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568
英版原文出處:
http://blparadise.tumblr.com/post/93432765366/love-sick-the-series-novel

一樣不定期更新
五集為一單位哦,
希望大家喜歡!

作者:事竟成



------------------------------------------
六 相遇



“no!所以我們的鼓到底怎麼樣了?”
喔,好極了,他們愛死我了,
居然見面第一句話就是跟我要錢!!!


“我沒事,還活著,但受了重傷,
我還在跟員警上演追追追呢;
我想我應該會躲在普吉島上比較安全。”

碰!

“白癡,我在說鼓錢不是謀殺案好嗎。
你最好注意點,去普吉島的每個人都會跟你要的。”

“不,是沙美島才對,哥…”
我不確定誰的笑話更冷。


我笑著走過去nont哥那邊,
他敲了敲我的頭,
然後我把我的(pun的)書包扔在鋼琴旁的沙發上。

我搜索整團裡面的麻煩精,
而他此刻正刻意避開我的眼神呢。
現在才知道他幹了些什麼好事嘛!


“我…我要去廁所。”
想逃!沒門!


“給我站住,ngoi!你知道你弄出大事了嗎!”

當然,這傢伙才沒我快,他很瘦小,
所以我一把抓住他的衣領阻止他的逃跑,
然後接著把他拖回社團接受大家的公開制裁。


“這混球在預算會惦惦的結果就是眼睜睜看著文化社的aun哥刪減我們的預算。
我們該怎麼處制他呢?”
啊哈,大夥們漸漸被ngoi惹火了。


“脫了他的褲子,然後用魔術筆在小ngoi上塗鴉”
虧Per可以想出這爛主意,一點都不害燥嘛,
再說我也不想看。


“在升旗儀式上跳雞舞!”
這個還好點。


“幫每個人寫一個月的作業!”
他什麼都得作嗎?!


“讓他當我們一整學期的僕人;
我們想讓他做什麼,他就得做。”
嗯…


“這個主意不差耶,ohm。
我認識你有11年之久,還是第一次認同你說的話!”
我轉過身拍拍他的背,
一瞬間他給我一個大大的微笑然後隨即恢復原本的樣子。


“那你過去11年是怎麼看我的?!”

“就是我需要買個嘴套(狗狗用的)去罩住的那種人呀…”
除了ohm知外其他人都笑了,
誰叫我在酸他。

“白目,你最好知道。
下次yuri打給我,看我會怎麼說。”

“隨便你囉,希望有那個機會囉。”
阿門!我還會替他祈禱著呢。

千萬不要搞錯了,yuri是很可愛,
但就這樣而已,我並沒有那麼喜歡她。

“是呀,khun phaen!
要是有個漂亮的妹子想要跟你在一起的話,
你還猶疑不定,這樣一定會被甩的啦。”


“哈,我可是羅密歐呢。”

“你難道不想去見nang wan thong嗎?
我好像聽到你在追她呢?”

白癡哦,羅密歐什麼時候跟wan thong配了?

哦,對了,這倒提醒了我,我已經跟yuri說我會晚點到;
不過貌似今天我在社團也沒什麼事情可以做。
大家都在為足球比賽而練軍樂隊。
但這是film的工作,不是我的就是。


“大夥,我該走了。
總而言之,我已經與學生會談過那20000銖的預算了。
他們會處理的,所以別擔心囉…我想。”

說完我便轉身要離開,不過卻聽到ohm又在鬼扯了。


“這是當然的呀,你都把屁股賣給pun了。”
馬的是誰又惹到他了?他怎麼一直亂吠呀?
我剛提到的嘴套,也許我應該買一個給他戴上的。
我左看右看,看能不能夠找到東西塞住ohm的那張臭嘴。
“真的嗎,no哥?!”

“如果他說的是實話,你也可以生出一隻牛了,knott。
不管怎樣,資金的問題我會解決的。
今天就這樣吧。你們留在這裡等film,我要走了。

不過Ngoi!你不許走!
如果我發現有任何器材不見了或者被弄壞了,你就完蛋了!”
我夾帶威脅命令他。看到他臉色蒼白直冒汗害我都不禁笑了出來。
我是真的在生他的氣,不過也只是想先稍微弄一下他而已。


“okay,明天見囉。”
我跟大家告別後便離開了。


***


實際上,並沒有像我說得那麼晚我才離開學校;
不過都是要經過chareon krung的路上(我都打了10次瞌睡),
然後才抵達市中心裡的暹羅中心。


夕陽逐漸西下,
我搭的那台紅色taxi緩緩在在暹羅中心前停下。

我愛睏地付了車錢,好巧喔,鈔票跟計程車都是紅色。
我拖著身子穿過大screen shake前擁擠的人潮。


看起來….還不是很晚。
要是我早到的話,yuri會不會又想東想西,
她會不會認為我特地急著要她一面,因為我太愛她了?!


沒關係,這個時間到我卻無事可做。
我不是那種會在店家血拼的人。
我應該早點去看她,然後就可以早點回家玩遊戲。


於是我下定決心直衝Baanying餐廳。


服務生歡快地招呼著我,領我到一個空桌就坐。
這裡的服務還是一如往常的好啊。
可是呢,跟我約的人已經坐在二樓的某個地方了。


“沒關係,我跟朋友有約。”
我向她點點頭,然後去上樓看看。

一點都不難找到yuri那一桌,
一大群女孩正坐在一長桌上,還是由好幾桌子併起來的。


這是整個修道院的學生都在這了嗎?!


“no,你怎麼這麼早呀!”
Wan-Thong - 我是說yuri馬上就叫住我了,
她眼睛真利!

我嚇傻了,在考慮是否應該跟20個女孩坐一起。


“呃?no?”
等等,這個聲音好熟喔,
這不是女孩的聲音呀。

而且如果我沒記錯,這個聲音是…

“欸!”
馬的為什麼他也在這兒?!


“你怎麼沒跟我說你也要來?那我們可以一起來啊。”
他怎麼還有臉跟我說這種話。
跟你睡了整夜還不夠慘嗎?放學後居然還要看到你!
我們這是在哪座廟修的緣分哪?我可不可去取消?

當我看到pun的臉,心裡一直在嚷嚷著。
不知道我現在是什麼表情,是驚訝、憤怒或是厭煩呢。

我怎麼會忘記yuri和em是好朋友呢?
而且她們是一團一起行動的,理所當然pun也很正常。


“no,快過來這裡。
我幫你點了你喜歡的brake taek。”
yuri的聲音從長桌的另一端傳了過來。

遠遠我看到一個淡淡的笑容,我回了個微笑回去,
然後思索著,要是我過去那裡就糟了。
我決定去坐在pun旁邊好了。
“嗯?”他發出困惑的一聲。


“拜託,讓我坐在這裡,那邊很嚇人。”
我小聲地對他說,用下巴朝向yuri那邊示意,
那裡可有一大群女孩呢。
pun笑了,他似乎覺得這種場合很有趣。

ep3 02

“對,對。起初我也覺得很恐怖。不過現在很高興你坐在這裡。”
他開心的說著。

嘿!如果不是特殊情況,我才不會坐在你旁邊的好嗎,
我的屁股現在十分緊張呢!


“你們倆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熟了?”
對耶,我差點忘了pun和他的女朋友在一起。

當我聽到坐在我們對面的女孩優雅的聲音時,
我才熊熊想到這個問題。
所以現在我正硬擠在別人的男朋友旁。
這讓我覺得有點糟,不是嗎?


“哦!我忘記你跟女朋友在一起。
那我換地方坐好了,拍謝啦,哥們。”

我並沒有回答em的問題,
(主要還是因為我不知道該如何去回答她)

我很快地朝pun點頭,起身準備走去Yuri那裡坐,
她還在向我招手呢。


要不是pun抓住我的手,我應該就坐去那裡開心地吃著brake taek了。


“嘿,別擔心好嗎。
如果你不想去那裡,就坐在這裡。”
他不僅阻止了我,而且還把我拉過來跟他坐在同一張椅子上,
就像我剛才做的那樣。
直讓我措手不及。

yuri還在對我招手呢,她皺著眉,可能對我不過去很沮喪吧。


嘿嘿!我還沒和你好呢,你懂的。


“聽說昨晚在他那裡過夜的朋友就是你嗎,no?”
em甜甜的聲音繼續問著。

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就感覺嘴巴上好像戴了ohm的嘴套。
所以…我該如何回答呢?
如果我告訴她事實的話聽起來不是很奇怪嗎?
我開始擔心了。


“哦,看到了嗎?他還穿著我的制服呢,妳看。”
pun幫我回答了她,
他不只說著,還用手放在我的胸口的學號上。

難道你都不擔心你的女朋友會起疑心嗎?!
如果有人知道我在你家過夜的真正原因的話…!
我都無法想像會有多羞愧了!


我還在疑慮當中,而pun仍然在談論穿在我身上的制服。
接著,有人大聲說話走向著我。


“你很賤耶,幹嘛不跟我一起坐?”
現在我需要找到方法停止她的不開心。
我搔搔頭,覺得十分煩惱。

現在,不僅我朋友愛跟我耍嘴皮子,而且yuri站在我身後,他非常火(微笑?)。
(他們到底想要怎麼樣啦?)

要是我跳進這一杯水裡能夠讓我遊到印度洋,
我一定會立馬跳下去的。


“嗯…我不想打擾你,那裡已經有很多妳的朋友了耶。”

“誰說你會打擾我的?是我想和你坐,no;
我已經一個多禮拜沒有見到你了,
我想我可以過來坐在你旁邊,
這樣一來,你還是可以跟pun一起坐,如何?”

她很nice地問我的意見,
但並沒有要等我的回答的意思。

她跑回去拿了張椅子回來,所以她現在坐在我旁邊了。T___T
這就是我現在的樣子。


“我不知道你現在在跟Yuri約會呢。”
當Yuri搬來椅子坐我旁邊時pun低聲說著;
聽到這話,我只能苦笑回應。
我寧可裝作什麼都不知道。
我才沒那心情解釋這麼多呢。

重點是,我不想批評Yuri。


“這裡!這裡!
你為什麼還擠在pun身旁?
跟我一起坐嘛。這樣對他不好意思啦。”
yuri坐在我旁邊的椅子上責備著我,
她甚至打我的肩膀(唔,好痛)。

但…我應該與yuri一起坐嗎-_-?


“沒關係,一點都不會擠。”
哇,pun真是太體貼了!
我凝視著他,眼神滿是不開心。
(雖然他很好心地讓我與他坐一起)

“不行,pun。
來嘛,坐這裡,no。”
別以為yuri會輕易認輸。

欸,對你們要做什麼就做什麼。
可我就像拔河比賽的繩子般,要我往這裡或那裡。

反正我也不能做些什麼,除了深深地歎氣。
我移過去跟Yuri坐一起。
她看起來真的很開心,一直笑得開懷。
(不過她通常都這樣微笑)

現在,她把所有能看到的食物都堆在盤子裡給我。


“呃,我真是搞不懂這些陷入愛河的人。
要曬恩愛給每個人看,完全不考慮單身的朋友呀。”
她的朋友調侃著,害我狂冒冷汗。

但似乎yuri很喜歡聽到這種話,
她的笑容又更燦爛了。


“那你該去找一個男友才對呀。”
為什麼…要這麼跟他們說啊?
我還得困在這裡多久啊T_____T?


***


等著一大群女孩終於酒飽飯足,十足好漫長呀。
太陽幾個小時前就下山了;
我在收好的餐桌上看到世界文明的盡頭呀呀呀,
不敢置信她們全部吃個精光。


這些女孩的胃太嚇人了;
最後工作人員來來回回把桌上碗盤收拾乾淨了。


我們離開餐廳,沿著燈火通明的商店走著,
終於到達電影院前的公車站牌,
目送女孩們離開Payathai路。


“你要怎麼回家,yuri?已經滿晚的了。”
我禮貌性地問她,身為一位好男友(?)

她轉過伸咧嘴而笑,配上一副水汪汪的大眼。

“你要留我自己一個人嗎,no?”
哦…我們該這樣做嗎?


但就像我之前說過的,yuri不是那樣的女孩。
她大笑著說:
“開玩笑的啦!別擔心,我會搭計程車。之後再見囉?”

聽到她這麼說讓我鬆了口氣。
緊張是因為我沒打算留她一個人在那邊等,
而現在有人跟她一起了。


“到家後打給我?”
我不是那種糟糕透頂的男友,你懂得^_^


目送yuri上了計程車後,換我該回家了。
(我可沒有忘記用手機把車牌號碼拍下來以防萬一)

我卻找不到機會轉身離去,
因為我馬上面臨那個毀了我生活的傢伙。

“啊!”
不管這人有多帥,身後忽然站著一個人是會嚇死人的好嗎!
夭壽撞鬼了!快來人救我!


當我看到他在我身後等著,我大叫一聲。
我覺得他這樣靜靜地站在我身後更糟呀,
於是我迅速地轉過身子去面向他。


“身為男友,你表現的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好呢,no。”
他嘻嘻笑著說,
然而,在我耳中聽起來卻有種諷刺的恭維。


“你是什麼意思?”

“別亂想,我指的是你很會照顧yuri。
我還以為你對她沒那麼體貼。”
你是認真地在澄清剛剛說的話嗎-_-?

“我是一個男人,應該照顧她的,這很正常呀。
你應該去送em回家的。”
我們邊說著邊乘電梯到達暹羅中心前面的公共汽車站;
pun很自然地緊跟著我,因為我們住在同一個社區。


不過你可以不要走在我後面嗎?
你不知道你真的讓我整個feeling都不對?


“我滿常送她回家的,
但是今天我要帶你回我家,不是嗎?”
靠北,你剛剛說什麼?!


“蛤?憑什麼?!”
我只是你(名義上的)男朋友好嗎,
更何況我們又沒有結婚搬去你家住!

等等,他這是希望和我一起生活了嗎?!


“你不想要你昨天留下的的摩托車了嗎?”
噢,對。我差點忘了,誰叫今天是一團糟。


“嗯好,我當然要。pan在家嗎?”
可我要先問一下小麻煩的行蹤。


“她不在家,還能在哪兒?哈哈。”
他嘲笑著我,看來我問了他一個愚蠢的問題。
但真是個十分愚蠢的問題啊!


所以我得花上整晚的時間做Yuri的男友,
而現在我又得當pun的男友?!
天啊,我的生活中還有自由可言嗎?!


----------------------------------------
七 美好的一天



“嗨,pun少爺、no少爺。”
管家已經記住我的名字,即便我來第兩次而已,
真不知道你是怎麼記住的?

我微笑對著這位看上去年紀比我媽還大的女士點點頭。
我指的是,雖然我又吵又粗俗,
不過該有禮貌的時候我還是做的到的。相信我!


“Noi姨,你能問Nhan叔,no的摩托車在哪呀?”
pun問起我那輛和我年紀差不多的交通工具時,
她正準備拿起書包走回去;
不過聽到這句便立刻轉身回了一個和藹可親的笑容。

“Nhan正在洗耶,
我叫他下午洗,不過那時他說背在疼。
現在他好多了,所以他正在洗車。”

是誰叫他洗的呀,姨?!”
天呀,我覺得自己真是個大累贅;
看看我,我好像在虐待老人家啊。


“他在哪呢?”
我不耐煩地很快問著,我可不希望帶給pun家的人麻煩呀。
由其是看到這位大嬸的和藹的笑容,讓我覺得自己糟透了。

“他在車庫,才剛開始洗呢,我想應該還沒結束呢;
你介意等一下嗎,no少爺?”
才剛開始嗎?太好了。
我直接把書包丟向pun就向車庫直奔而去了。

“Nhan叔,別…”

水花聲!

看來我是晚了一步,我的機車已經濕慘了,
都要感謝Nhan叔手裡正流著水的水管呀-_-“
完完全全趕不及啊-_-“


“拍謝啦,no少爺!我馬上就好。”

“不用麻煩了,Nhan叔,
我自己來,你去休息吧,很晚了。”
我試著從Nhan叔手裡接過水管,但他不肯給我。
我脫下手錶,已經晚上8點了;
我才不是那種會叫長者在夜晚寒風中幫我洗車的人。


“這麼能讓你做這活呢,no少爺,這是我的工作。”
Nhan叔邊說邊繞到摩托車的另一旁去。


“給我吧,Nhan叔,我不會告訴任何人的。
你該去休息了,反正我經常自己洗車的。”
我對他大聲說道。


“但你是客人耶…”

“no和我會洗好的,你就去休息吧,Nhan叔。”
第三個聲音從我背後傳出,不需要轉身就知道是誰了。
除了這家的長子還會有誰呢?

我轉過身看見pun正微笑著,
那是一種不會讓別人拒絕的笑容。


“你確定要這樣嗎,pun少爺?”

“當然囉!把東西都交給no和我吧。”
pun說完便走過去接過水管;
接著目送Nhan叔的背影,直到他進去宿舍裡。


“那麼,我們開始吧。”
他轉過身說道,露出一個發自內心的笑容,
我也戲謔地回了他一個挑眉。


“pun小少爺,你確定會做這個嗎?”

“我知道好嗎,no。”
他將水灑向我。
混球,弄得我渾身溼答答的。

“操,我濕透了”

“擔心什麼,是我的衣服欸。”
他取笑著我,不過他說的對,這是他的制服呀。
我檢查我濕透的衣服,然後轉身一抬頭卻看見他正在脫衣服。
“喲!”

“你幹嘛這麼吃驚?
你難道覺得我應該穿著制服洗車嗎,no少爺?”
哦,看起來是我太大驚小怪了?

好吧,就脫吧。
我這麼想著,搖著頭便把我的襯衫也脫了,不過我沒脫背心;
我覺得半裸地出現在別人的車庫也太說不過去了;
畢竟我不是這裡的主人家,而主人現在只脫到剩件藍色短褲而已。


“開始吧”

pun邊灑水邊大叫著
(我有點害怕他可能會把我的車毀了)。

同時他也沒忘了要對我灑水。
(我才不是一台車哩!)

不過千萬不要以為我會投降,
因為我找到另一根水管了,啊哈哈。


洗車很有趣,雖然天黑了,還有蚊子在吸我們的血(很多蚊子)。
當我給機車弄滿車用洗潔精的時候,
Pun正用舊牙刷刷洗排氣管(當然也有一些沾到他的身上啦)。

現在我仔細想想,
pun是個富二代沒有錯。

(很明顯的,大宅邸和員工的數量;
更別提他的父母為他安排的相親,
根本就是20年前的電影場景。)

但他並沒有特別突出之類的,
他還是很努力地幫我擦洗排氣管,而且做得很好。
我繼續對著他灑水跟洗潔精;
同時覺得這個傢伙十分可靠。


不過他一直對我找碴還是爛透了!


“喲!你是洗車還是洗我啊?去你的!”
不用太驚訝,我們話說得越多,越親近,髒話也越來越多;
而且為什麼我不能罵他呢?
幾乎80%的時間他是在洗我,而不是洗車好嗎?
馬的,雖然穿著背心不過也像沒穿似的,我感覺有點寒意。


“你還穿著背心真讓人不爽啊。”
不然我應該讓蚊子吸血嗎?這可是我的血耶!


我把洗潔精灑向他然後說著:
“你應該先洗澡的,這樣我才可以幫你修毛。”
他現在滿身泡泡,
看到他臉上的表情害我大笑了。

“靠!我會過敏的啦!”

“甘我屁事。”
我吼回去,然後試著躲避他對我丟出的海綿,
但是我沒能躲開;
我們全身是洗車的泡沫。


如果我們不打算婷,那麼我們要一直繼續下去。

但看起來他並不打算放棄,
他追著我並試著脫下我的衣服。
我可不知道這位能幹的pun是如此好勝。

太好笑了,就在他幾乎要抓住我並扯下我的衣服時,
現在不可能!=p
我又逃開了。


我們繞著摩托車追逐彼此,他還是抓不到我=p
不過車庫地板已經很滑了,更不說到處是水跟泡沫了。

就在此時,
我一腳踩到先前pun朝我扔的那塊海綿(我沒躲開的那個)
讓我重心不穩。

“啊啊啊啊啊!”
我大叫,心裡想著我完蛋了。
要是我弄傷了背,看來我又得在這裡住一晚了?!
(這比在醫院住一晚上還可怕啊)


“噢!!!”
但這哀嚎不是我發出的。
我雙眼緊緊閉上,卻發現一點痛覺都沒有。

“嘿!你是想當白馬王子嗎?!有沒有受傷呀?!”
我意識到從背後擋住我,不讓我摔傷的人是這房子的主人呀;
我不禁責備他,才不需要他去成為我那身披耀眼鎧甲的王子啊。
我敢打賭你現在一定很痛,笨蛋pun !


“馬的,誰說我救你的?!是你這白癡壓在我身上啦!”
哦,是嗎?對不起啦。

我臉上浮現尷尬的潮紅色,想找個地洞鑽下去。
(更別提我現在渾身濕透,身上擰出的水都能裝滿一整個水桶了)

而且我想他應該沒有意識到,他還出於本能地摟著我的腰。


但是你知道什麼是更讓我不敢置信的嗎?
某人在這完美的時間點出現了。

pun哥?no哥…?


* * *


我那舊摩托車的噪音(才剛洗過呢)充斥在漆黑的街道裡,
現在正在我家門前面停了下來。
安全抵達,我的戰車!


“是這間嗎?”
他問道,然後他把摩托車停在藍色的籬笆前。
這是他第一次來我家呢。
well,我家可沒像他家宮殿一樣大吼,很抱歉。


“是的,這是我家。
抱歉,是不是跟你想的不一樣啊,哈哈哈。”
我尖酸刻薄地問道,然後從摩托車的後座下來。
Pun被pan要求載我回來。

當然,要是他不這樣做,pan不會讓我走。
那樣我又得和他再待一個晚上。我會發瘋ok!

如果我得和他再睡一個晚上,
那他最好來跟我的父母請求要跟我結婚算了。
就是我爸我媽啦,你知道的。
(我都稱之為Ma和Pa)。


你們可能會想知道後續,
在我和pun洗車時因為那塊該死的海綿而摔倒後,
發生了什麼事吧。

其實也不難猜,
pan這位bl漫畫粉絲,也就是pun的妹妹,
就在那個moment看到那一幕。
(真是會挑時間!)

我不知道這是好還是壞。
嗯,不過我想對於pun來說並不賴。
但是呢,對我來說確是該死且糟透的事情了,馬的!

最後呢,在我們深情凝視著對方的眼睛之下,
pan拋開毛巾尖叫著(幸福地)跑走了。


很熱鬧啦,其實。
pun和我躺在車庫地板上大笑著。
(我當然已經從他身上下來了)

簡單來說,就好像我們把自己當成抹布,用著背擦著車庫那樣。


我躺在(很髒的)地板上凝望著夜空。
(星星沒有很多)
這美麗的夜空十足讓人放鬆。

10501809_814325701932956_244469811904351187_n

“你在說什麼啦?我只是覺得你家看起來很吸引人啊。”
他回答道,然後打斷了我自個兒的白日夢。
(我差點就忘了我們在談什麼)

我打開大門後,他幫我把摩托車推進屋裡。
然後我關上大門,開小門以便他可以從這出去。

“好啦,小心回家,慢走不送了。”
如果我這樣做有多荒謬呀,
整個晚上裡,我們最後還是在各自的家中見到彼此;
他邊笑邊朝我扔了片樹葉。

“哦,至於你們社團的預算問題啊。”
現在他提到的完完全全吸引了我的注意O.O

“我還在努力,所以你得再等等;
但我保證你一定會拿到的好嘛。”
我很高興聽到這個消息^____^

我點頭微笑,他揮揮手道別,
雇了一輛剛好經過的摩托車回家。

今天雖然很混亂,但也很有趣。

有pun在身邊的感覺…很好。



------------------------------------------
八 信任



第二天醒來,手臂上好多紅疹。我猜是因為昨晚的洗車香波。都怪他,蠢pun,老是往我身上灑,我光潔的手臂上佈滿了紅疹。我不美了。

開玩笑的啦!這只是些小斑點,沒什麼差。
一點都影響不到我的帥氣,哈哈!

等等,別說我想太多了?
你最好睜大雙眼看仔細吧!

這一回說到pun,倒是提醒我把手錶忘記在他家了。
(洗車前我把手表脫了下來,我可不想讓可憐的Diesel進水啊。)

我最好打個電話給他,提醒他把我的錶帶去學校給我。
如果錶不見了,我就完蛋了,
那可是在澳洲的爺爺買的耶。

我馬上拿起手機打給他。

打了兩次他才接,害我以為他已經在學校所以才沒聽到鈴聲呢,
不過幸好他終於接了。

“嘿,怎麼了嗎,no?”
天啊,他怎麼聽起來一副還沒睡醒的樣子;
這可把我搞迷糊了,
別跟我說他還在睡耶!都已經7點多了!

“喂,你今天沒有要去學校嗎?怎麼還在睡?”
我在電話裡碎念著他,可他卻打了個好大的哈欠。

“嗯,我沒有要去,有什麼事嗎?”
呃?!

“當然,我把手錶忘在你家了。”

“哦,對,我把他收起來了,
明天拿給你好嗎?我今天應該不會去學校了。”

“喔,是沒關係啦。但你今天為什麼不去學校呢?”
好像我有點愛管閒事,不過我還是想要問一下。

他是學生會的秘書,又是個模範生,怎麼可能忽然之間要翹課呢?
尤其又是在一團亂的足球賽如此近的時候。
實在讓我難以置信他會這麼做啊。

聽上去電話那端回答的有些躊躇不定。
(也可能只是我多想?)

最後,他終於說道:
“我現在身體挺不舒服的,
晚一點再說好嗎?我睏了。”

“好,當然。”
我掛了電話,但卻放心不下;
他怎麼會不舒服呢?


***


我的iphone告訴我現在已經8點了。
我正站在他家大門前;
這已經是第三天我自個跑來這了,
難道我是這裡的死忠粉絲之類的嗎-_-?

我現在該做什麼呢?
按門鈴嗎?

我在這銀色大門前來回踱步;
我到底該怎麼做啊啊啊?

都已經8點多了,我只是想知道他為什麼不去上學而已;
如果不是我猜的那樣,我確認後就馬上去學校;
但是如果是像我想的那樣的話...?

唉!我還是要確認一下才行!

“哦,no少爺,你是來看pun少爺的嗎?”
今早可真走運啊,
Noi姨剛好在附近散步,於是我高興地跑到門前問道。
“是的,他現在怎麼樣了?”

“他非常不舒服呢,怎麼不進來呢,no少爺?”
Noi姨打開旁邊的小門讓我進去;
我進屋之前跟她打了聲招呼。

“姨,他怎麼了?”
千萬不要以為我會就這樣作罷;
我繼續提問,
但她只是和藹的笑而不答,

不要...告訴我妳和pan想的是同一件事情啊啊啊,姨-_-"

“你親自上樓看看吧,no少爺。
他現在正在臥室裡睡呢。”

糟了糟了,她們都盡是在胡思亂想。
(雖然我現在也習慣了)

我朝他點點頭後走進屋,
這房子我已經越來越熟了。

往二樓的走道因為打亮後而金係係(臺),
那扇關著的木門是pun的房間所在;
我徑直走過去,然後在門前停下思考著。

都已經到這裡了,就進去吧!
我轉開門把然後走了進去。
你該不會還希望我先敲門嗎?做夢吧你。

“喲,pun!”
我大喊著,完全沒有顧慮到他。
(也沒有半點禮貌)

可是我一看到剛才還我通過電話的人正疲憊地躺在床上睡著了,
我便馬上閉上嘴。

哇哦,他整個身體紅通通地,像隻煮熟的螃蟹。
(這害我餓了)
所以看來我猜對了。

我把書包扔在門邊,快步走過去看他的情況如何。

pun的膚色平常是亮黃色的,但是現在卻是淡紅色的,就像長了過敏性疹子般。
早上我醒來的時候手臂也是一模一樣,
但pun不止手臂有,連整個身體都過敏,
看起來很恐怖,一定很不舒服。

是誰的錯很明顯了吧,
我不去學校完全是個正確的決定。

要是再晚點發現他的情況,我會很愧疚的。

“你的皮膚這麼容易過敏,居然還要玩,怎麼那麼蠢耶。”
我靜靜地坐在床邊埋怨著他。

看看附近,有一包開過的過敏藥和一瓶水。
我想他應該是吃過藥了,總好過沒有。

“是你把洗車劑跟泡泡倒在我身上的好嘛。”
哦,他沒睡著?
這白癡這時候倒挺機靈的。

“你沒睡著?那幹嘛還裝死?”
我邊抱怨,順勢抬起手想打他;
但又覺得很不好意思於是所以作罷。
這位紅通通的病患居然還有餘力微笑回應著我。

“很高興你能來看我。”
太好笑了!

“才不是哩...我只是來拿錶的。”
他笑我的爛藉口。
好啦,這次就讓他了。

“吃過藥沒?”
我悄悄地試著問他的情況。

“你的錶在那裡,所以你可以去學校了哦。”
他雖然病了,不過還膽敢對我耍小聰明啊。
智障pun。

我撇眼看著他,說服自己不要跟生病的人計較太多。
然後走過去拿起放在桌上的錶,
不過我沒走,而是坐在屋裡的沙發上。

“不了,我覺得我不要去,我要留下來在你家廝混。”

我可以聽到他在竊笑,你很煩,
要不是因為我的關係才讓你變成這樣,我才不會厚著臉皮留下來哩!

“那麼你現在感覺如何?會疼嗎?”
我直接問他現在的情況;
這病患正閉著眼睛,嘴裡含糊地咕噥著。

“就只是有點癢,那你的手臂有怎麼樣嗎?”
哦,他居然還注意到我的手臂上的紅疹了?
我看了一眼手臂然後聳聳肩。

“沒事的,只是有點癢而已。”

“要是你這樣ken哥會不開心的,我聽說他是個佔有欲很高的人。”
混蛋。

“渾帳阿你。”
我罵人總是很直白的。

“哈哈,擦這個吧,很有效的。”
他閉著眼睛,手指慢吞吞移過去指著床邊。
我朝他的手指方向看過去,是一條過敏藥膏;
便走過去拿起來,擦了一點在手上。

“你有擦嗎?”

“還沒,懶得弄。”

“那怎麼會好?快給我擦!”
他叫我擦藥,自己卻不擦。
我站了起來,不開心地死瞪著他。

pun伸了幾次懶腰,然後起身坐了起來。
他放鬆時的表情很帥,不過現在看起來十分憔悴就是了。

“你能幫我擦嗎?我好懶喔。”
我他媽的就知道會這樣。

大家都說你是個努力勤奮的模範生嗎?
讓那些人來看看你現在這樣,
屁,都是假的。

“好啦,好啦,脫襯衫。”
我邊說然後坐在床邊,拿著藥膏;
等他脫下襯衫。他白皙的皮膚上滿是過敏的紅點。

“也太多了吧!”

“是啊,我下午還會發燒呢。"
你怎麼知道啊?
難道經常這樣嗎?

我擠出白色藥膏在掌心上,
猶豫了一下就開始塗他的背。
我的手都能感覺到眼睛看不到的小疙瘩們。

“對著你的背感覺真不習慣。”
我邊叨嘮著,因為背大到好像擦也擦不完;
這混蛋看起來很瘦,但肩膀倒挺寬的。

pun笑我像嘮叨的老媽子似的,
我好不容易終於擦完他的背後,然後他轉過身看著我。

“累嗎?”
這懶蟲還有臉問這個問題。

“累死了,前面自己擦,我可不想讓你興奮怎樣的。”
我開玩笑說到,但pun卻帶有深意地看著我。

“我已經興奮了。”

“操,剩下的你自己弄。”
哼,我把藥膏丟給他,他正笑著。

“開玩笑的啦!弄一弄吧,很冷耶。”

“那你幹嘛把空調這麼冷?白癡你不會用腦嗎?”
我雖然抱怨著,但還是照他要求的把藥膏擠在手上。

房間裡...靜的只剩下空調的聲音。

我不知道該對他說些什麼,而他也不和我搭話。
這讓我很不自然。

我承認,我的手開始發抖,
當我們的眼睛交會時,
當我的指尖碰觸著他的胸膛上時。

見鬼啦(吳宗憲貌),
為什麼我會如此緊張哩?

我們平平都是男的,而他也沒有ohm借給我的色情DVD上的大胸部啊。

我試著在腦海裡緩慢數到十,
當我把藥塗在他寬闊的胸膛上時;
不可否認pun很壯,他雖然苗條,但不是瘦弱那種;
肌肉不大,但也不算小。

要不是現在他滿是紅疹,
我敢打賭任何女孩看到他這樣都會想撲倒然後吃掉他。

我繼續幫他塗藥,深怕塗太少沒效;
我的掌心從他的肩膀移動到腹部,然後接著是他的左胸。

當我塗著他的胸膛時,能感覺到心跳用力的跳動著。

心跳很快,這代表主人很緊張之類的嗎。

我皺著眉頭,然後把手停在他心臟的地方;
我抬起頭看著他,但他卻假裝在看別的地方。

10603533_814339825264877_4690557940157764502_n

“為什麼你心跳這麼快?”
哈哈哈。

“不跳不就死了。”
看看他,他居然還有力氣跟我爭辯;
他害羞時倒挺好笑的。

結束前,我傻笑著;
然後我用力捏了他的乳頭,因為我感覺快弄玩了。“
噢,在幹什麼啦?!

“我情不自禁,現在回去睡覺吧。
把襯衫穿好,要是你不想感冒的話。
我還需要有人來幫我解決社團的預算問題呢。”
我幫他穿好襯衫,然後看到他又想敲我的頭,害我笑了出來。

“我要睡了,你就自便打game吧。
也可以下樓去吃午餐,滿不錯的。”
他說完便用被子將自己裹起來,真像個小孩啊。
我點頭接著跳下床去。

“下午我會發燒,介意繼續照顧我嗎?”
他在厚棉被下含糊說道。

“會啦。”

有人信任你的感覺真的很好,不是嗎?



--------------------------------
九 無能為力



碰!

pun房間裡的家庭劇院音響組傳來響亮的爆炸聲,
螢幕上閃爍的“game over”極盡可能的嘲諷著我啊;
我氣得用力摔出遙控器,
媽的哩,輸了快一打也太扯了吧!


爛Xbox,一點都不好玩!
還馬的宣稱是ai,a你阿母的i,都是作弊啦!

我躺在地毯上想著接下來還能做些什麼。


Who can be nice at every hour? I¡¦m a person, not a character in a drama on TV

哪個白癡打給我啦?
我朝扔在沙發的書包看了一眼,裡頭手機正振動著;
有一半是我懶到不想去接,
但另一半的我卻擔心鈴聲會吵到房間主人,
會把他吵醒。


於是我迅速跳起來,一把抓起手機。


“渾球”是ohm。

“今天你怎麼沒來?我被brother主任罰我傍晚要倒辦公室的垃圾。”
ohm擔憂的說著,但我還是忍不住地笑著他。

“你怎麼那麼愛自找麻煩?”

“還不是我跟mong傳紙條的關係…”

“傳個紙條怎麼會被抓到的呀?”

“傳過去很浪費時間啊,我就用丟的,結果就是被抓到了。”
白癡,活該呀!

“你認為我個白癡,是不是啊?你這魂~當~啊。”
搞什麼啊?幹嘛要罵我勒?

“所以你現在在哪裡啊?你不在,誰會來幫我搬所有的垃圾啊?”
好吧,所以他不是擔心我,
他只是想要找個人來幫他;
真是個損友啊我操!

“沒什麼。”

“什麼叫沒什麼?還是你從昨天就和Yuri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到現在?”
他總是愛想這些齷蹉的事情;
要是他在這裡,我就打爆他的頭給你看。

“智障。”
對於他來說,這已經我用的最最最最禮貌的用詞了。
不過我還來不及聽到ohm的回答前,
就聽到pun發出了微弱的聲音。
“冷…好冷…好冷啊…”

“你跟誰在一起?”
哇靠,他不僅跟狗一樣愛亂吠,連聽覺也不輸狗耶。
不過我現在可沒空跟他慢慢解釋。
“我要掛了。”

“冷…好冷…”pun的聲音一直在抖著。

“到底是誰和你在一起啊?”

“星期一再見吧。”
我一掛掉電話後馬上把空調調到30度;
馬的好熱啊。


我盯著遙控器上的跳動的溫度,
我已經可以感覺變暖了些。
我脫下上衣隨手扔在沙發上,
然後走過去檢查這位在床上縮成一團的病人。


似乎他真的很冷,
他已經把床上所有的被子都裹在身上,
但他的雙唇跟整個身體還是在難受地發抖著。

即使我健康課都沒過,
但我也能馬上知道他正在發燒,
就像早上他告訴我的一樣。

我慌了手腳,因為我從來沒有這樣照顧過任何人啊。
我決定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手放在他的額頭上檢查額溫。
他好燙啊!


你確定你不需要去看個醫生嗎?!


我更著急了,
來回踱步好長一陣子後終於想出了一個主意,
我應該去找個人來看看他的。

就在我剛想往門口跑的那瞬間,
我的整個身子被用力拉了過去。

“嘿!”
我用力掙扎著,但他燒燙燙的手臂正環著我,
我完全嚇了一跳。

該死的pun用力把我拉了過去,
然後像禁錮般地擁著我,非常緊的;
我試著去掙扎要鬆開他的束縛,
但這混蛋不肯放我走。

他不是在生病嗎?
為什麼像大蟒蛇一樣用力纏繞著我?!

“pun,放手!”
我試著掙脫,因為我一點都不習慣這樣被擁在別人懷裡,
而且我還要去找人來檢察他現在的情況;
我的前額正貼在他的脖子上,我發出的聲音他幾乎聽不見。
他完全沒有察覺他現在的舉動,
反而把我抱得更緊了。

“冷…好冷…”
我仍然聽到他沙啞的聲音持續不斷在喊冷。
我最後還停止了掙扎。


我(很困難地)抬起頭盯著pun蒼白的臉龐,
一些紅疹已經漸漸消退了。

我看著他黝黑的眉毛和緊閉的雙眼。
很清楚顯示著他很不舒服。

平常時,他的眼睛明亮而泛著笑意,卻也帶著稚氣;
雙唇是淡橙色,就像女孩們化的妝般。

但是現在,他看起來十分虛弱,完全不像平時的他。


我才不要看到他這個樣子,
我希望他恢復原樣,再繼續跟我開玩笑。


當我理解到這一點時,
我決定把整個身子緊緊靠在他廣闊的胸膛上,
就讓他擁我入懷。

10600566_814340798598113_4826672504877071321_n


他還在呻吟著很冷,只希望這對他有幫助,哪怕只是一點點也好。
我不知道是我的想像還是怎樣,
不過他似乎平靜多了,
肌肉不再那麼僵硬,
而體溫也慢慢恢復正常。


***


I could be brown, I could be blue, I could be violet sky

一個不熟悉的鈴聲劃破了目前的寂靜,那是我醒來的主要原因;
我也發現pun和我正擁著彼此,就好像我們是一體的樣子-_-

更重要的是,我仍然臉朝下趴在他身上。
(馬的這姿勢有夠痠的)

話說大家都是這麼照顧發燒的病人的嗎?(才不是勒!)

I could be hurtful, I could be purple, I could be anything you like

Mr. mika仍然在Pun的手機高唱著;
雖然我很喜歡這首歌,不過我還是要搖醒電話的主人才對。

我用力地推著他,
一來鈴聲太響吵醒我了,
二來他也應該放開我了哦!

這一推讓pun驚醒,接著看到我們倆現在的模樣更是驚訝萬分。

“呦!”

“不要露出這樣的表情,是你對我做這種事情的好嘛。”
他嚇得好像是我強行爬在他身上的。

我把經過娓娓跟他道來時,
他的下巴幾乎都要碰到我的鼻子了。

“什-什麼,我到底對你做了什麼啊?”
別想歪好嘛!
他居然完全接受這一切了,他甚至還不知道他到底做了些什麼呢-_-“
我真的是無語了-_-“


“其實沒什麼啦,因為你發燒直喊冷;
而我過來檢查你的額溫,
看起來你明顯把我認錯成暖暖包了,
接著抓著我不放;
所以…這就是我們現在這樣的原因。”
我向他逐一解釋著,
他終於明白了然後點點頭;
他的臉稍為恢復了些血色,已經不像今天下午那麼蒼白的樣子。
我是很高興啦,不過…


“如果你懂了,那現在能不能放開我了啊?”

“啊,對不起,對不起。”
他馬上推開我。

太棒了,我爬起來坐在床上。
因為奇怪睡姿的關係,我左右扭動著脖子。
要是你睡在一個人身上的話,你的身體會痠痛到不行,說真的!

Why don¡¦t you like me? Why don¡¦t you like me? Why don¡¦t you walk out the door?

此時,mr. mika終於唱完了。
我厭煩到不想讓他一直唱下去了,

我瞥了一眼放在桌子上的黑色nokia,
然後朝pun看過去問道。
“要接嗎?”

“看誰打來再說?”
哼,又命令我。
不過我還是沒有抗議地走過去接電話;
就今天,我讓他。

我看到明亮的螢幕上顯示著一張情侶照。
“是em…”
我唸出來電顯示的名字。

“哦,我來接。”
Pun有點惱怒地伸出手接過電話。

拜託是你女朋友打來的電話耶;
我快步走過去把電話交給他,
只因為我不想電話另一頭的人不開心。

“喂?嗯,我在家裡。
什麼?這樣啊…抱歉,改到明天好嗎?
我今天身體有點不舒服,我想休息一下,抱歉。”

“怎麼可以?!但你答應我今天會和我一起去的耶!”o_O?
我很好奇em為什麼來過來,
在電話裡聽到她高亢的聲音我就馬上明白了。

我旁邊的人根本不需要把電話放在耳邊啊。
pun伸了個懶腰,
看到我吃驚的臉後朝我苦笑。

“但是…好吧…當然。
今天傍晚我去學校接你囉,到時候見。”

“別跟我說你要去約會。”
這個蠢貨忘記他還在生病的這個事實嗎?

“不是約會啦,只是em想去買些鞋子。”
他無力地回答我,然後把手機放在枕邊。
我迅速地拿起來,因為我聽說電話放在枕邊對健康不好。


生病還出去的話,病情會加重的。
“那是一樣的好嘛。
你這個樣子還可以去嗎?”
我沮喪地問著他。
pun只是把手放在額頭上,然後緩緩地閉上眼睛。

“現在好些了;
而且是我先答應了em的,我得去才行。”
儘管我們現在可能很熟了,
但我什麼都不是,無法去干涉他的私生活。


我無話可說,只好讓他繼續多睡回。
腦中現在卻充斥著千頭萬緒。



-------------------------
十 我能做的一切



我覺得我的生活就好像跑馬燈似的,
因為我又再次回到這裡了,
我明明昨天才來過而已。

很多學生和上班族喜歡在暹羅廣場附近閒逛,
因為這是曼谷最繁華也最熱鬧的地方。

老實說,除了蛇之外我最不喜歡的就是去逛暹羅廣場了,
只因它很亂糟糟的。


真的齁,要不是這事情很重要,我才不會來這裡勒。
然而我揮手和pun道別約半個小時前,
之後我一直偷偷跟蹤著他了。


我邊監視著離我不遠的pun邊在腦海裡抱怨,
我一直在躲著不讓他看到我。
大概是尾隨在他身後的原因,
我可以看到所有經過他身旁的女孩都回過頭去看他,
並咯咯地笑著。
這倒挺有趣的,
要不是跟著他,我還真不知道他這麼受歡迎。


我繼續跟著他直到他抵達他們要會面的地方。


不過好像em還沒到呢,
我看著pun走進鄰近Pachino餐廳那間新開的星巴克;
因為他坐在靠玻璃牆旁的關係,讓我可以清楚地看到他的一舉一動。
(好啦,其實他們所有的牆壁都是透明玻璃)

所以我決定裝作在Jousse商店附近閒晃的樣子,
這樣一來我就可以繼續監視Pun;
他可看不見我,因為他正背對著我呢。

當我看到Pun坐在那裡邊唸書邊等Em時,更加加不開心了;
那女人可是強迫我(重病)的朋友出來見她。
可是呢,她居然敢晚到?
這實在是太令人不爽了。


我持續在那區來回踱步,都引起了某位店員起疑了;
所以我只好走去一個攤位買個飲料。
我回來時,Pun還是坐在同樣的位子欸;
他這是去約會還是找個新地方來自修的?


半小時過去,
Em終於姍姍來遲,還穿著校服。

幸運的是,她皮膚很亮,
我及時避開她的視線前就察覺到她走了進來;
我立馬假裝是來Jousse購物的客人。
(店主可能被搞迷糊了,誰叫我進去之前一直都走在店前走來走去)

因為我知道我亮藍色的校褲和她一樣顯眼;
這些修道院的女孩總是能立刻注意倒我們的藍色短褲上。


我假裝挑選商店的衣服(都是女生穿的),
不時回頭查看一下他們。
看起來,他們挺開心的;
但我記得在Pun離開家後,又開始發燒了。

這就是我為什麼這麼擔心的原因了。

我非常有耐心地等這兩人喝完咖啡,吃完蛋糕;
等他們離開可過了好長一段時間啊。

尾隨著他們比待在一個地方監視著要容易了;
至少,不會被店員投以奇怪的眼神。

我繼續跟著他們,
我記得Em想買些鞋子的樣子。


但是一離開小路,我嚇了一跳,
這個地方居然有這麼多的人潮;
人多到我開始擔心Pun會撐不下去。

女人回家前肯定會逛個不停啊。

路越來越窄,我只好焦急地留意著Pun;
不僅僅是因為他在生病,
而且我看到他還提著Em的書包和另一個購物袋;
我真的想無禮地狠狠朝他的頭打下去啊。


我看Em逛了一家又一家,
但連雙鞋都沒買,更別提其他東西了。

搞什麼啊?
買雙鞋很難嗎?
她是要找仙杜瑞拉的玻璃舞鞋是嗎?
她為什麼不先想好要買什麼款式的鞋子或去要去哪間商店挑呢?
為什麼要這樣拖著我的朋友陪她一起呢?


我承認,我的確對這點非常生氣,
我發自內心感到無趣地繼續跟著他們好長一段時間了,
然後我開始覺得全身痠痛;
此外天空也已經變成紫色。


最後,我們三個抵達了鬧區,
這兒比之前更擁擠-_-“

難不成每個人都來這裡了?
是因為有免費的東西送嗎?
要是有的話我會帶一些回家給我媽的。

我懷疑像Em這樣的人會在這裡買東西嗎?


跟我想的一樣,
這兩人漫無目的地亂晃著;
(我差點好幾次都跟丟了)
從一樓到三樓,然後走到29號廣場。

他們還是沒有買任何的東西啊;
我看到Pun的手上仍掛著書包和購物袋。
(他到底是如何堅持這麼久的?)

Pun就快死了,
你他媽的難到看不出來嗎,Em?!

隨著時間越來越過越久,
我更加不爽了;
我們繼續沿著暹羅廣場附近的路邊逛著,
然後Em拉著Pun進了女裝店。


我抬頭看indy的斗大標題,這是Yuri的愛店之一。
我搖搖頭,
店鋪太小所以我沒辦法跟著進去;
我決定走去Dokya書局,邊看漫畫邊等他們逛完。


過了好久,我都看完三本漫畫了,
我才發現這兩人終於離開了indy;
(當然,我還是躲在書店裡)

看到我面前的Pun手裡多了個大提袋,
我不禁想知道她是否在那家商店把東西都買好了。
不知道是衣服或鞋子,不過那不重要,
我只希望她能讓我的朋友趕快回家休息了。

但是…為什麼他們又朝著Siam Paragon去-_-?!


我拖著身子,不肯放棄去跟著這對愛侶。

天呀,我累死了!
我完全無法想像Pun的情況會怎樣。

他還在生病耶,
卻像被迫跑了個馬拉松般。

要是可以的話,
我一定跑過去一把抓起他的領子,
拖也要把他拖回家休息;
雖然我不認為Pun會接受我這樣做。


雖然Siam Paragon沒有像之前那樣擁擠,
但這個地方很大;
我已經累到不想去之到這地方有多大了。
別告訴我,她打算拉著我的朋友要把這整個地方逛遍的。
他可是會死的!
(如果他沒死,那我也死了!)


我一直跟蹤著他們,
直到他們進入個名牌店。
(我阿姨經常在這個地方買東西)

好,我現在又不能進去了。

我繞著圈子,幾乎快發瘋了,
我真的很擔心Pun;
進去前我看到他的臉已經和今天下午一樣蒼白了。

Who can be nice at every hour? I¡¦m a person, not a character in a drama on TV.

靠北!口袋裡的手機響了,
我迅速接起來,連來電顯示都沒看。

“喂?”

“現在在幹嘛呢,No?”
是Yuri打來的;
我口吃了一下,
但我隨即意識到,我沒有什麼做錯的。

“在忙,怎麼了?”

“沒事啦,只是我聽說你今天沒去學校,
所以打電話來問安;
我很擔心耶,還以為你生病了。”
聽完這些話後我露出個微笑。

“誰向你打小報告的啊?”

“我有內線消息,呵呵。
很高興你沒有生病就是了;
話說你現在哪裡啊?後面好吵哦。”
要是我跟她說我現在在Siam Paragon,她肯定會來找我;
放學後她通常在這裡消磨時間。
我忽然靈光一現。

“在忙,先走了,再見!”
然後隨即掛了電話。

我不care有人會說我太直接很沒禮貌,
我只是現在不想露餡^ ^”

掛電話後幾分鐘後,Pun和Em又出現了。
我看到一個有該店品牌的亮紅色包包。
接著看到他們去商場入口之前,在談了些事情。

他們終於要走了嗎?再好不過了!
這想法馬上出現在我腦海裡,差點忘了我還在跟著他們呢。

Pun提著所有的東西站在商場前,
(他提一個書包,一個購物袋,還有兩個以上的戰利品)
正在等計程車來,
而Em手裡拿著在Siam Paragon買的奶昔。

等計程車的人龍很長,
跟Bird Thongchai(泰國劉德華,靠我沒在開玩笑啦)演唱會買票人潮一樣多;
但此刻我卻注意到Pun以經搖搖欲墜了。

我目視著我朋友高大的身軀開始不穩。
儘管隔了一段距離,但我看他的臉跟紙一樣蒼白;
我越來越害怕著,
我擔心的事情終究還是發生了。

所有Pun拿著的東西散落在地上,而他的身軀倒了下來。
我不能眼睜睜看著這一幕發生,
我急奔過去用我的身體硬撐住他不讓他倒下,
才不會讓他的頭撞到人行道上;

10580104_814349101930616_7242496651591889748_n

Pun發高燒了,渾身像火燙過一樣。

“Pun!還好吧?!”
我急切問道,儘管我已經知道不會得到任何回應。
我著急地看著附近的一位警衛,
請他幫我們去攔輛計程車來。

“No?”
我聽到Em滿是疑惑的聲音,
但我根本聽不進去。

我把Pun從計程車人龍中拖到水幕邊;
接著鬆開他的皮帶,
然後一把抓起落在地上所有的包包。


Em跟著我,
但此刻我完全不想看到這女人的臉,
我知道我不應該讓這件事情發生的;
說實話,我恨我讓在Pun身上的這一切發生了,
都是我讓他離開家的關係。

“今天Pun生病了。”
我邊說但沒有看著她,
因為我不知道她怎麼反應,
而且我現在也發現很難去控制自己目前的情緒。

“No!”
我靠!當我聽到喊著我名字的尖叫聲,不禁哆嗦了一下;
連看都不用看就知道是誰了,
為什麼她此刻會出現在這裡呢?!

“你怎麼不跟我說你在這裡啊,No?
哦,Em,Pun怎麼啦?”
她衝過來問道;
不過她很聰明,
當她看到坐在我身邊無意識的Pun時,她馬上察覺了這一切。

“我不是告訴過你我在忙嘛。
你和Em可以自己回家,對嗎?那我就先把Pun帶回家了。”

這句話可不是問句;
一說完我便把所有的袋子拿給Em,
然後艱困地把暈過去的Pun弄進計程車裡。

現在帶他回他家可能不是個好主意;
我想現在我還是帶他回我家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事竟成 的頭像
事竟成

INNOCENCE

事竟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