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一陣子的小文章,
不過很悲就是了:<


『如果說我們之間出現了什麼,那我想不會是我的問題。』
當這句話一說出口的時候,
我就知道什麼都變了。

謝謝你那看不見深度的城府,
讓我能夠明白原來我自己都只是存在自己的幻想裡面;
幻想我們之間還是跟以前一樣,
假裝還存有你的體溫,
以往的那張雙人床,
但現在卻什麼都空蕩蕩的。

我滑開手機,
打開相簿,
看著之間點點滴滴的紀錄;
眼眶卻濕潤了起來,
漸漸模糊了視線。

原來當初你說的那個話,
我現在才懂;

『你還愛我嗎?』
『嗯。』
『嗯是愛還是不愛?』
『...』

我以為你就這樣睡去,
結果是逃避我的回答;
也難怪那時候我擁抱著你,
卻感受不到以前那種熟悉的體溫,
多了一種冷冷的、看不見的隔閡。

『我想我只是需要時間冷靜。』
『一定要這個樣子嗎?』
然後你的聲音就從話筒裡消失,
失望比憤怒更早爬進我的腦海裡;
一個失神,
整個身軀倒入床上。

半夜裡我醒來,
一片漆黑,
我卻思緒清醒的可以,
打開燈,
拿起衣服,
踏入浴室水一開,
我便低頭痛哭。

隔天一早,
穿好衣服,
看著鏡子裡的自己,
把那些腦人的思緒全部都趕了出去,
揉了揉眼睛,
硬是撐起一個微笑然後出門。

很難想像這樣一天怎麼過的,
眼前的景色與人事物就霧化一般,
我留不下印象,
只剩下看不清視線的瞳孔。

回家後一如往常,
空蕩蕩的,
你的味道還殘留在房間裡,
但你卻已經不在。

我不急著開燈,
房間裡的光線逐漸轉暗,
捲著身子枕在床上;
看著電腦透露出來的桌面光線。

不久後,
一張又一張的照片閃過我眼前,
不爭氣我眼睛又泛滿了淚光;
開心的時光、
難過的大吵、
委曲求全。

好像把事情講的很簡單一樣,
但你卻不懂那種心好像被掏空一樣的感覺;
我打開冰箱,
什麼都嘗起來像開水一樣;
一瞬間,
我的世界難道就這樣一無所有了嗎?

動態更新後,
你的打卡出現在新的視窗裡;
我手一揮,
按下移除,
我想是不會有什麼感覺。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地上的瓶瓶罐罐越來越多,
瞬間已經躺了好幾個空瓶;
我思緒卻越來越清。

可是你的身影卻一直強行進入我的腦海裡,
彼此手牽著手,
在背後擁抱,
彼此臉頰越靠越近。
我用力的搖著頭,
自以為能夠讓你的身影消失,
然後我倒下了。

手機亮了,
雖然刪除了你的號碼,
只有號碼的來電我還是一看就知道是你;
我右手一伸,
卻在手機螢幕前停了下來,
無數的想法掃過去,
我卻沒有勇氣按下去接聽。

我從來沒有覺得一通電話來電是如此的漫長,
手機的震動,
震的我也心痛;
然後視線又模糊,
我閉上雙眼以為這樣就不會流淚,
嘴裡嚐到溫溫的、鹹鹹的液體,
我就保持這樣睡去。

夜裡,
隱約聽到了敲門聲,
門被轉開的聲音,
一道黑影出現在我眼前,
抱起我放入被窩;
一個熟悉的味道出現,
卻又混雜了另一股味道。

你伸出手把最後你僅有的幾個東西拿走,
我默不作聲,
因為我知道這已經無法改變什麼;
你走後,
天微微亮,
另一通來電又來了。

我翻過身子,
按起通話鍵直說
「喂?怎麼了嗎?
喔,好!
我今天要請假,謝謝。」

我邊說,
淚水卻沒有要停下的意思;
直到掛上電話,
然後打開通訊錄,
看著那一通來電,
按下刪除,
然後關機;
打開臉書,
按下關閉。

就這樣吧
我想要一個人靜靜的世界;
本來生活好像只為你一個人而轉,
現在卻無依無靠般失去了重心,
我轉身去過,把雙人枕頭用力摔了出去,
然後大聲嘶吼,
我才知道原來我的習慣這麼不堪,
恨自己太多依賴太多幼稚太多心軟,
恨你太無情太花心太冷漠太自以為。

到底為什麼?
我已經夠好,
還是你不夠好?
開心的時候很開心,
生氣的時候互相冷戰,
討厭的時候擺個臭臉;
就這樣也是七年過去了,
為何你選在你生日的前夕宣判我們的愛情已經終結,
是呀都結束了,
空了一半的衣櫃,
空蕩蕩的你的書桌,
只剩漱口杯裡的一隻牙刷,
還有單隻的對杯;

我知道你進門那時,
默默的把早就整理好的東西搬走了,
2400多次的我愛你原來這麼沒什麼呀,
我還以為這承諾會到永遠,
只是我想不到只到今天。

再見吧,
我們那些有的過去,
我會祝福你,
而我會比你幸福,
就當我最後給自己的教訓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事竟成 的頭像
事竟成

INNOCENCE

事竟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