一堆肉,剩下一點點的青菜,
稍早一點,ohm還想把pocky巧克力棒放進去呢,
他說他想試試巧克力鍋,有沒有搞錯呀?

還好knott有辦法及時阻止他,
他很擔心大家的健康,
knott可真是個阻止大家腹瀉的英雄啊!

很快,已經戰完第一輪的人又開始第二輪了,
包含原先在打電動的那些人還有出去抽菸的人。

圈圈越坐越大,大家也開始搶食了,情況非常有趣;
還好我有個驚人而十項全能的學生會秘書幫我一把,
當我一說我特別想吃什麼的時候,
他總是能夠瞬間挾給我,
我想要是我自己挑可不知道要找多久呢;
還是這被下了什麼黑魔術也說不定呢,誰知道哈哈?

我們吵翻了,一個個又說又笑,
連pun這個跟我朋友們沒有很熟的人也完全不說敬語了,
跟這些酒友們開始說些五四三的;

我想一杯黃湯下肚,就能夠催發友誼是的真也說不定,
看著knott跟per正被灌酒害我笑的要死,
他們兩個居然敢來跟我們高年級喝一杯;
可憐的孩子啊,你們死定了。

Per臉色是淡黃色的,
但現在卻是滿臉蒼白貌。
(到底有多醉啊他?老天)

而knott呢,臉色越來越潮紅,
啊哈這兩個看來是不想活了,哈哈哈。

當大家玩得正嗨的時候,
我注意到pun還是繼續幫我把火鍋中的魚豆腐挑出來給我,
他拿了很多,我還來不及吃完呢,只好叫他慢點。

“嘿,這樣就夠了,你不會想讓我拉屎都拉成正方型的了吧。”

聽起很合理不是嗎?
pun笑了笑,繼續吃著他碗裡的東西;
大部分的時候他幾乎都在幫我裝食物呢。

“總而言之,到底是哪個白癡把你趕出家門的啊?”
我不禁又問了他,我真的很好奇啊。
我知道現在是最好的時機去問,
大家都分神在忙其他事情的說;
我想或許pun是真的跟他家人吵了一下,
所以稍早前不好意思談論這件事情。

不過他卻竊笑著,笑完只是繼續吃著他的東西,
看起來沒什麼壓力似的。

“pang看到你跟yuri昨天在一起了。”
哦靠北了!

“哇操!那麼現在怎麼辦?所以他已經知道了?”

“知道什麼?”
pun皺起眉頭問我,
就好像忘記我們之前在pang妹前裝的那個樣子。
我很努力去找個適合的字句。

“知道你和…我之間其實並沒有什麼。”

這樣說也太奇怪了吧,這樣好像搞得更糟了,
pun正盯著我看,眼神閃爍般,就好像在取笑我什麼的樣子。

“哦?有嗎?”
明明就有,我知道了。
我露出個焦慮的神情,

“靠北哦,別跟我搞鬼,所以她到底說了些什麼啊?”

拜託,認真的好不好!

Pun搖搖頭,僅僅是微笑而已,
他繼續吃著,好像一點都不關心這些事情。

“並沒有,她以為我們吵架了,
所以他把我趕出來要我跟你復合,不然我就不能回去了;
起初我很怕你也會把我趕走,
但是現在當我來這裡後,心情好多了,
謝謝讓我知道有這個派對可以參加。”

“拜託,我也是剛剛才知道的,
而且要是沒有這個派對,我也不會趕你走的;
你幹嘛要這麼擔心,你不是從來也沒趕過我?”

說完後我輕拍著他的背,看見pun的臉上瞬間閃過一絲笑容。
但在我要繼續說下去的時候,ohm用他的大嗓門打斷了我們。

“呦呦呦!繼續來玩真心話大冒險吧!”
他邊說邊把手上的空汽水瓶在空中晃著,
每次喝酒我們都會玩這個,
不過呢,我很清楚這次ohm的目的是什麼,就是要玩這個遊戲,
所以現在呢,我開始想著要逃離的辦法了。

“對啊,對啊!坐成一圈吧!”
其他人也同意要加入這個遊戲,於是他們靠的更近了,
就連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的pun也加入了這個戰局,
我看見ohm顯得非常開心。

“好啊,那我們來解釋一下規則先吧,
因為有新夥伴pun、per跟knott加入。”

這被提到的三個人點點頭,
然後我直覺的瞪著ohm,我已經知道他要幹些什麼了。

“我們會先轉中間的這個汽水瓶,
無論停下來指到的是誰,他都要被問一個問題並且回答,懂嗎?”

“天啊,學長,無論問什麼都可以嗎?”

Per又開始大驚小怪了,他難道還沒學乖嗎?
你早就被當成一個箭靶了,到底是笨到沒有知覺嗎?

ohm滿臉愉快的看著他說著,
“沒關係,要是你不想玩可以滾。”

“才不勒,我要玩。”

這孩子還是小小的抗議了一下又決定加入了,
我都知道誰是第一個受害者了。

你一定會想ohm慢慢的把瓶子放著,然後開始旋轉,
他怎麼可以擅長這種事情而已呢?

毫無意外,瓶子對著per停下了。

“就是你,誰叫你要在那邊大驚小怪。”

我搞得他很緊張,因為我早就想找機會來嚇嚇他了,
他驚訝得雙眼瞪著老大,
(大概是他撐到最大的極限了吧)
害我覺得超好笑的哈哈哈。

Ohm停了一會才慢慢提問,
他問了一個超猛的問題,開啟了這一回合;

“你已經跟修道院多少個女孩子睡過了?
你可不能說沒有,我早就知道很多名單了。”

哇嗚!我還不知道per是個花花公子呢,
但我沒想到他這麼壞,
per受驚,嚇的合不攏嘴。

“什麼?!才沒有呢!”

“你最好知道說謊會有什麼下場。”

呃哦,我還真不知道呢,
但是沒有人膽敢在ohm的面前說謊的,
尤其是他還說了醜話在前頭。

我看著per吞了吞口水,轉過頭去看著knott,
就好像在求助一樣,但現在沒有人可以幫他了,
歹勢啦,臭小子。

當他理解到別無辦法的時候,
他搖了搖頭只好接受這個命運,
接著他開始用手指數了起來,
哇靠?!O.o這死小鬼!

“只算修道院對嗎?”

“對,就修道院的。”

“所有修道院的?”

“你比我想得還要混球呢。”
Ohm罵了出來。

“對,所有的修道院,媽的!”

Per點點頭,繼續用著手指算著,
“…四個,等等,五個,就五個女的,學長…”

但接著knott用手肘反覆著推著他,
“六個啦,我算過了。”

呦!你認真的嗎?!

Per滿是疑惑地盯著knott的臉,然後開始爭論了起來。
“我算是五個。”

不過knott也沒有要讓步的意思,
“不然一起說出來啊?”

所以他們兩個就一個一個的把名字念了出來。
“bow、ammy學姐、mimi、pink、dem學妹…還有誰啊?”

“我就知道你忘了ning學姐。”

“哦對耶,還有ning,
好,那就是六個了,六個女孩,學長。”

兩人終於同意這個數字,
然後弱弱的承認了這一切,大家都生氣的打他們的頭。

“最好保險措施要做好啊!”

這些小孩子怎麼讓我那麼頭痛啊。

在我強迫per給我承諾後,又是該選出新的受害者了,
我還沒看到ohm轉瓶子的瞬間,
就看到他停在我…旁邊的pun的前面了。

“pun…”
我輕喚他的名字,然後他嚇了一跳,
他看著我然後轉過去對上ohm的目光。

“嗯?"
你知道他們說過的,最好的防禦就是攻擊!

Ohm看著pun的笑容點點頭,
他臉上冒出個不懷好意的表情,然後直直的問了個問題。

“你大叫的那天…說的是認真的嗎?”

幹幹幹!我操!

我驚恐地馬上盯著pun看,
我就快要沒辦法控制自己的情緒了,
好像pun不懂他的意思,直問著,
”大吼什麼啊?”

“那天在在f棟前面的時候。”

從他的表情看來,似乎pun起先還想不起來,
不過當他眼神跟ohm對到的時候,他就想起來了。
他轉過頭看著我(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很自然的我只好裝做什麼都不知道繼續吃著碗裡的東西,

對不起,但我不想承認。

“嗯?你是認真的嗎?”

Ohm又說了一次問題,我沒有看著pun的臉,
所以我不知到他臉上現在是什麼表情,
但pun的回答卻是清清楚楚的。

“是認真的的。”

“呦呦呦!你們到底在說什麼啦?!
你們不要兩個人在那邊裝神祕!”

Palm大吼著,而其他人還是一臉困惑,
我猜ohm只是想自己知道而已。

Ohm沒有回答其他人的問題,
他只是淡淡一笑然後輕拍pun的肩膀,

“那好,你承認就好,我會支持你的,加油吧,哥們。”

好啦,這時候卻沒有感受到放鬆的感覺,
我嚴重懷疑ohm臉上那個奇怪的目光是給我的…
我已經猜到下一個受害者是誰了。

就在他剛要開始轉瓶子的時候…

“哦!我想拉屎,快忍不住了啦!”
我從椅子跳起來大聲說著,完全不給ohm轉的機會,嘿嘿嘿。
這藉口我常用,他早就知道了。

“不准去,這回合戰完再說!”

“忍不住了啦,屎都要拉在褲子上了!走囉!”

我慌慌張張的加速逃哩,頭也不回走向浴室。
哦耶!至少我有十五分鐘是安全的,
就當作我澇賽吧,還是我乾脆在馬桶上睡一下呢?

當我抵達我的安全堡壘後,我推開門然後鎖了起來,
就在那面偷睡一下;
我頭都靠在牆壁的時候,忽然感覺到一個奇怪的睏意正席捲而來,
我想可能是剛才酒精的催化作用吧。

接下來我還聽的到那些人的吵鬧聲,
開始有點好奇心作祟,
因為沒有聽到那些秘密害我有點沮喪的感覺。
(聽起來很糟糕是吧?哈哈。)

遊戲規則就是不能跟離開圈圈的人說你聽到的任何秘密,
所以基本上我想知道的可能性為零,
這讓我有點不開心了,但我想總好過ohm來審問我吧。

我邊想然後把頭貼著牆靠,覺得越來越睏,
當我幾乎是在半睡半醒之間的時候,
想到pun的那個回答,居然讓我開心的出了出來;
是那種我多麼努力我也無法讓自己抹去笑容-
我想他臉上應該也是那個表情吧。

pun總是一副這種表情,不管怎樣他可是忠於自己的感覺走,
才不像我;有時後我就像個傻子一樣一直逃避著,
就像我現在做的事情一樣。

時間過去了我才走出浴室(還睡著了),
我看了我的錶,發現已經過了四十五分鐘了;
(而且我也覺得裡面開始讓我有點呼吸困難了)

所以我清楚知道差不多是時候去停止這個愚蠢的把戲了,
所以就走出浴室來。

咯吱聲。

“操,你這混帳終於滾回來了!下次我一定會抓到你的!”

我探出頭來,馬上被吼了,哈哈哈,我就知道。
我一派輕鬆的看著正在喝著伏特加的眾人們。

“永遠抓不到,所以後來發生什麼事情了?我想知道。”

碰!
這就是不願犧牲又想聽八卦的獎勵,
靠,好痛啊,keng打了很大力耶,
害我摸著頭。

”你偷跑還敢這樣問?”

很好,我會用技讓knott學弟說出來,
我知道他又傻又天真,嘿嘿嘿。

我接過dong傳過來的一杯酒,
注意到現在很多人都不見了,我看了周圍一眼,
發現pun也不見了。

“pun去哪了?”
我問著這個消失的大少爺怎麼不見了。

“他對你很失望,就回家了。”

靠北,rodkeng,我好言相勸,沒必要開我玩笑吧。
我咒罵了回去,
“拜託你是智障哦,他不是下樓去上廁所了嗎?”

因為我在樓下的廁所睡覺,我猜他應該是上樓去了。
這些人也只是聳聳肩。

“不,說真的,他回家了,他突然就說他要走了。”

Dong正坐在那瓶伏特加旁,回答著我,當然,這使我很費解。

“什麼啦?他居然連跟這個家的主人說聲再見都沒有就走了。”

我抱怨著,然後喝了一口,
靠,這也太鹹了吧,是鹽加太多還是有人手指太髒啊?

Khom過來接過空酒杯,
然後傳給了今晚的調酒師phong,
他正坐在我旁邊,就是剛剛pun坐的位子,
他旁邊是knott,看來被灌的很多;
看著他滿是臉紅實在很好笑,
然後我注意到了我的手機怎麼掉在他的身旁。

“哦,我的手機怎麼在這。”

難怪在浴室的時候我找不到,害我不能玩遊戲,只能打盹。
Knott看了我的iphone一眼就一直頻頻點著頭,

“哦對了,ohm哥還撥了個影片給pun看,
就是你把米塗在校長寶貝愛車bmw上”


“那也太敢了吧?他是學生會秘書耶,
你明明就知道。要是他跟校長講我不就要跟golf一樣被退學了。”

我轉過頭去對著ohm大聲斥責,然後忽然想到了什麼。

“欸,你是怎麼撥給他看的?用這台手機你放給他的嗎?!”

Ohm從被他手被擠扁的萊姆上回過神抬起頭來看著我,
然後回答著說。

“沒耶,我叫他自己找來看,我又不會用你的手機。”

雖然空調開了很久,但我手上卻忽然感受到一股寒意。

“他有說了什麼嗎?”

Ohm想了一回然後才回答,

“我想我可能誤判他的幽默感了,
我以為他會覺得有趣,可他卻一臉蒼白的樣子,然後就說要離開了。”

“我打賭他離開是想讓校長知道這件事情。”

Khom插了話進來,然後對著大家大笑,
我慢慢了解到了發生什麼事情了。

“哦媽的…”
我輕聲低語,只有knott學弟聽見了我說的話。

“怎麼了嗎,no哥?”
我不在無動於衷,單獨回答他後,
猛然從椅子跳起來,完全無視那些被我嚇到的朋友們。

“我馬上回來!”
儘管我才剛騎上機車,我的心卻早已飛到了pun家的門前。




--------------------------------------------------

Chapter 37 leave them to chance 就聽天由命

我抵達phumipat家的宅邸時候已經接近午夜時分,
我把我機車停在他們家緊緊關著的大門前,
對於怎麼到這裡了我完全毫無頭緒,
在我眼前的大房子正壟罩在一片漆黑當中,
只有一扇窗戶是亮著的,我認得也是最熟悉的那一扇。

我站在那看著pun窗外,然後我輕聲長嘆,
只因我不知道這窗口的主人現在感受如何,
他對於所看到的是否驚訝不已?
還是他氣我居然讓他用最糟的辦法知道這個事實呢?

“馬的我是大智障…”

我罵著自己,然後用力敲著摩托車的把手,感到絕望;
我不應該用這樣的方式讓他發現的,
要是我有那個勇氣去跟他當面說就好了,
那還不會讓他感覺這麼的痛苦啊,至少,他會理解我是站在他那一邊的。

可是,我卻讓他自己發現這個實情,就好像只剩他一人不知情似的。

我看著還亮著的窗戶,感到十分矛盾,
我拼命的想要進去跟他解釋一切;
但同時我卻害怕去按這個門鈴,
我祈禱他會看到我焦慮的站在這裡,但他好像沒有要探頭出窗戶看的打算。

這個所有問題來源的iphone正像鉛一樣重地躺在我的口袋裡,
好像希望我用他來贖罪似的,
我猶疑了一會,然後抓起來撥了電話給他。

“It’s wonderful enough that we are friends
Even though we can only be in the same vicinity
That person probably won’t mind
It can’t be helped that you fell in love with that person first
I keep having to hide everything
So that you cannot see them from my eyes”

Pun還是用跟之前一樣的手機鈴聲
(我知道這首歌還得感謝ngoi,
因為他某天在社團教室裡聽這首。)

但跟之前不一樣的是我聽著這首歌一直播放著,
就好像永遠未接的模樣。

我沒有放棄的一直播著他的號碼,
我知道這舉動讓人有多不高興,
尤其是當你沒有心情想跟別人說話的時候;
但是老實說我可不想讓pun誤解今晚的情況,
鈴聲反覆的在我耳裡徘徊,
直到我瞥見那房間主人的影子出現在窗戶上,
pun站在那裡看著我,接著手機顯示收到了訊息。

“讓我一個人靜一靜好嗎,之後我會打給你的。”
發送人: 學生會pun

所以我還能做些什麼事嗎…其他事情比起就向他要求的讓他靜靜。

***


星期六,我因為宿醉頭痛而醒來,
昨晚回家後真的醉慘了;
我那些該死的朋友們一定愛死我了,
因為他們死命地的朝我猛灌酒;
儘管我們把那隻伏特加都乾掉了,還有一箱啤酒,
後來還嫌不夠買了米酒(rice whiskey: laolao)跟red bulls;
糖漿、蘇打水混,效力之猛就像地獄級的。

最後knott跟per完全跟不上,
直接酒醉吐在地板上;
keng、dong、khom跟rodkeng則是睡在電視前面的沙發上,
palm、phong、em、ken跟我則是擠成一團睡在地毯上,
那ohm呢?

他還有餘力爬上樓舒舒服服的睡在我的房裡,那個混蛋!

醒來的時候聽到酒瓶乒乒乓乓的聲音讓我下了一跳,
是lm姐跟ann姐在打掃房間。
(他們沒有睡在我家,都是早上來晚上離開)

我起來抓抓我沒有穿衣服的後背,
誰叫昨晚身體像著火一樣熱,我只好脫掉上衣;
我醉得身上只穿一條四角褲而已,
就跟其他睡在這裡的人一樣。

“欸,話說ohm底迪在哪裡啊,no弟?”

Lm姐小聲的問著她好奇的問題,嘿嘿嘿,
妳想要去看看ohm黃澄澄像蜜一樣的胸膛對吧?

做夢吧,lm姐!

ohm可能之到會發生這種事情,
所以昨晚早就夾著尾巴滾去樓上了,
我瞇著眼,盡量去驅趕我的睡意,
終於感覺好一點的時候,
第一個要找的東西就是我的手機,
iphone離我不遠,我伸手就鈎到了。

就好樣一切都一如往常,看起來沒什麼變,
就連一通pun的未接來電都沒有,感覺我好像沒辦法再露出笑容般。

“你也把我吵醒了啦,混球。”

Eim朦朧地低咕抱怨著,
我猜大概是我移動的聲響太大了吧才把他吵醒,
他伸了伸懶腰然後手打在khom的腿上,於是他也醒了;
khom揉著眼睛,手肘撞在rodkeng的身上所以他也醒了;
就像骨牌效應一樣,每個人都醒來了,除了睡在樓上的那個人。

“我要去把ohm叫醒。”

我自願上去,然後慢慢地爬上樓,
我邊搔著頭邊走著樓梯,昏昏沉沉的拖著我的腿,
最後終於抵達我的房門前,
門正關著,感覺到裡面空調居然還開著;
你睡我舒服的床還不夠,居然還開冷氣,
你這大混帳!?

我露出不高興的表情,然後推門進去。

“馬的,ohm!該死的給我起來!
現在立刻馬上!你渾身酒臭味還敢在我床上睡!
快起來把床罩給我掀起來!你這混蛋啊啊啊!
醒來,馬的哩!”

他就像聾子一樣完全聽不到我在大吼大叫,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耳朵長包皮還是他在開玩笑裝死給我看,
因為我越是大聲,他越是用力的把枕頭罩在他的頭上,
我只好衝過去把枕頭甩開。

“醒醒!或是我要叫mick學弟叫你你才肯醒?”

哦,這居然有效,後面那一句居然進去了他的耳朵耶,
他豎起中指回我一句
”蠢貨。”

你自己才是蠢貨哩!

Ohm搔搔他的胸口跟手臂後才願意起床,
我搖搖頭,看著還沒有醒來的他,
走了過去從衣櫃拿起一堆毛巾。

“拿去吧,去沖一下吧,
你想在我家沖個澡先嗎?
我想你們用樓下浴室就好了。”

我問完馬上朝著浴室走進去,門也沒關,
我脫下內褲,走進浴缸開始沖澡。
我聽到些雜音,讓我知道ohm照我說的做了。

“好主意,我覺得我馬的真是髒死了。”

他邊抱怨邊脫掉衣服,
然後從我這邊把蓮蓬頭搶了過去,
自顧自的沖著自己的背,居然還命令我說
”幫我刷刷背吧?跟本髒的跟乾掉的狗屎一樣了。”

我操搞什麼鬼?!你這樣說我哪敢刷啊!

我很快的拒絕了,

”我懶的幫你。”

不過他根本沒聽進我的話,他把我拉進浴缸,
轉過身一副好像一定要我刷的樣子,混蛋。

“等等我幫你。”

他這麼提議說,那就隨他啦,
我雖然覺得很麻煩,但擦背聽起來倒挺誘人的,
我搖搖頭後把水潑到他的背上,然後開始慢慢輕輕施力的刷著。

Ohm跟我從小就一起長大,
我跟他二年級的時候在同一班,他爸是鋼琴老師的緣故,
所以他最後也是跟我一起上鋼琴課。
(話說怎麼不是你爸來我幫我們上課啊?!)

因為這個原因,所以我們自從之後就越來越熟,
兩邊的家人也很熟悉彼此,
只要我爸媽有出門,他們都會買些東西給whaen老師(ohm他老北)。

起先我們原意並不是要一起洗澡的,
不過我跟誰一起沖澡都沒關係,
反正我也不是那種會害羞的人,特別是跟ohm。
(誰叫我對我那裡非常有自信哈哈哈)

我們從小就常常一起洗澡,
(有時候當他爸不在,課又上晚了他還會睡在我家呢。)
跟他洗澡就好像跟黃色小鴨一起洗一樣稀鬆平常,
我們兩個一點也不會介意。

我們真的很要好,好到我想我應該沒有什麼有關他的事情是我不知道的,
可是…

“你真的在跟mick學弟約會嗎?”

我出乎意料的問著他,藉此打聽這件事情,
我一點都不驚訝ohm看著我,反倒是我更驚訝他全然不覺。

Ohm嘆了口氣說,
”不,我們之間什麼都還沒有。”

鬼才信勒。

“那你怎麼都沒跟我說?聽到這樣我很傷心。”

我總是對他直來直往,
因為我覺得我倆的相處模式就是這樣;
ohm轉過來看我看了我一陣子,
然後又轉過頭嘆了另外一口氣。

“我和他之間真的沒有什麼,那麼你跟pun呢?
你不會以為我真的沒有發現什麼吧?”

怎麼忽然又把話題丟到我的身上?
我也嘆了一大口氣,甚至比ohm的還更久,

“pun跟我…就真的只是朋友而已。”

此刻,他看起來有點苦惱,

“你就是不承認是吧?
轉過去,換刷你的背了,我背開始在痛了。”

很自然我聽著他的話轉過身去。

我們交換位子,然後又過了一陣子,ohm繼續說道,

“你現在是不把我當做朋友是嗎?”

天啊,要是你這樣想的話,
裁判麻煩現在暫停一下,我想要打他的頭。

“白癡,要是你再這樣說的話,
我肯定把一拳揍在你的臉上。”

他用力刷著我的背,感覺有點痛。

“那好吧,我也要打回去哦,
我可是好聲好氣的說而不是質問你,
我會等你願意自己跟我說的,
不過要是你不肯說,你自己清楚明白下場會如何,
我不得不想你是不是已經不再信任我了。”

我馬上糾正他的想法,

“嘿,才不會哩!
我只是不知道該怎麼跟你說出口而已,
我們現在的關係,很難交代,三言兩語也說不清。”

我試著盡力解釋,但卻吞吞吐吐講不出個什麼,
我踩在水灘上,然後雙手插在腰上。

Ohm搖頭說著,
“那就算了吧,你們自己覺得好就好,是吧?”

他邊說完後,我笑了笑,誰叫ohm總是這樣,
他有時候總講些垃圾話,
(不是偶爾,是常常。)

但他在很多點上很照顧我,
要是我被問到除了父母之外,
誰是最在乎我的人,毫不猶豫那個答案就是他。

“我想應該是吧…”

Ohm又繼續說了,

“所以為什麼pun昨晚被你搞得那麼煩?
我注意到他的表現很怪,
你是不是有關某人的事情被手機拍下來了?”

天啊…這混帳是不是通靈王啊,就連猜也馬上猜到重點。

我用手舀起水小心得潑在膝蓋上。

“對不起,這個我不能跟你說,
不過不是我的事情就是了。”

我伸手過去拍拍他還在幫我擦背的手臂,
ohm也回拍著我的肩膀。

“好,那麼你自己小心點,
要是想要說的話什麼都可以跟我說,
雖然我以前沒有經歷過這些事情,可能幫不上什麼忙,
但是需要幫忙的時候-
我指的是就算借你一隻兩隻耳朵聽你訴苦,我也願意。”

哈,他這才把內心話說出來啊,
害我想要轉過去打他一拳了說,
不過我卻一點這種感覺都沒有。

我應該繼續回過頭去問我剛才的話了,嘿嘿嘿。

“所以你跟mick學弟到底怎樣?
嗯?你到底是要不要跟我說?”

別以你不想談我就會忘記這件事情啊!
Ohm竊笑著我,

“先讓我知道你們兩個的事情,我就交換情報給你。”

他說完後抓起蓮蓬頭沖洗著我的背,
完全沒有給我機會去反問他,
我早就知道這臭小子肯定會像這樣佔便宜的,
一直都是這樣!

***


當十二個人都沖完澡穿好衣服後,
正在桌上搶食lm姐跟ann姐替我們準備的東西,
時間早就已經中午了。

男孩們穿著制服跟藍色短褲還有皮鞋等等,
然後紛紛朝著lm姐跟ann說完再見後各自回家,
他們還說下次我爸媽不在的時候還要再來摧毀我家一次。
(你們這些混蛋!)

我走出街上目送他們離去,直到他們每個人都上了計程車;
ohm是最後一個走的,他離開前轉過來輕拍我的背表示支持,
我也回以微笑。

Ohm的計程車消失在我的視野後,
我卻還愣愣的站在原地,忽然有種感覺懶得回家了,
看著錶發現時間已經是下午三點了,
我只好招了一台計程車去Villa的雜貨店補充些零食,
誰叫他們全部都吃光光了,沒有一包零食能夠倖免。

星期六,路上沒什麼人,
一下子計程車就到了J-Avenue。
(里程表都還沒跳到40銖呢)

我付完車資後,避開太陽朝著超市走了進去;
我經常來這裡買各式各樣的零食,
就在我剛踏進去的時候,手機忽然響了

“Hail to our host! Wishing you lots of silvers.
Wishing you lots of golds. Hail to our host!”

是pun?!
當我聽到口袋裡手機大聲響起時,
這是我腦中第一個跳出的名字,
我很快的拿起來只為了確認螢幕上面的照片跟號碼是…
yuri…

我輕輕嘆口氣然後無力地按下接聽鍵。

“怎麼了嗎?”

“你剛起床嗎,no?
怎麼聲音聽起來這麼疲倦?”

我可能表現的太明顯了,連她都感受到我沒心情說話的語氣了,
我搖搖頭讓自己盡量不要遷怒到yuri身上。

“沒阿,我起來一會兒了,現在在Villa呢。”

我回答然後推了台購物車,正看著琳瑯滿目的零食,
而電話那一頭繼續傳來yuri活潑的聲音。

“那你明天有約嗎?
一起去看電影吧?好不好?好不好啦?”

又來了,yuri一直求我,
我們不是才剛一起去逛街而已嗎?
我發出個有點疲憊的笑容,流露出懇求的氣氛,
不過此刻,我老實說真的什麼事情都不想做。

“我有點累,能讓我待在家裡補個眠嗎?
改其它天好不好?”

對她的拒絕聽起來有些認真,所以她就沒有繼續說下去了,
她含糊得說著她知道了,先不煩我了。

“好,沒關係,你好好休息,
那你到底怎麼了?怎麼會把自己搞得那麼累呢?”

我想告訴她說我喝醉了可能不是個好主意。
就當我在想理由的時候,
我聽到了一個女孩開心的呼喚著我的聲音。

“no哥!”

當我注意到pan小小的身軀站在我眼前的時候,
我差點就鬆開手上的手機了。



-------------------------------------------

Chapter 38 I wish

“no哥!”

聽到正在挑零食的pan妹大聲呼喚我的名字的時候,
嚇了我一大跳,我都不記得上一次再見到她是什麼時候了;
不過,現在應該不是巧遇對方的好機會。

“yuri,我該走了哦?掰。”

我趕緊掛了電話,然後試著要對pan說些什麼,
她站在那裡露出十分燦爛的笑容,
再開始閒話家常前,忽然聽到了另外一個聲音,

“pan?我找到發粉了,你要哪一種啊?
我不知道該選哪一個的說。”

我不知道當現在我看見pun站在我面前,
我應該要開心還是…
但他還是硬擠出一個笑容出來說,

”哦…是你啊no。”

“哦,你好,你們怎麼在這裡啊?”

我又問了個其蠢無比的濫問題了,
這裡就是超市啊,不然你來這裡要耕田嗎。

我心裡正罵著覺得自己的愚蠢。
不過pan並不覺得這問題很蠢似的,
可以從她的笑容中知曉,然後蹦蹦跳跳到我身旁。

”我們在買做餅乾的材料啊,
no哥你要不要一起來做,做完可以一起吃哦!好不好啦?”

顯然yuri的靈魂已經上了pan妹的身子了,
居然她也開始盧我了,害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只好愣愣的看著我身旁的女孩正在我跟pun身邊周旋著,
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啊。

最後,pun只簡短的說了幾句話。

“pan,no哥現在可能很忙哦,就不要打擾他了好不好。”

他唸了一下她妹,看著我輕嘆了一口氣;
我知道pun還誤解了這一切,
我也知道現在他並不想讓我進去他家裡面,
但如果真是那樣的話,那我們要怎麼解決誤會呢?

“我現在挺閒的,我可以幫你們嚐嚐看,可以嗎?”

我反駁了他,並馬上接受了這邀請,
pan開心的跳了起來,不過我並不知道pun的表情如何,
畢竟我現在還沒有勇氣去看他。

我靜靜地等著計程車過來,
pan妹有活力的聲音持續跟pun和我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
但我跟pun卻對沒跟彼此說過一句話;
當我們一抵達那高大的拱門時。

Pun提著購物袋走了進去急急忙忙的走了進去,
居然沒有注意到他身後的妹妹,她轉過身對我眨了眨眼。

“你們兩個吵架了齁?”
我猜應該是我們冷戰的太明顯了,連pan妹都看出來了。

我只能乾笑著說,

“沒-才沒這回事呢。”

“聽你在唬爛,你們兩個應該要好好聊一聊,
我會準備些可口的東西給你們的。”

她邊說邊走進廚房,留下我一個困惑地站在客廳裡,
不久後pun也回來了。

“呃?pan呢?”

“她說她要準備些好吃的給我們。”

“我知道了,要看電視嗎?”

他邊問邊帶我進去客廳裡,電視正開著轉到HBO台,
我瞥見pun蒼白的臉上,完全不看著我自顧自的轉台。

“pun…”
我嘆了口氣後準備開始說。

“怎麼了…?”
他的語氣聽起來平淡,但我知道裡面帶有多少涵義。

“我很抱歉…讓你用這種方式知道這一切。”

“……”

只剩卡通頻道的聲音畫破這片我們兩個之間的寂靜,
我屏息等著他的回應,
因為我感覺到我已經把我想要講的說出口了,剩下的就隨他了。

他帥氣的臉龐上帶著淡淡憂鬱,
亮橘色的雙唇正噘起顯示他現正沉思著什麼。

“你…不知道要怎麼跟我說,是這樣嗎…?”
Pun輕聲問著我,就好像他已經對此疲乏不堪了。

我注意著他的舉止,而這一切就好像要把我內心撕裂般,
我只想讓我眼前這個人開開心心的,
然而我現在卻是讓他變成這個模樣的罪魁禍首。

Pun緊緊閉上雙眼,就像他已經不想要在乎這一切了。

“你…不是有意要去對我隱瞞的,是嗎…?”
他說話的聲音就像是在請求,而不是提問,
我靠過去他坐僵的身子,他看起來是如此的脆弱,
我緩緩的把我手放在他的手下。

“pun…我很對不起你,
我老實說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對你說出口這件事情…
因為我不想要看到你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我又握著他的手更緊了些,我看著我眼前這個人,
正用另一隻手臂虛弱著撐著自己的臉頰,
我可以感受到他顫抖的手還有那緊閉的雙眼,
儘管我看不到他的眼睛,
但我能夠知道對他來說,心裡會有多大的衝擊。

“除了你之外還有其他人知道嗎?”
pun小聲的問著我,就算知道他沒有看著我還是搖了搖頭。

“我是從golf那邊知道的,就沒有再跟其他人說了。”

“我不想讓其他人用這麼糟糕的眼光看她。”

儘管是她讓你如此痛苦,pun你卻還是這麼在乎他啊,
我知道你就是這種人,當他一在乎某個人,就會不離不棄下去。
他表情稍微扭曲了一下,卻又繼續說了下去,

“而且我也不想你看到我這樣而難過…”

他邊說邊把我緊握的手推開,這樣才能擁著我,
他繼續用低沉的嗓音說下去。

“…你會氣我為了em的事情而難過嗎?”

我知道他會怎麼想,我知道pun害怕我會因此被傷害,
因為我必須要知道她有在乎em;
不過他誤解,
因為我知道現在才不是忌妒、生氣或是有其他瑣碎情感的時候,
真要說有什麼的話,要是他什麼感覺都沒有,我才會對他失望透頂。

我就喜歡這樣的對每個人都真誠而不做作的pun,
他對每個人都同樣關心,要是pun是那種自私只為自己的人,
我就不會想要跟他有什麼關係了,

我用另一隻空出來的雙手緊抱著他,而他也正緊緊的擁著我。

“聽我說,pun…”
他把臉轉了過來,我可以注視著他的眼睛,然後繼續說下去。

“你們已經在一起多久了?
要是你把這件事情處理得好像事不干己我才會生氣,
我很高興能夠遇到像你一樣的好人,
而我也很抱歉,沒辦法親口跟你說,
而是讓你自己用這種方式發現這事…”

我說得越多,我心情就越沉重,
我真的很討厭我自己,為什麼沒有勇氣看著pun的眼睛,
我一直說,但pun卻一直搖著頭否認。

“我知道了…謝謝你這麼擔心我,你知道這件事情已經多久了?”

“從…足球賽後。”

“有點久了…”
他邊說邊笑,但我知道他根本沒心情笑,
我偷偷看了他一眼,臉上滿是痛苦而扭曲的神情,
然後pun又說了些什麼。

***

又到了禮拜一而我現在在學校,
很快的把書包丟在桌上,
就像以前一樣跟ohm還有其他人打聲招呼,
然後躡手躡腳的偷偷走出教室打了通電話。

我打給golf是因為有件重要的事情想讓他知道,
要是你問我為什麼不禮拜日打給他的話,
因為禮拜日是他的他家庭日,我知道這聽起來有點奇怪對吧?

但這是真的,他看起來是個流氓地痞樣,
但他非常愛家,要是有人在禮拜日打給他要他出去玩,
他肯定譙翻那些人;
大家都知道這一點,所以都只發訊息給他,
但這件事情很重要,完全是不能用訊息來說的,我只好等到禮拜一了。

“Give me something to believe in
Cause I don’t believe in you anymore, anymore
I wonder if it’s even makes a difference to try
Yeah, so this is goodbye”

“幹嘛啦,哥們?你在哪裡喝呢?走。”

Golf的鈴聲幾乎都要播完了他才接起來,
我想要抱怨他怎麼那麼晚才接電話的時候,
才想到我有其他事更值得我大小聲的。

“真好笑,禮拜五早就喝完了,他媽的你在哪鬼混啊?”

我對著他大吼,順便思索著要是他那時候也在的話,
情況可能就不會變這麼糟了。
他有點不高興的回應著我。

“我很忙著打-我指的是跟女生出去,
為什麼這麼問?我錯過什麼精彩的了嗎?”

“是啊…精彩急了。”
我邊說邊吐了一大口氣,而golf也注意到了。

“怎麼了?”

“pun發現了em的事情。”

“唉呦喂啊!你跟他說的嗎?
要是你要跟他說之前應該先跟我說一聲啊!”

很自然golf聽到果然在電話另一頭大驚小怪,
對他這樣的鬼吼鬼叫我也不會生氣,
我現在關心得是我現在該怎麼處理這事。

“我沒說…”

“那他是怎麼知道的?”

“他…不小心…看了我手機裡的視頻。”

“…”
這一刻,我們倆都靜默不語,我知道他心裡在想些什麼。

“這真是最糟的結果了,不過我不覺得這是你的錯,
你完全沒有預期這一切會發生。”

你沒有?你確定?
我看了電話一眼後,感到有點生氣,還是只能嘆了一口大氣。

“當然不是,當他發現的時候我差點嚇死了,
但我們已經談過了,他說他需要些時間來調適。”
這次換golf嘆氣了,完全和我一模一樣。

“好,他準備好的時候讓我知道,我會盡我可能幫他的。”

“謝啦,哥們,連pun的份一起感謝你。”

“沒關係的啦,我們經常碰面,而且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

他這樣的回答讓我很感動,雖然他看不到我,
但我還是露出個笑容出來,我覺得身邊有這樣的好友實在很幸運。

“愛死你了,哥們。”

***


午餐時間餐廳總是擠滿了人,
我今天幾乎都要沒有空閒,誰叫太多差事我去辦;
我必須連絡不同部門尋求幾天後live音樂會的協辦。
我跑去賣飲料的地方,因為我知道我根本沒有時間去吃飯,
還有一堆人等著跟他們談,
我們今年要在體育館舉辦,所以一切都很匆忙,
而體育館的負責人又(非常)難搞。

“阿姨,我要…一瓶splash(nickhum代言的柳橙汁)。”

我今天自以為是nickhum哈哈哈Y_____Y
我點了我不煩而悽慘的一餐,當我看著餐廳的盛況時,
這位好心的女士正低下身子,努力幫我打開瓶蓋。

我注目著離我不遠正迎面走過來高高的身影,
雖然他帥氣的臉龐上沒有笑意,
我還是張開嘴大喊他的名字,但我覺得這樣很好。(雖然很傷喉嚨。)

“阿姨,我還要一杯阿華田。”

我又多叫了一杯,實在讓這位可憐的女士快忙不過來了,
她只能緩緩的走了回去打開冰箱,
我讓自己靠過去mick學弟(ohm的男友)旁,
然後拿了我點了東西,他正在跟其他朋友一起吃午餐呢。

“嘿,mick!”

“是…no學長怎麼了嗎?”

Mick學弟完全陷入一個受驚的小男孩模式,
我已經注意很多次了,
只要每次當有人很大聲的叫他的名字時,他就會嚇一大跳,
有時候我們很喜歡這樣亂他。
(不過film接著就會對我們大罵,誰叫mick是他最愛的學弟。)

“我可以跟你借隻筆跟便利貼嗎?”

“可以啊。”
他回答完後伸手進去隨身攜帶的包裡面,
(我猜他才剛轉班吧)

我等了一回後,他把藍筆跟粉紅色的便利貼遞給我,
這顏色對嗎?─______─”

“你難道沒有其他顏色了嗎,mickkkk?”

我大聲抱怨著,要是film在附近,
肯定對我大罵了,因為mick學弟人太好了,
而我也只是好奇而已。
(天啊,有規定我難道不能碰他嗎?)

不過mick學弟只是搖頭說,
“沒有其他顏色了,no學長,我是從我姐姐那邊偷拿的。”

對嘛,要是他買這種顏色,
也未免可愛過頭了(也太奇怪了)。

總而言之,顏色倒沒差,我接過便利貼撕下一張,
急急忙忙在上面寫了些話。

“謝啦,mick,
我可以讓你跟ohm有更多獨處的時光的!嘿嘿嘿!”

我還沒聽到他的理由(他倆死都不肯承認),
在我目標消失前我就衝了出去。

Pun跟那他們班的正走在餐廳前方不遠處,
我猜他們已經吃飽正打算回班上,
因此我加快腳步經過學生會秘書身旁,塞了一杯阿華田在他手上。
(這景象跟違法的販毒交易有點像。)
笑一個

我在便利貼上就寫這句話,然後貼在阿華田瓶身上;
不過我沒有轉過身去看pun是不是像我便利貼上貼的那樣有笑一個,
畢竟那樣太尷尬了,我也不知道他朋友們有沒有看到,
我則繼續專注的走回去f棟的社團教室。

嗶嗶兩聲。
我手機顯示收到了訊息,我看了一眼。

‘謝啦,我會保持笑容的=]’
發送人:pun, 學生會

他的表情符號讓我發自內心的笑著,像個神經病沒兩樣。

我不寄望pun能夠很快的克服最近發生的不愉快,
我只希望她能夠常保笑容就好…對於他這些僅剩的感到開心,就足夠了。



---------------------------------------------

Chapter 39 with these couple of arms 在我的雙臂裡

從那天過後,就算我再忙,我也想把pun的笑容找回來;
通常我一早都會在辦公大樓看到忙碌的他,愁眉苦臉的,
但不管我有多忙(大多是因為遲到…),我總會對他笑一下,
不會忘記對這苦瓜臉的學生會秘書揮手打招呼;
晚點總會看到他拿著一大堆資料夾走來走去,
而且每次他有注意到我的時候,
他臉上也會馬上從緊繃的表情轉成開朗的笑容: )

我相信真誠的笑容是會傳染的,
當你對某人發自內心的笑著,
你肯定可以感受到那個人也會比較開心,也對你投以微笑: )

在跟pun那次在他家裡的談話後,
我並沒有特意去找他問發生了些什麼,
我知道我不該去提醒他這些爛透的回憶,
我也不知道他是否有做了些什麼,
還是什麼都沒錯就保持原狀;
畢竟我是尊重他的決定的,
要是他想把這一切都拋諸腦後,就當做什麼都沒發生,我也願意這麼做。

或者是當他準備好要面對現實的話,
那們我也會準備好…支持著他,
他只要說出來我就會做到。

傍晚,我還需要忙超多事情的,
像是一直把文件從社團交到行政大樓辦公室,
手錶顯示已經要五點了,
但我還是在f棟跟行政大樓間跑來跑去,
沒辦法因為我打印的資料好像都不對。

幹!我很確定我有檢查過啊!

現在我只能拖著雙腿又從行政大樓走回f棟,這是第五次了;
我心情很糟,一直在想要是這次還不能通過,
我肯定把這表格揉爛了。
(不過,art一直要我冷靜並提醒我如果今天沒有處理好的話,
那麼我沒有時間去弄贊助的申請表格了。)

好啦,我會忍到全部都弄好總行了吧,
畢竟辦公室裡的老師已經特地留下來幫我處理了。
我邊走邊對自己喃喃念著我又把表格弄得一團亂,我真的很不爽,
這害我完全分心沒有去注意到有個高大的身影正朝我跑過來,
我們幾乎近到都要碰在一起了。

“發生什麼事了嗎?有人是不是在你的麥片裡偷尿尿啊?”

這在場的高大身影是pun,正笑著問我這個鬼問題,
我看了他一眼然後嘆氣把表格放在他眼前。

“哇靠這是什麼?”
他皺起眉頭大聲念道。

“要求協助音樂社主辦的live音樂會…?
這會不會太晚才交贊助申請表了啊?”

明明知道我們的進度就已經嚴重落後了,
你還在傷口上灑鹽,
我吐口氣後才回答著他的問題。

”要是今天前辦完,就還來得及;
不過要是今天沒處理好,我就要被幹翻了。
哦,對了話說我們社團兩萬銖經費下來了沒?
你的存款有沒有關係啊?”

我這樣問是因為我很關心這件事情,
畢竟最後是他幫我們社團先墊錢的。
(雖然本來是eoen要先幫我出啦。)
Pun神色自若的笑著。

“就快要了,我想我們後天就可以把錢給你們了,
而我的存款你不用擔心,裡面還夠用呢。”

好吧,我都忘了你真他媽的有錢。
我很快逮到機會咧嘴而笑的說,

“哦,要是你錢太多不知道該怎麼花,
那麼何不贊助我們呢,我還需要三、四萬銖,哈哈哈!
噢!”

早知道我就不說了,我這樣說他居然還打了我的頭耶?!

我摸摸頭後不高興地伸出中指比著他,
“不給錢就算了,居然還攻擊我?你這混蛋。
話說你沒要去哪裡嗎?”

我忽然輕聲的問道,裝做受傷一樣,
在看到pun之後讓我心情好多了,
我也不知道這是為什麼,本來是心情很糟,
但現在心情好多了,就像現在一樣。

Pun對我笑著然後走了過來,
“沒啊,工作比我想得還要早完成。”

他邊說邊挑著眉,一副就是要看我好戲的樣子;
對啦,我社團進度最慢了好不好,哪有人比你能幹,
你可是學生會的-大-秘-書-呢!

就當我要罵他的時候,我們到了辦公室門口(真是便宜了他)。
我用手指著他的臉,示意他可還沒忙完呢,
然後就推門走了進去,
Miss Pornratt正坐在那裏等著我要處理表格。

Pun跟著我進去等著,我的心臟一直碰碰跳,
我想知道到底這次能不能過了,
雖然空調有開但我還是汗如雨下,
我直直盯著Miss Pornratt的臉,我可不想第六次重做啊。

“喔…napat。”
這次是第五次Miss Pornratt叫我的姓了,每次叫都沒好事。

“嗯?”
我回答的時候胸口的心臟狂跳,
我希望不要再聽到壞消息了,
Miss Pornratt翻著表格然後折了起來。

“摺起來的時候日期沒有置中,napat,
雖然我不想這麼說…但你能重做一份新表格給我嗎?”

“額額額額,老師師師師!
為了這些表格我累壞了啦啦啦啦。”
聽到這樣我像個小孩開始哀嚎,
但她只是不耐煩的搖頭。

“嗯…雖然這樣對你很抱歉,但要是就算我現在讓你過,
這表格之後也一定會被退回,你到頭來還是要修改,
話說paramet呢?表格申請處理不是平常都他在做的嗎?”
他說的是met,他是我們社團的編輯,
不過不幸的是他目前因為登革熱而住院中。
(我們昨天才剛去探望他呢)

所以現在我又要忙著處理這些表格了,
我對這個真的很不熟耶。

但不用在意,我一定會把這個弄好的!
都做到這個份上了,就差那麼一點!

我從Miss Pornratt手上拿回失敗的表格。
“哦,他生病了,所以還有哪些需要修改的嗎?
下一次我一定會把這些都弄好。”

她露出笑容對正在我後面的pun說了些什麼。
“pun,你能夠幫napat忙嗎?
看起來他真的遇到了麻煩,你很擅長這個,
你應該不會介意幫你朋友個忙吧?”

呃?我轉過頭去看這空有外表的混帳正一臉疑惑的樣子,
然後點了頭說了”好”。

我們兩個離開辦公室後我開始笑著逗著pun,
“哦哦哦,我有人可以幫我了,
不過真不知道為什麼我自己弄快瘋了還搞不好這些東西啊?馬的。”
Pun馬上笑了出來。

“你幹嘛不跟我說你沒人可以幫你啊?
要是我知道的話我早就來幫你了;
而且認真的,就算她沒叫我幫你,我還是會做啊。”

嗯,你本來人就這麼好嗎?
我對他皺著眉,裝做一副我不需要幫忙的模樣(雖然我完全絕望了),
然後他又打了我的頭兩次。

看來這次有學生會秘書的加持,所有事情都變得很簡單,
一眨眼間就弄好了!

一開始,有很多地方要修,而pun決定要從頭開始弄起;
他戴起口袋裡的眼鏡,然後開始打著鍵盤,
而我可以在旁邊玩魔術方開,
(其他夥伴正在其他教室練習呢。)

最後我聽到印表機列印的聲音,pun也開口說了幾句話。

“要是這次你又被退回重做的話,你可以踢我的屁股。”

哼,他有時候總是惹我生氣,
我可不介意去多走一趟,這樣就可以踢這個萬事通先生了。

不過呢,我並沒有機會踢他的屁股,
因為每件事情就像他說的那樣正確,表格很完美,
Miss Pornratt笑著跟我說我找到個好幫手,
不過這個負責任的人實是很煩人,
所以我決定要偷偷踢他的腿,哈哈哈。

在我們終於通過審核然後把表格交出去後,
我們就去新校舍走走直到日落,
除了要把其他表格傳真過去,還有很多事要忙呢;
因為我們社團已經跟很多公司聯繫了,接下來就是要寄表格,
晚上八點了,我還再傳表格給每一家公司,
為了不要浪費時間明天早上才讓他們收到;
有些公司是社團成員的親戚,
所以我只要把必要的表格叫他們拿回家裡就好,省去傳真費。

最後錶顯示了九點,我才發現是時候該把工作告一段落離開學校了,
我轉過身去看著當我忙著到處打電話時在等我的pun,
他正在讀社團裡的書(音樂相關),
他完全沒有催我。

“你餓嗎,pun?拍謝啦,我忙到都忘了時間。”

我放下手上的文件然後問著他,
畢竟我們沒有機會去吃東西,而現在都已經九點多了,
pun闔上手上的書本然後微笑看著我。

“我還在想你是不是打算讓我餓死呢。”

啊啊啊啊,我對不起你啦啦啦。

我急忙道歉然後把東西都歸回原位後,
告訴自己終於可以回家了!

***

雖然我一直叫他直接直走不要浪費時間,
但Pun還是很堅持要在我家門前跟我告別。
(已經很晚了)

但他還是把腳放下來一直對我說著”不行”。
他還一直爭論著說我們又沒有離很遠,
這樣一點都不麻煩,好啦,就繼續裝紳士吧你。

我真的覺得很煩,最後我累到懶的跟他爭了,
所以就讓他做他想要的吧,要送我就送吧。

當到我們家前面那條街的時候,
我忽然想到我是不是該請他一頓做為他幫我弄表格跟等我到那麼晚的感謝,
更別提現在還要送我回家了。

“先去吃些東西吧。”

我邀著他然後請計程車先在我家前面十字路口把我們放下來,
pun一派輕鬆的繼續說著話。

“我還以為你不會問了…”

呃?你在等我問嗎?那你不會直接說出來哦?

付完車資後我跟他一起走去ekamai路上,
朝向燒烤雞肉店走了過去,我還沒嘗過這一家呢,
就在街道右手邊,在這裡吃還有汽車廢氣相伴也是另一種樂趣啊,
我決定吃看看。

我們兩個擠進這間小餐廳然後pun拿著長長的菜單開始點了。
“我們來吃個…泰式青木瓜沙拉佐鹹鴨蛋、
一份燒烤雞肉、魚露鮭魚、豬肋骨酸辣湯、
一份燒烤牛排、一份豬肝、檸檬鱸魚還有兩份烤飯糰,就這些。
哦,再一罐雪碧。”

我的老天,你是打算讓我傾家蕩產嗎?
我眼睛睜的偌大看著他,然後急忙的檢查我的錢包看是否夠付。

“我有錢付這些嗎?!
你至少點了3000銖,都購買一張禮卷了。”

“哦?你要請哦?我不知道耶,那麼我再多點一點好了。”

他張開嘴巴對我笑著,然後擺擺手示意要再點更多,
我急忙伸出手去用力打了他的頭。

“你夠了哦,吃完這一頓,我要可能要吃乾草過活了。”

我邊抱怨著,然後店員拿了飲料過來讓我們先解解渴,
我可以聽到pun正嘻笑著。

“拜託我會出啦,你還要吃些什麼嗎?”

他是沒神經,不知道他已經點了多少菜了嗎,
我甚至還懷疑他能不能吃的玩呢。
我搖搖頭,努力的等著他點的菜餚慢慢上來。
(我快餓死了)

附近pub的音樂在我們等待的時間傳了過來,
讓我們稍微比較放鬆些,很快地pun點的一大堆菜都上來了;
一開始青木瓜沙拉佐鹹鴨蛋,燒烤雞肉還有魚露鮭魚。

“給,嚐嚐看吧,這很好吃哦,pan跟我之前有嚐過。”

學生會秘書邊對我說邊挖了一匙烤雞肉放在我的盤裡,
我知道,他以前有來過這裡,難怪什麼都沒說就驚人的點了這麼多道菜,
基本上相對於我帶他去吃晚餐,現在都變成他帶我去吃了。

“嘿嘿,夠了,你也吃點吧。”

沒多久我盤裡就滿是食物,尤其是鱸魚一上菜,
pun馬上忙著把魚肉分給我,
哈囉,你看清楚了沒,我是no不是pan妹啊!

“哦,好,快吃吧,我注意到你也忙到很晚,
所以多吃點來回復精力吧。”

他邊說然後又把牛排舀進我的盤子,
接著才開始吃起來,害我不禁對他搖搖頭。

“那你那邊呢?樂團練習的如何?
我一次都沒看過你們練習的說,你們真的有在練嗎?”
聽到這話pun忽然詭異的大笑了出來。

“等著瞧,你一定會大吃一驚的。”

到底是哪種”驚”啊?
不過在我找到機會問之前,他又挖了一匙鹹鴨蛋給我,
你現在是想把我養的白白胖胖然後才可以賣個好價錢是不是啊?!

很快我們就把這些食物一掃而空,很難相信不久前滿桌都是菜餚,
我還想說是不是吃不完了,我把餐具放著然後喝了一口飲料,
接著喝下最後一口酸辣湯,超飽的啦,
飽到我都只能站起來而走不動。

“你飽了嗎?還是還要多叫一點?”

Pun還繼續悠然地將魚骨跟魚肉分離,
甚至問我要不要吃些,你要吃你自己吃,
但我已經吃不下了,不行了!

“我吃不下了,我快撐死了。”

“你吃的那麼少。”

這人居然這樣!我瞪著他英俊的臉龐,
而他也不客氣的回我一個嘲諷的表情,
我只好又豎起了我的中指。

幾分鐘後,pun把剩下的食物都吃光了,
他甚至還加點了荸薺(菱角)西米露當甜點,
我驚訝地看著他那纖瘦的身體,
很想知道這些東西是怎麼吃進去了,
這應該是個全人類的秘密吧,無論我怎麼看,
他還是一副絲毫沒有發福的模樣。

“咱們走回家吧?這樣可以幫助消化。”

Pun說著然後又開始跟我爭論誰要付帳了,
不過理所當然我贏了。
(他非常想付,但我很堅持因為我讓他幫了一整天的忙。)

我們兩個都同意散步回家,家裡沒有離這太遠,
順便還可以多燃燒些卡路里;
我對pun點頭然後就拍拍肚子一起離開餐廳。

不過接下來,我眼睛卻看到了對街發生的事情。
像現在晚上十一點後,我覺得帶pun走過ekamai路比較好。

“嘿,no,這裡有很有多酒吧耶,那裡在幹嘛啊?”

好奇心會殺死一隻貓的!
我馬上嚇了一跳衝過去擋在他面前阻止他朝那個方向看去。

“哪裡啊?
哦,要是你繼續往前走你就會看到curve了,
那裡超貴的,不過要是你繼續走下去,
那裡有一間可以試著抽水煙的,想試試嗎?”

我試著打斷他,讓他把注意力放在這邊的街道上,
pun聽了我的話,而最後還是在個轉角轉彎並沿著街道繼續走下去。

要是沒有那台大聲放著音樂的爛車的話,我們早就走回去了;
低能的音樂沒有顧慮地大聲到每個人都轉過頭去看,
pun也回過頭,卻注視著什麼,不是那台車,
當他目擊到那見我不想要讓他親眼看見的事情後瞬間靜止。

Em穿著細肩帶洋裝,露出白皙的肌膚,正在jet前面,
位於我們的對街,身邊還跟著一位男人,
我朝pun的眼神看過去,注意到他手正摟著她。

此刻,我不去在乎em在幹嘛,跟誰或甚至她有多危險,
就當我看我身旁的人停了下來,臉上沒有半絲笑容,
雖然我不知道耗費多久才讓他重展笑顏的,
我無法就這樣傻傻的站在這邊。

我用雙臂把pun拉了過來,讓他只能看著我,
他身體輕飄飄的,我輕輕用點力就能夠轉動他的身子,
我看著他的臉頰,無法去猜他現在內心的感受,
我只能拉著他把他緊緊擁進懷裡,
完全不去看那些可能回看著我們兩個的人。

我知道到我要阻止pun去看到這個景象,
阻止他去想這些事情並盡快擺脫傷痛,
我要他張開眼睛只能看著我,
這個最在乎他的人,而且會永遠陪著他的人。

“pun…別看了…”

結果卻是我哭了,這也太奇怪了吧,
我不到什麼時候我的眼淚開始滑落的,我也不想知道。

我唯一想的就我才是那個毀了pun生活的人,
是我讓他知道這些壞消息的,
是我讓他目擊這一切讓人心神不寧的畫面的,
都是我的錯,是我的錯,都我害的。

“pun…看著我,不要轉過去看那裡了,
拜託好嗎…請你看著我就好…”

我一直重複這句話,
雖然我開始覺得無力卻還是把他擁的更緊,
他的制服被我的眼淚沾濕了。

當pun也開始抱起我後,我卻開始搖起頭來。
”我很抱歉,pun,我真的很抱歉…”

“不,no,謝謝你,真的…很謝謝你。”
雖然他擁著我,但Pun的手臂冷的像冰似的,
彷彿就好像我是他最後能夠依賴的人了。


要是你四處張望,卻發現你支身一人,
那麼請轉身,看看我所在的地方,
我會一直都在。



--------------------------------------
Chapter 40 : )

那晚之後,pun完全就放下一切重新開始了,而我也是。
對我們兩個來說卻是很煎熬的時光,
他必須專注在團練上而我則是忙著準備活動,
我還是繼續跟他說些笑話讓他找回一些些笑容;
唉,我應該每天帶一些好笑的漫畫來的,
(不過那些都是每週更新出版的,所以也沒有辦法)

Pun起初的那幾天看起來有點沮喪,
但在接下幾天後,特別是他聽到我一語雙關的笑話時終於重展笑顏,
(這個海豹的笑話我真的不會翻…完全不懂梗,只能找到一張圖:
sealist-seal

why did the seal laugh at this joke?
Because it’s the…sealiest thing he has ever heard,
很可笑吧,不用回我就笑吧,我就是要你笑。)


很明顯pun心情開始好點了,可能是因為有很多事情要忙的關係,
而他也不想讓其他人擔心他。
(他朋友也開始注意到有些不對勁而跑來問我,
但基於不是我的事情我也只好跟他們說我不清楚。)

我也開始在想到底pun現在的笑容是發自內心的還是只是裝出來的,
他以前的眼神充滿自信,但現在卻不像之前看起空洞而黯淡。


LIVE音樂會的前一天我忙翻了,好幾個常用的音箱出了問題,
我必須打給技師請他們來看看。
(我自己也不知道怎麼修理這些電子設備)

而且因為今年辦在體育館裡面,我們需要把些必要的設備搬過去,
這可是個大麻煩,因為已經沒有多餘的經費了,我們只好自己動手搬;
當我們把重低音的音箱從F棟搬去體育館的時候,
忽然有個聲音在呼喚著我的名字。

“No…你怎麼自己一個人搬這個啊?!讓我一起來幫你!”

Eoen剛好經過,感謝老天!我高興的完全沒有猶豫就把音箱搬給他,
還問他是否能在這裡等會兒,然後我還要回去搬兩個麥克風架來。

“天啊,也太多東西要搬了吧,沒有找其他人一起來幫忙嗎?”

Eoen邊問著我邊在大太陽底下從F棟朝著體育館走過去,
回答他之前,我先用手臂擦了額頭上的汗水。

“有啊,但低年級現在都在上課,只有高年級有空。”

”還剩很多嗎?Pannee老師下午讓我們在圖書館自修,我可以幫你一起。”

我的媽啊,這是天堂來的福音?!
我很快轉過頭去給了他一個燦爛到不行的笑容。

”好極了,要是你可以幫忙的話,還有一拖拉庫的東西呢。”

Eoen真的幫了我一整個下午,
我們兩個來來回回在這兩棟建築物跑了至少十次有吧,
當我們跑到第九趟的中間時,我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Hail to our host! Wishing you lots of silvers. Wishing you lots of golds. Hail to our host!”
是大渾球ohm打來的

“要幹嗎?”
我把電話用肩膀夾在臉龐,
沒辦法我手上拿著一箱社團提供給樂團使用的鈴鼓、薩克斯風、
還有些無線麥克風,根本沒多的手來接電話。

“鼓鎖呢,鼓要調整一下!”
這白癡總是這麼愛指使人,我皺起眉頭回了他一句。

“等一下啦,我才剛離開社團教室呢。”

“不行,我們現在要做第一次的試音了,馬上!”
好啦,你難道不能有點耐心等我一下嗎?!

我開始有點不爽了(因為很熱),
不過我才沒那個心情去跟他辯,我只好轉過頭去跟eoen說:
“eoen,你先走吧,我馬上就回來;
好啦好啦,稍等一下我會把鼓鎖拿過去的,先掛斷了。”

我一跟ohm說完馬上把手機塞回口袋裡,然後馬上跑回社團教室。

“我要等你嗎,no?”
eoen大聲問道,但我很快搖著頭說著,

“你先走吧,我很快趕上。”

我拿著箱子(不是很重)回到社團教室,
開門進去拿了鼓鎖跟其他可能會用到哩哩扣扣的工具
(因為我知道他們最後還是會問我這些東西的),
然後就像剛才一樣鎖上門後,除了pun經過著。

“呃?這些是什麼東西啊,no?”

“是樂器。”
這回答根本找打啊我(完全是我自找的)。

“白癡,那你幹嘛要搬這些東西呢?”

“我們在幫你們做明天場佈啊。”
我把指責轉到他身上,誰叫參加明天比賽的是他們而不是我。
嘿,我最笨了好嗎,真搞不懂為什麼我要辦這個活動?

”怪我囉?那你還需要幫忙嗎?是不是有很多東西要搬阿?”
你說這個是不是太晚啦。

”都要弄完了,沒關係。”
他臉上浮現的尷尬神情,就好像自覺得犯錯似的;
正因如此讓我開心地大咧咧笑著,還不忘用手肘輕推著他。

”別擔心啦!話說你現在不應該是在上課嗎?

他也笑著回應著我,讓我感到滿開心的,
畢竟現在對我來說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看到pun的笑容。

”是沒錯,不過我是來幫Supang老師拿東西,
你確定你不需要我幫你搬嗎?”

”不用麻煩啦,那就明天見囉。”
我這一說,看到pun的臉上又笑的更燦爛了些。

”不用等到明天,我等等就過去找你,你會在體育館吧?”

”對啊。”

我對著眼前又高又瘦的這人說著,他對我揮揮手,
便離開去拿老師要他找的東西了,
看到pun情況又變得更好了讓我很開心,
眼神也越來越有明亮有活力了,真是讓人鬆了口氣。

***

我們終於把剩下這些必要的器材還有其他的東西全部搬完了,
我現在希望我就躺在體育館中間就好了。
(我確實這樣做了,但接下來nont哥接著就對我大罵要我做的端正點)

所以我只好偷偷摸摸的躺在看台椅,
默默聽著ohm, art還有其他朋友工作的聲音然後趕著身旁的蒼蠅。
(嘿,我都洗了澡還在我身邊糾纏幹什麼。)

沒多久就有人坐到了我的旁邊。

“你累嗎,no?”
是eoen來了。

“當然累死了,你不累嗎?話說多謝你啦。”

我舉起手表示感謝,依舊雙眼緊閉且懶懶地躺著,
也因為如此我不知道這時候他臉上有什麼表情,但我卻聽到他的輕笑聲。

“沒關係,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情的,哈哈。”

呃?!
我張開眼睛目視著他並皺了皺眉頭,但他卻沒把目光對上我,
他說的那些話還讓我疑惑著。

”什麼…?”
就當我正要開口問他的時候,他卻打斷了我繼續說著。

”我不是早就沒有機會了嗎,是吧?”
他到底在說些什麼啊?

“機會?你在說什麼的機會啊?”

這問題聽起來太過天真,但我說起話來就是這樣的,
儘管我隱隱約約可以猜到我的這位朋友私底下的感受。

“嗷,拜託,你就別裝的那麼明顯了。”
他很瞭解我,也很聰明,當我理解這一切時,
我卻什麼都沒有辦法去做,我覺得裝作不知道也許是最好的辦法;
於是換我開始發出輕輕笑著。

“然後呢?你覺得我應該表現的像是什麼都知道一樣嗎?”

我起身坐了起來然後逗著他,我往前看,
就一起看著LIVE音樂會的舞台正慢慢地搭起來,
而明天eoen會在這裡表演。

Eoen長嘆了口氣然後伸手過來輕拍著我的肩膀。

“我是不是給你帶來麻煩了…?對不起。”

”嘿!一點都不會!別想太多了!”
我很快地揮揮手否認著,eoen笑著然後繼續說下去。

”我…其實不知道該怎麼解釋這一切,
我想我不是個甲甲…但你真的很可愛;
嘿,別用那種死魚眼看著我,
我的意思是…你很機靈,能在你身邊我覺得很愉快,
每次看到你的臉龐,總讓我想起那些京劇的臉譜的笑容,
(OS:好奇怪的比喻?!)
你看你那短短刺刺的頭髮還有高高的額頭跟小眼睛,我…很喜歡。”

蛤?去你的eoen,
你現在是真的在坦承心裡的感受還是在間接偷罵我啊?
我不知道現在我是否該用髒話罵回去,
但看到eoen這麼嚴肅的表情,我也覺得開啟我的認真模式了。

我笨拙地一直搔著我的平頭,畢竟從來沒有人曾經對我這樣如此坦然說道。

“嗯…你…還是我的好朋友,很高興你喜歡我,但是…
我對你卻沒有這種想法,
要是這樣讓你覺得不舒服,那我很抱歉;
我…真的只能把你當成朋友。”

我決定讓他知道這樣下去是沒有結果的,
Eoen是我的好朋友,但我真得對他從來沒有這種想法過,
我很確定,就算pun沒有出現過,我還是不會喜歡上eoen的。

Eoen笑著點點頭,然後像是明瞭了什麼後露出了微笑。

“謝謝你的坦白,也謝謝你不給我任何眷戀的希望。”
這混蛋!這是稱讚我還是罵我啊?!

”你在罵我是嗎?”
我打了他的頭,他卻笑的很開懷。

”才不勒!這是好事,現在我不會再這麼自以為了,
總之如果你以後還有要幫忙的,還是可以來找我哦,我還是那一個老伴。”

他笑著說完,聽他這樣一說,我也笑著回應著他,
我伸出手就像他先前那樣拍著他的肩膀。

”謝啦。”

在我們換個話題前,ohm的大吼忽然從麥克風傳出來,
他正在替麥克風試音呢。

“喔,pun你來了啊,快過來阿,
no正在跟eoen調情啊啊啊;
快來處理一下他啊。”
這他媽的臭嘴渾帳啊!!!

Eoen立馬大笑。

“那麼我該走了,加油吧,明天見囉。”
我揮揮手跟他說再見,
卻注意到pun經過 eoen的時候輕拍他的肩膀,接著朝我走了過來。

“所以你們兩個就在體育館中間調情蛤?”
他挖苦著說道,但臉上露齒的笑容卻讓我知道他根本沒把這當作一回事,
為了讓他閉上嘴巴我就踢了他一腳。

“你來這裡衝三小?大家都忙完了你才來,可以回家了哦。”

他現在還敢給我在那邊偷笑,真是有夠厚臉皮的;
接著他又在我身旁坐了下來,一副裝傻的模樣。

“我要留在這裡,才能把社長帶回家呀,
那你現在接下來要做些什麼呢?”

“給我待到兩點。”
我語帶威脅。

“那我先溜回去睡個午覺再來,我晚點再開車來接你。”
這人終於顯露本性了是吧!剛剛不是說你願意等我嗎?!
我只好又輕輕的(我覺得?)了再打了他一次。

“好阿,你現在是完全不在乎了是吧?”

“不然我能幹嗎阿?我明天才要上台耶,
現在要保持最佳狀態的說,不然還要拍照耶,需要上相一點。”
他邊說邊擠出個討人厭的耍帥表情,我彎下腰假裝嘔吐,
但這舉動好像讓pun更笑的開心了,他還輕哼著我沒聽過的旋律。

不過呢,沒什麼能比看到pun回覆以前的模樣讓我更開心了。


“親愛的長官?你可以從跟這人的甜蜜的時光抽空來檢查一下音箱嗎?
看起好像又燒壞了。”

這個死白目ohm的聲音又從喇叭裡面傳出來,這大白爛;
我覺得我應該從他手上搶過麥克風才對,
不然他又要不受控制的一直滿嘴噴屎了啊。

Pun聽到這些讓我惱火的話反倒笑的海開心,
不只這樣他居然還伸出搭著我的肩,故意表現給ohm看。
(ohm還用麥克風發出了個作噁的聲音)

欸!你們兩個玩笑開夠了沒?!
我掙脫了pun然後起身站在看台上並用手指著他的臉說著:
“你一定覺得這樣很好笑是吧,走著瞧;
我馬上回來,你最好給我待在這裡等我,懂了沒?”

我猜我應該看起完全沒有半點威脅的神情吧,
不然pun怎麼還敢笑出聲來。

“哈哈哈哈,我知道了啦。”


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來,
而pun跟我搭的那台計程車已經停在我家門口了,
錶顯示目前已經八點了;
雖然時間並沒有我當初威脅他的那麼晚,但也是算挺晚的了。
(整個下午幾乎都在忙東忙西的。)

我拿起書包確認一下沒有東西忘記,然後就跟他揮手道別了。

“掰啦,明天加油嘿。”

“會有特別待遇給我們嗎?”
他開玩笑地問著我,我只是輕聲偷笑著。

“一切公平公正公開,鐵面無私如我,拍謝啦。”
我挺起鼻子用鼻孔對著他,他卻笑了出來。

“好啦,好啦,哈哈。”

“那就明天見囉?”
我很快結束這個話題,不然對計程車司機很不好意思,
不想讓他在這裡耽擱那麼久而不爽。
不過在我下車前pun卻捉著我的手臂。

“嗯?”
我轉過身去看著他,滿是疑問。

“no…”
坐在我身旁的這人呼喚著我的名字,我皺起眉頭然後凝視著他,
他微笑著然後繼續說了下去。

“明天要專心點…我想跟你說些事情。”


計程車門關上,車也駛走了,留下我依然站在原地。
我不知道pun明天打算要做些什麼。
但他的眼中卻充滿著勇氣,就像以前的他一樣,這讓我明白瞭解…

以前的pun終於回來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事竟成 的頭像
事竟成

INNOCENCE

事竟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